快穿之不当炮灰- 第1810章 翻船的快穿者3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林喵喵 书名:快穿之不当炮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然想着严肃的狐朋狗友换女伴比换衣服还快,不用管,但严肃可见不得自家女朋友受气,却是会管的,所以当下没发作,但之后却是跟他那个狐朋狗友提了,说他女伴找他女朋友麻烦,让他管好他的女伴。

    大家都是哥们,听说自己的女伴欺负了好哥们的女朋友,那人自然就对王小姐不高兴了,觉得她没事找事,于是一回去就将王小姐打发走了,又不是真心喜欢的,打发了就打发了,再找就是了,总不能为着一个***,让朋友不高兴。

    王小姐看自己真被金主打发走了,便知道,肯定是严肃或者苏安然跟自己金主告了状,她不敢恨严肃,却是将安然恨得狠了,于是一看网上有谁黑安然,便跟在后面帮忙黑。

    但这些,对安然来说,只是无关痛痒的事,毕竟她又不是娱乐圈的人,黑的再厉害又如何呢,她根本不带怕的。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却说当下,一行人吃过饭,下午又一起玩了会,吃过了晚饭,便散了。

    而就在安然跟严肃浪了一天,吃过晚饭准备回去的时候,他们在走廊上碰到了一对勾肩搭背的熟人——正是沈铎和他的好“哥们”丁铃,这会儿丁铃正挽着沈铎的胳膊,边走边说话。

    看到沈铎跟他“哥们”这样亲密,安然还没说什么,一边的严肃已是“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悄声跟安然道:“之前你死活要跟沈铎分手,说你忍受不了他那个好‘哥们’,我还在想着能有多不好,让你受不了,现在我是明白了,要是你跟个男的这样亲密,然后坚持说是哥们,不愿意分开,我也受不了。”

    虽然他不认识丁铃,但不妨碍他推断出这应该是丁铃,毕竟沈铎可是喜欢苏安然的人,必然不会跟其他女性太过亲密,而这唯一亲密的人,绝对是安然提过的,沈铎的好“哥们”了。

    不过……这沈铎是不是傻啊,这丁铃长相在他看来,还不够七十分,而安然的长相,在他看来,起码能打九十分,为了一个不够七十分长相的女人,失去了一个长相九十分的女人,而且依照沈铎这傻乎乎的样子,估计以后也很难找到其他女朋友了,毕竟没哪个女朋友,能忍受男朋友有这样一个“哥们”,最后搞不好要落到那个有心机的七十分女人手中……不知道沈铎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的,毕竟颜值低于八十分的女人,不在他的狩猎范围,他理解不了傻子的想法。

    安然听了严肃的话,瞥了他一眼,道:“这下你总相信我说的,我不能接受沈铎,要跟他分手,不是像沈铎说的那样,是无理取闹了吧。”

    严肃点了点头,道:“相信,我从来都是相信的啊!”

    反正安然没说跟他分手,所以安然说的,那必然不是无理取闹啊,要说她是无理取闹,那难道让她不跟沈铎分手?除非他傻了。

    安然两人看到了沈铎两人,沈铎两人自然也看到了安然两人。

    看是安然跟严肃,沈铎来不及质问安然怎么跟严肃在一起,毕竟安然脚踩几条船,然后还要跟他们分手,只没说跟严肃分手的事,他是知道的,所以这会儿,安然跟没分手的严肃在一起,就很正常了。

    当然了,来不及质问,最主要也是因为,他手臂还在丁铃胳膊弯里呢,于是一看到两人,赶紧将自己的手,从丁铃手臂里抽了出来,然后不由有些尴尬地看向安然。

    他可是承诺过,要跟丁铃保持距离的,现在竟然被安然看到,他跟“哥们”手挽手,估计安然觉得他说话不算话了。

    其实这事真不怪他,因为丁铃刚才喝的有点多,说是头晕,所以他才随她挎着自己的,不是无缘无故让她挎的。

    怕安然误会,于是当下沈铎赶紧解释道:“然然,丁铃喝多了,头晕,所以我扶她一下,不是故意跟她靠的这么近。”

    听沈铎这样解释,安然不由无语。

    她还不知道丁铃的小心机,无非就是打着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旗号,顺理成章地跟沈铎亲密接触呗,就像丁铃半夜让沈铎去火车站接她一样,都是耍小心机,故意恶心她罢了,毕竟丁铃要真害怕,何不坐白天的火车,又不是没有白天的火车。

    也就是沈铎没心机,不知道罢了。

    不过,她又不是沈铎的妈,自然不会指出丁铃的小心机,再说了,她就算指出来了,沈铎也不见得会信,甚至还要觉得,她想的太多了,心机重呢。

    反正她已经跟沈铎提了分手,是沈铎非不分,然后还表态说,会跟丁铃保持距离,现在他既然找理由违背自己的承诺,那还有什么说的,她才不管他有什么苦衷或者理由呢,于是当下听了沈铎的解释,安然便冷冷地道:“不用跟我解释什么,你想跟谁亲密就跟谁亲密,反正我已经跟你提过分手的事,是你非不分,还说要跟丁铃保持距离的,既然做不到,那就分呗。”

    她还是老话,反正就沈铎这性格,他要一直不跟丁铃保持距离的话,以后没哪个女人会嫁给他的,除非跟丁铃在一起,要么哪天他醒悟过来。

    一边的丁铃看沈铎一见安然来了,就将自己推开,早就不满了,这时看安然还这样说,在心里高兴安然要跟沈铎分手的同时,又不满她用这样的语气,跟沈铎说话,于是当下便道:“铎哥都解释了,苏小姐何必这样咄咄逼人,你看你不也跟个男人在一起么,你怎么不跟铎哥解释?”

    暗道这个苏安然,不是说跟罗奕不清不白么,怎么还有一个男人,也这么好看,而且一看就有钱,当下不由越发嫉妒,想着自己一个这样的优质男都钓不到,沈铎还是她打着哥们的借口赖下来的,而苏安然一下子能钓到三个,真不公平。

    “滚一边去,我又没跟你说话,有你插嘴的份么?”安然嫌恶地看了丁铃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