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正文 第70章:心机绿茶他都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唯一的迷蝶 书名: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字面上的意思,你那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的。”他依然是玩味的笑容。

    颜沐心噗嗤一笑,“你的言外之意就是说,就算周依若是这样的女人,你都会爱她是吗?”

    “是!”

    “她是心机女?”

    “我要她。”

    “绿茶婊?”

    “我要她。”

    原来卡在这里了,颜沐心淡淡一笑,“哦,那这样我就不用刻意证明她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你都会很偏爱她的,不过顾寒霆,你一定要将她保护好,否则,我会以我的方式对付她,甚至是你。”

    车子一下子停下来,他冰冷的警告,“你敢!”

    “那就试试看,看看到底敢不敢!”

    “下车。”

    颜沐心看着无人的马路,虽然不愿意可还是下车了。

    车子离开之后,她眯着眼睛,这一条路绝不会失败的。

    颜沐心等了好久才坐上了出租车,再一次来到公司,就听到员工们嬉笑玩闹的声音。

    “凶手!”

    “就是,一个凶手还好意思在这里叫嚣,竟然还对孙小姐这样态度,简直可笑。”

    “谁不知道她跟顾少已经离婚了,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真够恶心的!”

    “孙小姐,你一句话我们为你马首是瞻,这样的凶手就不该留!”

    “是吗?在我的公司以别人马首是瞻?”颜沐心走进去看着众人冷哼了一句。

    孙婷婷看着她,瞥了一眼,“这不是凶手吗?怎么就出来了,万一被媒体知道了,我们公司不就是完蛋了吗?我......”

    “就算完蛋了,也是我的事,请你带着你的人跟我离开这里,否则,我会报警,到时候媒体来了,我也不在乎!”她霸气十足。

    孙婷婷扬起手,耳光就这样落下去,颜沐心快速的甩开,“你没有资格动手,都给我离开。”

    “就是顾少都要给我几分面子,你有资格,颜沐心既然你不肯放手,那就试试看!”几个女人就这样冲了过来。

    颜沐心才不管那么多,就跟她们打起来了。

    一帮人VS她一个人,用尽全力到了最后感觉整个人都虚弱了许多,在孙婷婷搬起凳子要落下去的时候,司徒瑾的声音传来,“你动她试试看?”

    “司徒,司徒瑾?”

    司徒瑾忽略了她,一把将颜沐心拥入怀里,大手捏着她的下颚,“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的女人!”

    额!他的女人?这......

    “司徒先生,她是你的女人?”孙婷婷呆住了。

    “谁敢动颜沐心,就是跟我过不去,明天再找你们聊聊,孙婷婷别太过分,顾少的前妻你也惹不起。”司徒瑾一把扣住颜沐心就离开了。

    孙婷婷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眯着眼睛,“等着吧,我会让颜沐心死的!”

    司徒瑾带着颜沐心来到了一家餐厅,空无一人,她眉头紧锁,“这里被你包下来了。”

    “今天她生日,你可以陪陪我吗?”他卑微的乞求着。

    她没有一丝丝犹豫,快速的站起来,“不好意思,我拒绝!”

    司徒瑾拉住她的手,“求你了,以前得我都不敢面对这一天,算我求你留下来陪陪我,我知道你是颜沐心,只是...不然你以为今天顾寒霆为什么会去警局救你?”

    颜沐心一愣又自嘲一笑,“原来是因为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以为的,真的要谢谢我这一张脸救了我!”

    “陪陪我。”

    她最终还是坐起来,盯着他的眼眸,“我可以陪你,不过司徒瑾,能跟我说说,她到底是谁吗?我不是没有调查过,没有任何结果,她...到底犹如什么一般的存在?如果你们都忘不了她,为什么顾寒霆会跟周依若在一起?你们心底的她跟周依若有关吗?”

    司徒瑾没有说话,而是双手拉起她的手,突然就红了眼睛,这一瞬间她愣住了,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这个样子,有一种...错觉吗?

    “我好想她!”

    到底思念到了哪一步,才会让他红了眼睛!

    “我好......”

    “我也想她了。”顾寒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缓缓走过来坐在那边,眼神暗沉!

    这个餐厅一定是关于‘她’的,所以......

    颜沐心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感觉,顺势站了起来,两个男人抓着她的手腕,她狠狠甩开,“我不是你们心目中的她,我拜托你们了,看清楚了,我永远都不可能是她,顾寒霆,你不是爱周依若吗?你到底爱谁?”

    两个男人都没有再说话,而是喝起了酒,只是依然抓着她的手腕不让她离开,这一种感觉真的很糟糕。

    “我说......”

    话还未说完,顾寒霆的手机响起,他接通电话,瞬间就紧张了,“若若,你别怕,我马上就回来,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丝伤害的!”

    就这样迈起修长的腿就离开了,颜沐心真的疑惑了,“不是偏爱‘她’吗?怎么对周依若又如此偏爱?他到底爱的是谁?难道说,他的心里可以同时爱两个人?”

    司徒瑾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轻轻靠近她的鼻尖,“我知道你是颜沐心,不是她!”

    酒味传来,颜沐心皱起眉头,“喝多了就休息吧!”

    “你和她不一样,可是,你和她又一样。”他大手捧着她的脸颊彼此距离很近。

    “司徒瑾!”

    “我唯一爱的女人,用命爱的,可是啊,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我为了她受过无数的伤,你看。”司徒瑾扯开衬衣,胸口的伤痕触目惊心。

    颜沐心原本是想要离开,可是,在这一刻竟然想听关于那个女人所有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可以让他们...等等,顾寒霆也有伤。

    “他也为她受过伤?”

    哈哈哈,受伤?顾寒霆为了她,半条命都没了!那是真爱,我比不过,所以她选择了他,可又如何?他们不还是没有在一起?不过,他是厉害的,得到了你,就看着你这一张脸,都......”

    “我跟她那么像,告诉我,为什么顾寒霆要这样伤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