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正文 第66章:第一次维护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唯一的迷蝶 书名: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想说什么?”

    “顾少,你看的清楚自己的心吗?你知道只要将手中现有的证据交给警方,这一所城市再无颜小姐,你和周小姐就能顺利订婚无人打扰,为何你不肯?每一次你冰冷对颜小姐,可真的涉及到她的命,你是在乎的!”王超群压低了声音。

    “欠她一条命总该还的,如果她没有找到证据洗脱自己的嫌疑,我绝不救!”顾寒霆想起那一滩血,莫名的难受,这一种感觉最近越发的深刻。

    “苏晓柒确定要留在周小姐身边?那个女人不好惹!”

    “颜沐心不会放过她的,女人之间的事情我们不参与,留在颜家公司的人还有多少?”他挑眉问道。

    “孙秘书为所欲为,而我并未理会。”王超群说着。

    “那就放着不管,对了,听说陆子谦要走了?”

    “是,听说他准备走了,估计会跟颜小姐告别,还有...颜小姐很护着他。”最后一句话说的声音很轻。

    “唯独舍不得伤害陆子谦,他们的过去让她念念不忘!”顾寒霆不爽了。

    “那......”

    “我要见他。”话音刚落就这样起身了。

    陆子谦和颜沐心不能单独相处,王超群也没有办法,紧跟顾寒霆身后。

    而陆子谦和他心爱的女人已经坐在幽静的包厢内,两人四目看着彼此。

    “心心,最后一次机会,你......”

    “我不会跟你走的。”

    “你不信我有实力对吗?”陆子谦问道。

    “子谦,我怪过你,我也怨过你,可我知道,曾经你是陪伴我青春的人,你给予我的美好多过这些痛苦,顾寒霆,司徒瑾,都是地狱里面的魔,你不一样。”他要走了,颜沐心倒是温和了许多。

    “你都说了他们是魔,你还......”

    “我也是魔,子谦我为了颜家,为了自己能活,我早已成魔,你不一样,我见过你的父母,他们永远都不会接受我,离开是最佳选择,如果你有幸遇到他,或许......”

    “不可能!”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可以救我,如果你真的希望我能在两年之后顺利的离开,找他是最有用的!”颜沐心说着。

    陆子谦一杯水就撒在她脸上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忘了他当年对你做的事?你说过你会恨他一辈子的,你现在做什么?”

    颜沐心擦着脸上的水珠,淡淡一笑,“这就是我,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是个人都能利用,至于过去有什么所谓?”

    “心心,你...其实是你不愿意走,活该你忍受这些痛,没我护着你,你的未来会苦的!”陆子谦已经没办法正常的跟她交流了,对她不是无奈两个字能够说的清楚!

    “走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颜沐心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他,陆子谦拿起来一看,自嘲了,“终究还是没有办法让你忘了他,你放心我会回来的,到时候就算绑我都会将你带走的!”

    她沉默了。

    “抱抱我!”陆子谦伸出手最后的乞求。

    “不要!”颜沐心毫不犹豫拒绝。

    他一愣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影消失之际她的眼泪落下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人走进来,坐在她对面,将支票递给她了,“谢谢你放了我儿子!”

    “我不是为了钱!”颜沐心拒绝了。

    陆琳芝瞥了一眼她,“因为爱他才同意跟我合作的?”

    “陆夫人不要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只要我一句话陆子谦依然会不顾生死的回到我身边,我跟你合作不是因为你,而是不希望他卷入风波,未来你将他看管好,别让他出现在我身边了!”颜沐心冰冷至极。

    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可有些恶毒的语言还会落在她身上。

    “你一个二手货,有什么资格游走在陆子谦身边?拿着钱我放心,你这样的女人只配拿钱。”支票又一次甩给了她。

    颜沐心握紧拳头隐忍了。

    “呵,如果让我知道你私下跟他有来往,你这点破事我都给你告知大众,离了婚还想找陆子谦,真够恶心的,下贱胚子......”

    “我很好奇,她有哪些破事需要你告知大众?是陆子谦纠缠不放,我们没有告他性骚扰已经是仁慈了,陆太太你欺负我的女人算什么?”顾寒霆坐在颜沐心对面,锐利恐怖的眼神盯着她了。

    陆琳芝脸色有些难堪,“顾少,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她有的是手段!”

    “什么都没有做,让陆子谦为她生为她死,这不是手段是自身魅力,她都不要我了,还看的上陆子谦?这张支票她会稀罕?”他讽刺的羞辱。

    颜沐心抬起头看着顾寒霆,有片刻呆住了,因为他从未如此偏袒过她,尤其是在外人面前维护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什么意思?

    陆琳芝拿起支票,点点头,“颜沐心真厉害,顾少,看好你女人,否则......”

    “管好你儿子,若再敢出现在她身边,我绝对要了她的命,如果不信我们试试看,还有,跟她道歉!”顾寒霆的话不容反抗。

    陆琳芝握紧拳头,隐忍压低了声音,“颜沐心,我到底是长辈,就算言语是你不满意的,就,就真的需要我道歉?”

    颜沐心抬起头看着她的脸露出微笑了,“是,你是长辈!”顿了顿,“那又如何?你辱骂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我是你的晚辈?道歉!”

    “我是陆子谦的母亲!”

    “不道歉你走不出这里!有本事就打电话让陆子谦回来,你赌他会信你还是我?”

    陆琳芝内心一团怒火滋生,刚拿起桌子上的水杯,顾寒霆反手一挥,水撒在自己身上了。

    “陆夫人道歉!”顾寒霆捏着她手腕的力度,让她慌了。

    “颜沐心,对不起我错了!”

    最终,颜沐心挥挥手陆琳芝落欢而逃,走到门口仇恨的眼眸在滋生,这辈子断了来往也就罢了,否则,不会放过她的,带着恨意大步离开。

    偌大的包厢就剩下他们两个人,颜沐心起身,顾寒霆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往怀里一带,她顺势坐在他腿上,下一秒被圈在怀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