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正文 第53章:要了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唯一的迷蝶 书名: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子谦看着颜沐心这样的笑容,心真的痛到了极点,曾经她那么的善良可爱,如今,竟然...他要保护的女人,原来从来都没有被他保护过。

    “别这样说自己,心心,别人不在乎,可我会心痛的!”他牵起颜沐心的手,真的心疼了。

    颜沐心一把甩开,“顾寒霆,司徒瑾,都是我的选择,唯独你不行,别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不值得!”

    “你......”

    “顾寒霆,作为我的情夫,有人当着你的面骚扰我,你能忍?”颜沐心拉着他的手臂,娇滴滴的声音让人一瞬间就酥了!

    “够了,我可以离开,但是颜沐心,你走上这一条路,回不了头的,你苦苦挣扎的时候,我不在你身后。”陆子谦实在受不了,大声的低吼着。

    她不曾多看他一眼。

    “陆子谦,看清楚了,她是我的情人,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你还要继续?这样的破......”

    “够了,颜沐心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子,是你逼着她走到这一条路,是你让她变成如此,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受到该有的惩罚!心心,如果你累了,回头看一看我,我会一直都在的,你相信我,我会让你离开这里。”他说完转身就走。

    “别了!别站在原地等我,我也不曾等过你。”颜沐心再度说道。

    “我会等你的。”陆子谦说完离开。

    门被关上那一刻,顾寒霆大手直接拉扯掉她的衣服,一个用力将她压在沙发上,颜沐心自始至终都没有挣扎。

    任由他无所非为!

    顾寒霆是故意的,每一下的撞击都咬住她的耳边,时刻提醒着她是谁的女人!

    只是,她毫无反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结束之后,颜沐心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一切突如其来!

    “颜沐心,这个时候矫情?做的时候怎么不打我?”顾寒霆冷笑着羞辱。

    “你还想让我怀孕吗?我跟你说过的,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对我,你觉得我以后还能活吗?我这个身份避不开,你给我记住,这样的行为请你稍微节制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她说完套上衣服,往门外走。

    “我给你三千万。”顾寒霆说了句。

    颜沐心转过头,带着疑惑看着他,“你到底要如何?”

    “跟司徒瑾划清界限。”

    颜沐心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淡淡一笑,“我可以跟他划清界限,但是你得告诉我,你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过去?隐藏着什么故事?你知道你不能骗我的?”

    顾寒霆冷笑一声,“我提醒你很多次,不要威胁我,否则,你会很痛的!听说,我的血液对你哥哥的复苏有很大的帮助,杨医生找到我,需要我做一个肝的检查,如果可以需要我协助她做一个调研,一旦成功,你哥半年之内就可以活,你说我......”

    她一愣并未理会他,而是拿起手机,给杨医生拨打了一个电话。

    当听到杨医生的声音,颜沐心黑了脸,怪不得顾寒霆会过来,原来胜券在握。

    “我们聊聊吧。”

    “我可以配合杨医生,让你的哥哥尽快苏醒,只要你试药成功,我不会过分为难你,不过,这段时间里要乖,我要你帮我一个忙!”顾寒霆脸色变了。

    她看着他许久,突然一笑,“你让我帮的忙,跟周依若有关?”

    “我和司徒瑾的确是宿敌,但是,他是婚纱设计师,若若很喜欢他的作品,你懂得。”

    “你真可笑,前面让我离开他,如今为了周小姐,又让我去求他?不如我带你去精神病医院看看?你是不是有双重人格?”颜沐心厌恶到了极点。

    “你求他应该注意分寸,我给你三千万,配合杨医生,我要你在这段时间忠诚于我,并且让司徒瑾为周依若设计一套婚纱,我们可以达成协议的。”顾寒霆不紧不慢的说道。

    她权衡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好。”

    “我让你舅舅去我的公司上班了,对了,你表妹叫做苏晓柒。”他玩味说了句。

    “顾寒霆,你要做什么?”

    他耸耸肩膀,并未说出真相!

    “顾寒霆,只要我哥一醒,我一定会离开你的,我发誓!”颜沐心坚定到了极点。

    他才不理会,随后将一张请柬扔给了她,黑着脸,“晚上跟我参加个宴会。”

    “我?以什么身份?你前妻?你女伴?周小姐如果知道了,我该怎么解释?还是你觉得我太有魅力了,所以想给我转正了,打算让她做你的见不得光......”

    “颜沐心,你非要这样跟我阴阳怪气吗?你知道,你永远有求于我,要么就爽快答应,反正最后结果都一样,矫情什么!”顾寒霆没好气的低吼着。

    最终,颜沐心还是同意了。

    “为什么?”

    “什么?”

    “我还是那一句话,仅仅是因为我的身体适合试药,才这样将我困在身边?没有其他原因?顾寒霆,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做傻子,好吗?我父亲跟你有什么过往?”她步步逼近追问。

    但凡他跟父亲之间没有过节,不会对他的死如此的无动于衷!

    “跟我无关!”

    “我会找出所有真相,如果我父亲跟你无冤无仇,我会...不着急,慢慢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可以走了吧?”颜沐心说完就打算离开。

    “签了。”顾寒霆又给了她一个文件。

    她拿起来一看,冷笑一声,“顾寒霆,你会有那么好心?你将我父亲的所有股份都转让给我?”

    “是!”

    “你到底要做什么?不如你直接说清楚,你这样不断的出击,我会崩溃!除了我能给你试药,你还要什么?”颜沐心疑惑了。

    顾寒霆耸耸肩膀,“物归原主罢了。”

    不,这个男人绝对不会轻易的将一切都给她,除非......

    “你知道,周依若出事跟我无关?”颜沐心开门见山了。

    沉默。

    “你找到证据证明我的清白?你还我清白!”颜沐心激动的吼着。

    顾寒霆捏着她的后脖子,隐忍到了极点,“你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