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玄幻魔法 >庄椿岁 > 第一百二十章 庄信(四)(终章)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庄椿岁- 第一百二十章 庄信(四)(终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眇眇 书名:庄椿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永椿三十年,一代明君庄信重病在床,太子庄度跪在床边,握着父亲的手,神色悲戚。庄信的皮肤上有道道褶皱,头发也十分稀疏,多日未曾进食,看着虚弱无比。

    “父皇,你喝点药吧?”庄度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庄信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回听见儿子的劝诫了,他费劲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仿佛看到刚出生的庄度被叶言抱在怀中,扑腾着两条小腿,摇晃着两只小手,再睁开眼,面前的年青男子头戴紫金冠,面如新月,真像叶言啊。时间过得真快,度儿都已经是父亲了,他想起昨日还来自己病床边看望自己的几个孙儿,嘴角不由微微上扬。皮肤松弛的自己,再怎么笑,也笑不出年轻时的帅气模样吧。自己年轻的时候,真的很英俊啊,他想着想着,在心里暗自得意着。

    “度儿,你下去吧。朕自己待会儿。”他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渐渐地,整个房间清净了下来。他记得阎眇把寝殿的古玩都砸了之后,叶言亲自挑了不少字画和瓷器放置在殿中,这么多年,寝殿还和当时一个模样。只是物是人非,生死两分,没有她的世界也回不到最初的模样。

    庄信这一生做了不少大事,立下了不少伟业丰功绩。在他治下,实现了中原的大一统,百姓不受国战之苦;他组织学者编撰了最全的文渊阁全书,为后世所传承;他还派出巨大的船队,穿越东海,探索另一端的世界;他统治的三十年,国力昌盛,人才辈出,百姓安居乐业,一副盛世景象。然而此时此刻,躺在病榻上的虚弱老人,脑中所想起的,只有她,三岁的她,十三岁的她,十七岁的她,十九岁的她,三十一岁的她。

    窗外沙沙地下起了雨,雨滴落在地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庄信睁开眼睛,看见了一张脸,这是谁?看着很面熟。那眉那眼,那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唇,这不是年轻时候的我么?不,不对,衣服不对,头饰不对,神情也不对。“父亲?”庄信惊讶地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庄乔和三十年前一模一样,弯腰向他行了个合十礼。“吾儿,你在经历的正是老病死三苦,这种种折磨可是难受?”

    庄信想摇头,但是发现摇头的动作很难。他想起了下雨天会痛的膝盖,咬硬物会酸的牙齿,还有时不时发作的偏头痛,以及年岁大了越来越差的精力。老,病,然后是死,但死后不就又是生了么?他心中想。

    “生亦虚妄,死亦虚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不过依然在这红尘轮回中受着各种苦楚,如今你可悟了?”庄乔温和地看着他,说道。

    庄信的目光有些浑浊,神智却还清醒,他费劲地想说话,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微微笑了笑,决定沉默。

    “你自不用说话,本座能读你心中所想。”庄乔自然明白他此时的状况。

    那就好,庄信想,说话对他来说太累了。他都差点忘了自己的父亲是那有大神通大能耐的慧善菩萨。父亲,我依然是你成佛的枷锁么?

    庄乔神色不变,坦言道:“依然是。当年本座有心结未结,产生了郁结情绪。一日观镜自找,情难以自已,流下了一颗泪珠,你正是当年本座泪珠所化生的。度你,即是度本座自身。”

    呵呵,原来是这样。庄信心中大笑了千百遍,我的父亲流泪了。可是为了那万千受苦的众生?

    “非也,本座那颗泪珠是为自己而流。”庄乔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神情有些复杂。

    原来如此。不知那颗泪珠是因何而落?

    庄乔良久不答。

    庄信也不再问。他心道:“父亲,我甘愿堕入六道轮回,哪怕再等万年,也只想终有一日能与她重逢。我只想在千千万万的纷纷扰扰中,看见她,无论她是人是兽,是神是魔。这就是我的执念,我的痴恋,我的大道,我甘愿念的经。

    庄乔眼的失望一闪而过,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将庄信扶起,靠在床沿上坐着,就如同当年他在此殿内扶起他的父亲庄悉一样。他淡淡说道:“既然如此,本座送你最后一程,愿你得偿所愿。”

    庄信看着容颜不变的父亲,记起当日他用昙花给自己讲生命短暂而无常的道理,不由在心中发问:父亲,你追求佛法大道,就为了追求脱离六道轮回的永恒不灭?

    庄乔似乎又所触动,继而又摇了摇头:“我求的是普度众生,善因结善果。”

    父亲,那阎眇公主呢,你可有给她一个善果?

    庄乔没有任何表情,有些机械地念起了经文。

    庄信看见父亲垂首诵经,侧脸的线条有着说不出的温柔,当年阎眇公主就是因为爱上了这低头时的侧脸线条,所以才陷入了对父亲的迷恋么,他心中暗自揣测着。庄乔微微皱了皱眉,庄信陡然想起父亲能读他心中所想,他看着父亲一本正经的严肃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笑得很费劲,觉得胸腔都随着痛了起来。

    庄乔中止了诵经,非常认真地解释道:“本座并不是假装严肃,是因为修行才能做到心中清明。当年,本座投身人间的十几年,身上也带着顽劣的特点,也是十分跳脱的少年习性。”说完,他沉默了片刻,大约是想起了那十几年的时光。

    庄信依然觉得莫名的喜感,在心中继续笑着,就是觉得很难将父亲与那跳脱的少年联系起来。他终于停止了笑,此时静心聆听,发现窗外雨停了,好像有阳光照进来。

    父亲,我母亲可好?

    “她很好,幸福祥和。”庄乔道。

    那就好,我的时辰到了,也不知我这颗泪珠的托生可还有下一世,若有,希望可以再见到您。

    庄乔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没有说。

    父亲,当年天帝有句话,让我带给您,他说永远不想看到你。

    庄乔面露无奈,唯一能做的是微微点头。

    庄信闻到空气中传来一股雨后泥土的清香味,他用力吸了吸,眼前闪过了许多许多的画面,叶言、枭九、陈瀚、红酣、白若木、秦修……当往事一幕幕扫过,他合上眼睛,在心中说道:“父亲,你不用为我念经,”当耳边经文声音停止,他继续说道:“那天我看到您了,在岩石背后。父亲,我祝您椿龄无尽,求仁得仁。”

    此时宫门外传来宫人的惊呼:“快去看,御花园中的莲花池突然开花了,快去看!”

    庄信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生机盎然的莲花池,朵朵白莲,在这雨后绽放。他想起了叶言画的那副画,年轻的母亲在小船上穿行于莲塘中,莲叶何田田。他努力睁开眼,再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闭上了眼睛。

    那一年,他掀起了她的盖头。

    那一年,他整理了她的发丝。

    那一年,他抓住了她的小手。

    那一年……他的意识模糊了,鼻尖传来莲花的清香,就如同当年出生时一样。

    永椿三十年,净国国君庄信驾崩,早已枯败多年的御花园的莲花池突然重生,开了整整六个月。(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