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之我是项羽-正文 第六十八章 两虎相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旭日呀东升 书名:开局之我是项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您的夫君呢?”

    虞姬略微有些纳闷。

    “您可是女子,您都能为了贴补家用而来这儿当兵,你的夫婿又如何的能忍心你吃苦?”

    “别提了。”

    大娘想到这些就潸然泪下,“那死鬼就知道跟别的女人勾三搭四的,如何能想到我?我如今只要他别把这个家忘光了,那便是最好,其他的,不指望了。”

    “岂有此理!”

    虞姬的脸色一沉,对此事显然是没有办法释怀的。

    “身为七尺男儿,居然如此的过分,看来,不给他一个教训是断然不行的!”

    “别!”

    大娘挡住了虞姬,有些羞窘。

    “您可千万不要这么去做。打了那老家伙是小事,但我的那些孩子就要吃苦了。那老家伙一直都自视甚高,很有可能在孩子的身上出气。”

    “那我更要去看看了!”

    项羽走了过去,眉眼之中带着几分深沉。

    “若是这种事持续发生,怎能包容?大娘,您不用对这种人姑息,有本王和王妃在,一切都会平安无事的。你的那些孩子,若真是遭受虐待,那本王可以把他们带到军队之中。”

    “这不大好吧。”

    大娘有些迟疑。

    “我的孩子们都才十来岁,只怕会给军队带来一些麻烦。”

    “本王建立江东军,就是为了百姓而谋福祉,若是连几个孩子都照顾不好,那本王还如何配去统帅三军,逐鹿中原?”

    项羽的眼神格外坚定,也让大娘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在给自己机会,如果还不接受这照顾,那简直是自找罪受了。

    这么想着,大娘再次朝着项羽叩首。

    “多谢项王的帮助。项王,我这条命就归你们了,这不管后面如何的艰难,我都一定扛着!”

    “很好。”

    项羽对着大娘点头,“有此心便是大事可成的。不知,本王要如何称呼您?”

    “叫我孙娘就可以了。”

    孙娘?

    项羽微微一怔,这古代的人起名字都这样随意吗?

    不过,虽然有些纳闷,可他还是忍了,毕竟叫这名字也不是孙娘自己想的,也不好为此而说她什么。

    看看其他的女子脸上那种木讷的表情,项羽立刻皱眉,眼神里瞬间多了几分冷意。

    “既然各位已经都清醒了,那现在,就请你们赶紧的在前面那条河里做俯卧撑。”

    为了让那些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项羽亲自走到河边,快速的俯身再水中做了俯卧撑,那动作迅猛的姿态,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眼神,他们都不由得鼓掌。

    然而,项羽却不为所动,只是慢慢站了起来。

    “行了,本王不喜欢看到有人在这时候表现出如此愚钝的崇拜模样,因为这些都比不上一个人真正努力的样子来的痛快。”

    “不就是俯卧撑嘛,老娘先来!”

    胖胖的孙娘快步往前走,直接就往水坑里倒,虽然动作有些笨拙,却也还算是比较到位,所以项羽不想在这一关就把这个女人给开除,还想再看看。

    而其他的女子,在看到了眼前这一切后,都有些望而却步,因为这样倒在泥坑里,对他们来说,不少人都是有些丢了面子的。

    “很好,看来本王不需要再测试了,这边的所有人,除了孙娘之外……”

    “等等!”

    一个穿着打扮很男子化的女孩儿走了出来,神色之中带着几分冷意。

    “项王,谁说除了孙娘之外,就没有人可以做这种放下身段的事?”

    “哦?”

    项羽微微一笑,觉得此人还是有点意思,就再次往前。

    “既然你这么能说,便亲自去做一些事来证明,若是做不到,就不要再继续在此处做出一些表面功夫,这会让本王觉得你没那么有能耐。”

    女子没继续说什么,而是跟着孙娘同样的趴在水坑里去做俯卧撑。

    和孙娘相比,因为这女子的身体比较轻盈,所以行动起来还是比较迅速,如同一只猎豹一样,随时会反击。

    原本还在迟疑要不要行动的其他人,在见到有两人已经开始,就三三两两的跟了上去。

    项羽看着还杵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十来个女子,直接朝着他们摆手。

    “本王会让人给你们三两银子一个人,你们可以走了!”

    人数经过每一个轮回都在筛减,虞姬还是心底有些急躁的。

    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和项羽说的赌约要输了而难受,只是因为这一开始信誓旦旦的女兵们一个个被筛掉,那种滋味还是很难受的。

    “怎么了?”

    项羽伸手扶着虞姬,眼神里带着几分平静。

    “你无需这么紧张,这人生的事变化无常,会有很多出人意料之处的,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平稳下来,静待把事情做好。”

    “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急急忙忙的走到了项羽的身边,“汉王带着十万兵马集中在了江东对岸,看这情况应该是要跟咱们正面对决了。”

    “慌什么?”

    项羽的眼神里没有任何畏惧,只是淡然一笑。

    “这时候要做的就是稳定心神,太着急反而在别人打过来之前就未战先怯了。传我命令,戎狄将士三千人开始准备河上的战争,训练战士适应水上的战斗,蛮夷之地的五百壮士,就按照原来的计划,作为第二道防线,随时支援戎狄将士,右侧为江东水师五万,给戎狄将士安全保证!”

    “这次江东军不是主力了?”

    虞姬有些意外。

    “您不是说,江东军是战无不胜的?”

    “但太熟悉的套路,别人一定会知道,所以这时候本王必须用现在有的力量做新的防控。”

    原来是这个样子。

    虞姬这才明白了项羽的的心思,她觉得项羽如今的安排的确是很周到,不说其他人,就说自己,也开始喜欢这种丝毫猜测不到结果的战略。

    在江河对岸,刘邦带着张良和韩信两人,身边的武将也是不计其数。

    他的双眼紧盯着对面,冷冷一笑。

    “虽说项羽的力量很强,可要跟朕比,他还差得远。朕就不信,他还能把这巴掌大的江东,变得跟铜墙铁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