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正文 第3章:下贱如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唯一的迷蝶 书名:蚀骨危情:前妻,休想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少前妻’这四个字,就是最好的噱头,你值!”女人对接下来的生意,充满了自信!

    前妻?半个月不到,颜沐心从顾太太,沦为陪酒女,她认命了!

    “叫我艳姐,我是这里的老板,今天就开始上班吧,工作时间晚上7点,凌晨3点,只陪酒,当然,如果有你满意的人,也可以跟着别人走,对了,我们是正经场所,你有权利拒绝他们所有的挑逗行为,不过,别闹事,来的任何一个客人,你都得罪不起,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艳姐好意的提醒着她,顺便将合同拿回来了。

    颜沐心强忍住眼泪,一步步走到周素琴面前,“周姨,好好照顾好我哥,别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心心,对不起,不然,我们再去求求顾少吧,说不定......”

    “我不可能求他了,你走吧,我要忙了。”她冰冷的拒绝这个请求!

    如果不是他,颜沐心不会走到这一步的!就算是死,都不愿意再求那个男人了!

    周素琴看着她坚定的模样,也没有办法,唯有点点头,一脸愧疚的离开了。

    而艳姐带着颜沐心,来到了换衣间!

    “呦,这不是顾太太吗?来这里做什么?”

    “顾太太?顾寒霆的妻子?来这里工作?”

    “没看新闻吗?他们已经离婚了,现在啊,前妻而已。”

    颜沐心并未理会,任由她们嘲讽!

    “既然都认识,我就不多做介绍了,颜沐心以后就是这里的新人,阿霞,你带带她。”艳姐说完,就将她放在这里,走了。

    ‘啪’的一声,衣服砸在她的身上,“客人快到了,换上衣服就跟着我走,我不管你以前身份是什么?到了这里,就要学乖,给你五分钟。”

    颜沐心看着眼前的女人们,低声问道,“没有独立的换衣间?”

    “你以为你还是顾太太?马上换衣服。”阿霞没好气的说着。

    半年,只要半年就好,颜沐心只有靠这句话,才能支撑下去,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跟着阿霞来到了包厢。

    “不好意思,让各位老板久等了,我们今儿可是来了几个新人,老板们随意的挑。”阿霞一脸的笑容。

    一帮女人站在那边,任由他们男人挑选,犹如货物一样,颜沐心真的快要窒息,可为了钱,忍着!

    “今天我们要招待大客户,可得把你们最好的女人都带过来。”林总站起来,忙说着。

    “林总,你看看,这些满不满意?”

    林总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当看着颜沐心的时候,笑起来了,“这是新来的吧,果然好看,等一下顾少来了,就......”

    顾少?该不会是顾寒霆吧?

    颜沐心还未提问,包厢的门打开,她本能的转过头,看着熟悉的人,震惊了。

    离婚之后第一次见面,怎么也没有料到是这个的场景?她想要逃,可无处可逃!

    顾寒霆也震惊了,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看她穿着统一的服装,她在这里卖了?

    离婚的时候主动净身出户,还以为有多清高,结果,在这里卖?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顾少,您来了,这些都是新人,你先挑一个。”林总恭维着。

    “你们先挑。”他坐下来,目光依然盯着颜沐心。

    突然,一个醉酒的***起来,一把抓住颜沐心的手,笑着说道,“顾少,那我不客气了,就你了,过来陪我。”

    颜沐心本能的甩开,往后退了几步,这个动作,瞬间让男人不爽了,又一次捆住她的手腕,“出来卖还矫情,过来。”

    “不是,我......”

    这样别别扭扭的女人,瞬间让男人不爽了,强制性将她往外面扯,“你不给我面子,老子也不让你好过。”

    “你松开我,我只是陪酒,不做其他事情,救命,你放开我。”颜沐心抓着门把,大声的呼喊,可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理会,这样的画面,他们见怪不怪了。

    颜沐心知道,除了顾寒霆,没人可以救她,她求助的眼神,落在他的脸上,只是,他红着红酒,毫不关心。

    他们都离婚了,顾寒霆怎么可能会在乎呢?而她也没有直呼其名的求救!

    就这样,被男人拖到了无人的包厢,颜沐心握紧粉拳,快速的说道,“先生,你喝多了。”

    “喝多?我现在就要你。”男人发了疯的冲过来了,抓住她的双手,抵触在墙壁上,油腻的嘴往下落。

    “滚开,你给我滚开。”颜沐心疯狂的挣扎,发了疯的低吼。

    依然没有用。

    ‘嘶’衣领被拉开了,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男人咽咽口水,欲望呼之欲出。

    在要继续的时候,门打开了,顾寒霆看着他,淡淡的说了句,“这个女人,我要了。”

    男人一愣,忙松开了颜沐心,很是识趣,“顾,顾少,好,好,那您慢慢享用,放心,不会有人打扰您的。”

    男人离开之后,颜沐心也想走,结果,顾寒霆一把将她抵触在门上,单手将她的双手困在头顶,捏着她的下颚,眯着眼睛,不悦到了极点,“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这么快就出来卖了?”

    “顾少,这是我的工作。”颜沐心侧过脸颊,不愿意跟他对视。

    “卖就是你的工作?多少钱一夜?”他羞辱着。

    “多少钱,都跟你无关!”她挣扎着手,试图离开,但是,失败了。

    “下贱。”

    颜沐心听到这两个字,锐利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下贱?顾少,我做过最下贱的事是爱你,如今,我靠自己赚钱,我不认为下贱,初来乍到,规矩没有摸透,谢谢你为我解围,请你放开我,我还要继续工作。”

    离婚之后,他们两清了,如今做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凭什么被他羞辱!如果不是他,父亲不会死,哥哥不会成为植物人,她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罪魁祸首就是他。

    这一番话,彻底激怒了顾寒霆,他霸道的吻,撕咬住她的唇,大手按住她的腰肢,不给她任何逃走的机会。

    他要她,就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