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正文 第19章:呼唤他的名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唯一的迷蝶 书名: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们颜家有吗?颜沐心,你受点伤,就觉得自己委屈?”他的眼神从未有过的戏虐,这话什么意思?跟颜家有什么关系!

    在颜沐心还未追问的时候,王超群电话响起,挂掉电话之后,他快速说道,“顾先生,周小姐晕了,现在在医院,医生说要试药,我......”

    顾寒霆不等他说完,拉着她的手,往外面冲!

    曾经这样的大手,是她拼了命追求的,如今,同样的大手,一样的温度,却要带着她去救别的女人,这其中的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抵达医院之后,颜沐心犹如一样物品一样,被人带到这里,又带到那里,抽血又各种检查,一圈儿下来,终于她平躺在病床上,而周依若跟她在一个房间。

    顾寒霆拉着周依若的手,放在胸口,满眼都看的出来他的紧张,而她...早就知道的事情,她又何必自怨自艾呢?

    “心心,你怎么样了?”陆子谦冲进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了,他...肯定是周姨说的。

    颜沐心摇摇头,拍着他的肩膀,“我没事,就当做了一个体检,你怎么过来了?”

    “担心你,特意下厨给你做了一点吃的。”陆子谦将她扶起来,小心翼翼将饭菜拿出来,颜沐心就这样看着,淡淡一笑。

    刚好顾寒霆抬起头,看着她这一幕笑容,说不出来的刺眼,这个女人,笑什么笑!苍白的脸颊,有那么一丝丝笑容,说不出来的凄美!

    “你笑什么?”陆子谦有些疑惑了。

    “陆子谦,你说,我有多少年没有吃过你做的菜了?”

    “对不起...可我做菜的手艺都交给你了!”陆子谦一脸的愧疚。

    颜沐心一愣,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解释,“我婚后做过一次,之后就没有进过厨房了。”

    说完,拿起筷子就低头吃东西了。

    顾寒霆一愣,她婚后做过吗?做过...后来不知道他怎么生气了?硬生生将一桌子的饭菜全部都打翻在地,之后...原来是因为他!

    “好香!”周依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眸说着。

    “王超群已经给你准备午餐了,你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顾寒霆紧张的问道。

    “顾少对周小姐可真够温柔的,你大概是忘了,试药的是颜沐心,她的生死你还真的能做到视而不见?”陆子谦不悦到了极点!

    “她死不了!”顾寒霆冰冷对待。

    “霆,你不要这样嘛,颜小姐,真的麻烦你了,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

    话还没有说完,颜沐心脸色大变,抓着陆子谦的手,痛苦到了极点。

    “心心,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救我,顾寒霆,救我!”她呼唤的是顾寒霆,她总是指望着他!

    陆子谦是真的吓住了,着急对着他,喊道,“救她,救救她!”

    顾寒霆瞥了她一眼,倒是挺冷漠的,“没事,医生说这是正常反应!”

    这......

    “好痛!”颜沐心痛的厉害!

    “顾寒霆!”陆子谦激动了!

    “医生说了,试药之后会有这样的情况,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刚刚不吃吃的挺香的!”他依然是冷嘲热讽的!

    “你......”

    “霆,别这样对颜小姐,她是以为我才这样!”周依若都紧张了。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顾寒霆并未理会颜沐心,自始至终只关心周依若!

    陆子谦刚要说话,颜沐心抓着他的手臂,用力的摇摇头,身体的痛远远不如这个男人的冰冷,她额头上面的汗珠肆意的落下,红唇都快被她咬碎了,即使这样,她都坚持着。

    “心心!”陆子谦这一刻心都要碎了,帮不了她才是最痛的,心疼!

    终于,颜沐心的痛楚缓缓缓解,她大口的喘气,脸色恢复了最初模样,她再一次拿起筷子吃饭,犹如没事发生一样!

    “你没事吧?”陆子谦见她这个模样,小声问了句。

    “没事,顾寒霆不是说了,这是用药之后正常反应,第一次嘛,总是有些担忧,以后我会慢慢适应的,周小姐,你真幸福,有个如此偏爱你的男人!”颜沐心讽刺一笑,是笑自己!

    她竟然痛的最恨的时候,呼唤这个无情的男人,这一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活该被痛!

    一时间气氛又尴尬了。

    陆子谦受不了这样的感觉,走到顾寒霆的面前,压低了声音,“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

    “顾先生的意思是,我可以在这边谈?”他冷笑一声,讽刺到了极点。

    顾寒霆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挥挥手,医生和护士走进来了,他对着周依若,温柔到了 极点,“你先到病房休息,我等下过来看你!”

    “可颜小姐......”

    “你的身体最重要!”顾寒霆说完,医生就带着她离开了。

    病房里面就剩下他们三个人,颜沐心就安静的吃着饭,顾寒霆和陆子谦两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多说一句话,时间流逝着。

    终于,陆子谦开门见山了,“怎么样才肯放过心心?”

    “我放了她,她就会跟你走吗?到了现在,你还看不清楚趋势?她不会跟你走!也不能跟你走,这是她的命,无法改变的命运!”顾寒霆冰冷提醒。

    “我可以找到更适合的试药人,放了她!”他再一次乞求。

    男人倒是没有多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颜沐心的脸上,“你不打算亲口告诉他,你不会跟他走?”

    颜沐心抬起头,对着顾寒霆,冷笑一声,“谁说我不会跟他走?从来都是时间的问题!”

    “你......”

    “两年之约一到,管你是谁!你不会认为,那个时候我还会被你控制吧?”她冷笑一声,满眼的轻蔑!

    大手刚拉起她的手,陆子谦就给甩开,“顾寒霆,你们只是契约关系,不用对她动怒!”

    “契约?你忘了她是我情人?”

    陆子谦听到‘情人’两个字脸色大变,抬起头狠狠给了顾寒霆一拳,“你没有资格提及这两个字,如果不是你,她不会沦为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