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 第二百八十七章 黄梁一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傲骨铁心 书名:司礼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半空中的三发红色烟花弹,看到的不仅仅是明军,也有金军。

    随着烟花弹的消失,山林河谷中的明军不约而同的向着同一个方向杀去。

    已经不需要指引了,滔天的火光就是最好的指引。

    除了刘綎部,无论是皇帝亲军的官兵,还是朝鲜师团的官兵,都知道那三发红色烟花弹是在通知全军敌人最重要的人物就在那里!

    八旗兵们也惊了,滔天的火光在明军眼里是最好的指引,在他们的眼里却是让人万分惊恐的信号。

    汗王遭袭了!

    代善、莽古尔泰、阿巴泰、阿敏、雅尔哈齐、额亦都、费英东......每一个八旗将校都在拼命的带人往回赶,他们要救援天命汗、救援八旗的共主!

    但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一个,那就是回援变成全线的撤退,原本的僵持混战变成了一方倒的溃散。

    只顾得回军去援救汗王帐的八旗兵们无一不遭到了对手的猛烈攻击。

    刚刚被八旗兵打退了攻势的刘綎眼见当面辫子兵疯了般打马往回跑,再见四面八方都响彻着友军的喊杀声,大笑数声,持刀便要向辫子兵杀去。

    可在刚才的战斗中,刘綎被流矢射中,伤了左臂。又战,复伤右臂。即便如此,刘綎仍呼吼率部与辫子兵鏖战不已,死于他剑下的辫子失不下数十人。

    只现在,刘綎已是力竭难以奔跑。

    “父亲,我来背你杀奴!”

    发现自己的父亲无法奔跑后,刘招孙二话不说上前一手背起刘綎,一手挥动镔铁大刀,率领家丁官兵向辫子兵溃逃方向疾杀而去。

    “儿郎们随爷杀奴,随爷杀奴!”

    被招孙背着的刘綎双臂已是难以举剑,但却疾声呼吼。

    众将士听了老将军疾吼,人人奋勇。

    .......

    刘兴祚部汉军虽阵前反正奇袭奴尔哈赤,造成了奴尔哈赤中军帐大乱,但因刘部没有与明军联络的手段,因此汗王帐的大乱并不为四周明军所知。

    事实证明,如果不是沈世魁命人打出的三发红色信号弹,散布在阿布达里岗与八旗混战的明军是不可能知道奴尔哈赤在哪的,那些和汗王帐失去了联系的八旗兵们也不可能冒然回援的。

    名不见经传的牙行买头,三十多岁才入伍的沈世魁以一己之力搅动了整个阿布达里岗,搅动了参战的明金数万将士。

    一开始,也是因为沈世魁的大胆突袭引发了连锁反应,使得八旗主力自己慌乱,从此走上了战败的不归路。

    如果不是沈世魁,无论是被围攻了四天的刘綎部,还是陆续赶到的明皇军的前锋部队,都不可能歼灭对手,能让对手大乱已经是他们的极限。

    哪怕是皇军的最高统帅魏良臣公公,给了部队充分的自主权,让他们哪里有辫子兵就往哪里打,目的也仅仅是使对手大乱,从而能成功救援出被困的刘綎部。

    魏公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靠着“乱打”能彻底击溃金军,但沈世魁却让魏公公看到了之前不敢想的大胜。

    所有的明军都在行动。巴特尔

    如同蚁后被攻击一般,阿布达里岗所有的辫子兵都和“兵蚁”一样完全不顾危险,拼死的回援,拼命的回援。

    而明军同样如此,紧随在辫子兵身后拼命的追杀。而一部分早已钻到辫子兵后方的明军官兵,则在红色讯号弹的指引下不顾一切的杀往奴酋的中军帐。

    几万人都在往同一个方向去。

    沈世魁同他麾下的挺进队员们在红色的烟花弹还未消失前,就呐喊着冲向了火光滔天的奴尔哈赤中军大帐。

    虽然他们只有八十多人,但那三枚就在咫尺腾空的红色信号弹却让奴尔哈赤和身边的大臣将领们将危险放大了无数倍,他们以为有成千上万的明军攻过来了。

    深夜中的喊杀声本来就会被无限放大,而沈世魁部携带的不多手雷的爆炸声,更使得奴尔哈赤误判明军连炮兵都推进到了他的大帐附近。

    正在和奴尔哈赤的亲兵交战的刘兴祚部汉军则是以为真的有大股明军赶到,那一刻,上至刘兴祚,下至普通汉军士卒,人人都是欣喜若狂,而那些拦截的摆牙喇兵们则是慌乱不知所措。

    临危不惧的天命汗终于惧了,外有明军重兵进逼,内有刘爱塔作乱,他必须马上“转移”了。

    现在不是他天命汗逞英雄的时候!

    在一等侍卫大臣拜兰和纳尔察等人的保护下,奴尔哈赤向着西北方向“转移”了。

    天命汗的转移行动是顺利的,毕竟此刻周左真正的敌人只有刘兴祚的汉军和沈世魁部的几十人,他们尚未来得及杀到奴尔哈赤身边。

    但天命汗的转移行动却让尚在和叛军搏杀的摆牙喇亲兵们惊魂了,这些八旗最精锐的将士开始无心抵抗,纷纷随着汗王往西北方向溃逃。

    与此同时,又有几股明军攻了过来,他们人数同样不多,但黑夜同样将他们的人马和攻势无限的放大。

    八旗兵也赶过了,但是发现汗王帐所在尽是叛军人头,火光滔天,狼藉一地后,这些八旗兵本能的选择了逃跑,而不是冲上去和敌人交战。

    “转移”途中的奴尔哈赤下令吹号了,号声不是让各旗继续和明军死战,而是告诉他们立即撤退。

    惊乱中的奴尔哈赤已经为接下来做准备了,他要最大程度的收拢兵马走,否则,面对明军的不住进逼,他将毫无还手之力。

    听到撤退号声的八旗将校们没有迟疑,迅速下令往西北方向逃奔。能跑的都在跑,实在是跑不了的也只能听天由命。

    穆克坦没有随天命汗一起转移,他带着亲兵竭力抵抗着攻上来的叛军。

    在被刘兴祚砍倒后,穆克坦仍高呼“杀敌”,挣扎小半柱香时间才因失血过多而死,死时十分痛苦,惨状令人唏嘘。

    另一名十六大臣之一的布赛的死相对轻松一点,他被沈世魁的挺进队用手雷崩落了半个脑袋,毫无痛苦的死去,比起穆克坦来,当真是幸福许多。

    范文程无处可逃,天命汗在转移时把这个汉人的学士给忘记了。他失魂落魄的在林中钻来钻去,却因为不知道方向被几个汉军给擒住了。

    范文程本想求降,但那个几个汉军却是不识得他范学士,见其脑后留着辫子,竟然问也不问是谁,就把范文程当成吓破胆的辫子兵给随手杀了。

    可怜范文程一直都觉自己怀才不遇,想在新兴的大金有所做为,好能施展胸中的抱负,结果却是好梦才做数月就成了阿布达里岗密林中的一具喂养大树的尸体。

    死前,他的意识完全模糊,依稀间有片段映入脑中,片段中,他范文程可是大金的开国功臣,从龙入关的元勋啊。

    范文程的尸体一直没有被发现,哪怕后来明军奉魏公公之命在山上大搜捕,也同样没能找到范文程的尸体。

    真正是黄梁一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