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正文 第117章:两个男人争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唯一的迷蝶 书名: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颜沐心挽住他的脖子轻轻一拉,两人的薄唇贴近,“你觉得呢?顾寒霆我在你心目中算不算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我要你的回答!”

    “不要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颜沐心就是不肯直接说。

    顾寒霆强制性拉着她的小手放在了胸口,“我会炸掉的,尤其是你现在这样妩媚的笑,颜沐心你要知道,只要你想任何一个男人都想得到你,你是一个尤物!司徒瑾有没有......”

    这一刻他才知道,他不仅不能想,就是脑子里面有画面都接受不了,整个人都是不悦的。

    “我昨晚和司徒瑾......”

    “没有对吗?你们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关系对吗?”顾寒霆率先问道。

    “顾寒霆,就算是有也是情理之中的,他买了我总不能白白浪费那么多钱吧,再说了,我和他共处一室,你觉得我和他还是那一种盖上棉被可以聊天的朋友,我和他已经......”

    “闭嘴,不要为了刺激我说这样的话,我知道你没有。”男人怒吼着。

    “有没有那都是我的事,只要我不怀孕就好,顾少你我是自由的。”她依然冰冷。

    顾寒霆堵住她的红唇用力的撕咬,她也不甘示弱两人的唇瓣,就这样纠缠在一起了,不一会儿两人都流着鲜红的血液。

    “颜沐心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你只能是我的,起码这两年身体只能是我的。”顾寒霆从未如此坚定执着过。

    至于昨晚颜沐心应该...应该是清白的,可他到底在难受什么?怀疑什么?

    “这个我不能保证!”颜沐心的笑容真的是挑衅。

    “我......”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病房的门被推开,当司徒瑾走进来,她快速推开身上的男人,冲了过去挽住他的手臂,“怎么样?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司徒瑾就这样伸出手,撒娇的声音传来,“抱抱。”

    颜沐心一下子就钻到他的怀里,带着哭腔,“还好你没事否则我会愧疚的,不许你为我再受伤了!”

    真厉害,当他现在是死人吗?

    “我也为你受伤了。”顾寒霆一个用力将他们给拉开了,站在中间很尴尬。

    “你要照顾我。”司徒瑾看着颜沐心依然是撒娇的。

    “好,那我......”

    “颜沐心我也为你受伤了。”某男人要炸了。

    “顾寒霆,始作俑者是你,孙元想要对付的是你,我和司徒瑾是无辜的,再说了,你想要人照顾还轮得到我?”颜沐心冰冷的拒绝了。

    “我就要你照顾,如果不能照顾我,司徒瑾你也别照顾了,你知道我有办法的。”他丢了句话拉着她坐在病床上。

    “顾寒霆!”

    “你还要为我生孩子呢?”一句话堵住了所有。

    虽然颜沐心很不满,但是还是很了解这个男人的,如果这样聊下去根本就没路可走,为了照顾司徒瑾,她很不情愿的点头了,“好,那你们就住在一个病房里面,我同时照顾你们,同意就行不同意我就走。”

    两个人看了彼此一眼最终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心心,医生说我很健康你不用担心,你怎么样?有没有被吓到?”司徒瑾拉着她的小手温柔到了极点。

    她摇摇头嘴角上扬,“有你护着我我不害怕,还有谢谢你对我说的那些话。”

    “下一次咬我的时候稍微轻点,嘴唇破皮吃东西好痛的!”顾寒霆冷不丁的说出这句话。

    额!

    “顾寒霆!”颜沐心提醒着。

    “我下一次也轻点。”他大手落在她的红唇上轻轻按着,她一下子就避开,“照顾你们我愿意但是不要给我闹,都安分一点!”

    “你是我的女人!”顾寒霆大声宣布主权。

    “可我买了颜沐心!”司徒瑾也不甘示弱。

    “你们昨晚根本就没有做任何事情,她说的,她说她不会背叛我的。”男人率先说出口。

    司徒瑾脸色有些尴尬,颜沐心刚要说话,顾寒霆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了。

    “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别为了争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都安分一点,还有孙元彻底解决了吗?”

    “解决了!”

    “心心,我困了你抱着我睡吧,昨天晚上我们......”

    “你们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顾寒霆听到昨晚两个字又一次怒了,他到底应该相信谁?

    “我们...顾少那是我和她的小秘密,就没有必要告诉你,反正很快乐。”司徒瑾躺在病床上拉着颜沐心的手笑容灿烂。

    “水性杨花的恶心女人。”某男人怒气十足的低吼着。

    “既然我那么恶心,你又何必跟我们住呢?我们......”

    “等你生下孩子,我绝对不会留你。”顾寒霆低吼着。

    “你嫌弃我?”

    “是,我嫌弃你!”

    “那就嫌弃着吧,反正我对你也是嫌弃的。”颜沐心懒得理会他,就陪着司徒瑾。

    三个人在病房里面气温急剧下降,顾寒霆都恨不得当场要了颜沐心,让这个女人知道,谁才是她的男人!忍,一定要忍住!

    “颜沐心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很熟悉?”司徒瑾看着她的脸很认真端详着问道。

    不说还好这一说她用力的点点头,“嗯,我也感觉你特别的熟悉,仿佛以前见过你,跟你在一起越久越有这样的感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会以前我们就认识吧?”

    “那是因为颜沐心像......”顾寒霆不愿意插嘴可见不得他们如此甜蜜,还是忍不住说了句。

    “不是!”他们异口同声的说着,这样的默契,让某个男人的肺更要气炸了!

    “我知道司徒瑾再也不会把我当做她,生死关头说的话不是骗人的。”颜沐心仿佛一瞬间就接受了他的一切,从未他每一句话她都相信了。

    “呵,真好骗!”他冷笑起来了。

    “顾寒霆,你倒是不骗我可你也没有跟我说实话,如今这样阴阳怪气的做什么?”她没好气的回怼着。

    “我是你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