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若浮游- 第六十九章 柏崇与左莹谈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陈牧之洲 书名:爱若浮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昌尽管不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把柏崇请了回来,只是为溯源做事,还是需要一个名头,给他一个什么样的名头呢?总经理是万万不行的,因为有安建国在,思来想去,张昌也想不出一个好名头来。

    此刻的柏崇就坐在他面前,慢慢地品着一杯茶,他仔细端详着张昌脸上细微的表情,察觉出了他异样的心理变化,于是徐徐开口说道:“张董事长,情况我都了解了,您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这么说吧,柏崇,我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适合你的名分,不知道你这边有什么想法?”

    柏崇一听,困惑不已。

    “什么名分?”

    “怎么说现在你也是在为溯源办事,既然是为我们办事,就得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头,所以……”

    柏崇立刻明白了张昌的意思,打断了他的谈话。

    “张董事长,我明白了,不过我倒认为,没有名分反而更好办事,有了名分的绑架,反倒让很多事情变得不好处理了!”

    张昌左一个“溯源”,右一个“我们”,显然是把柏崇跟溯源划分开来,完全没有一丁点儿把他当自家人的意思。柏崇也察觉到他话里有话,只好一通话语搪塞过去。他为的不是张昌,而是师父汪禾祥这半生的心血。

    “也好。”张昌如是回应道。

    张昌从柏崇那里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反倒踏实了,心想着,只要柏崇帮他办完这件事,公司就能顺利上市,到时候再把这个眼中钉一脚踢开,一切就能按着他心中预想的结果发展。

    柏崇喝完了茶,说道:“张董事长,我先去了。”

    说完,柏崇起身便要走。

    “等一下!”张昌突然想起了给柏崇买了别墅的事情,便紧忙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别墅的钥匙递给柏崇。

    “张董事长,这是什么意思?”柏崇困惑不已。

    “你为溯源辛辛苦苦奉献了七年的青春,这是你应得的,别墅面朝大海,背有靠山,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

    柏崇一下子愣住了,心想着,这张昌倒也仗义,如果自己不接受这份礼物,恐怕在张昌的心里会起芥蒂,免不了又生出什么麻烦,于是坦然地接过钥匙,说了一句:“谢谢!”

    张昌拍着柏崇的肩膀,坚定地说了一句:“等着你的好消息!”

    柏崇一转身出去了,出了公司,也不知该往何处走,于是开着车回到了居处。

    张谦和康小琪似乎料定了柏崇回回家,提前在家门口堵着,要给他开个欢迎party。柏崇有些惊讶,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你还说呢!”康小琪捶了一下柏崇的胸口,埋怨道:“竟一天天地玩儿消失!”

    “我那是真的有事要办!”柏崇辩解道。

    “好了好了不说了,这样。”张谦在一旁说道:“既然你会来了,我们就走吧,我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什么?”

    “欢迎party啊!”

    “欢迎?欢迎什么?”

    “欢迎你柏崇盛大回归啊!”

    柏崇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失落了,但张谦还没有察觉到,继续半开玩笑地说:“我给你安排了10几个新晋的软妹子,随你挑选!”

    康小琪推了推张谦,张谦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那番话也许有些过分了,柏崇刚刚经历了丧女友丧子之痛,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呢?柏崇也察觉到自己的反应不是那么合理,也许应该平静地说一句:“谢谢,我没心情。”

    可此时,他的想法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不如,你们陪我喝一杯吧!”柏崇淡然地说道。

    “好啊,还是喝酒好!”张谦附和道。

    于是几个人在柏崇的出租房里喝起了酒,就着酒劲儿,没等柏崇开口,张谦却率先说了起来。

    “你们知道吗?其实我跟喜欢这种几个朋友坐下来喝酒的感觉,公众场合里的纸醉金迷说到底是纵欲,小家庭里的饮酒攀谈,才是交心。”

    柏崇原本只顾着喝闷酒,听了张谦的话,连连点头。

    “唉,柏崇,你说我的命咋就那么苦呢?”

    “你还命苦?”柏崇疑惑道:“你可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啊,你可过着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生活啊!”

    “我……我苦……啊……”张谦刚说完这句话,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柏崇推了推张谦问候道:“喂,喂!”

    张谦不回应了,坐在一旁的康小琪瞥了柏崇一眼,终于开口了。

    “张谦确实苦啊!”康小琪如是说道:“那么多年,他一直没忘记他那个意外去世的女友,而今终于又找到了一个能让他浪子回头的女孩,对方却似乎总是冷冰冰的,令他痛苦不已!”

    “意外去世的女友,到底是怎么回事?找到一个好女孩是好事啊,但需要慢慢感化啊!”

    康小琪于是说了张谦大学时谈的那个农村女孩的事情,女孩据说是被张谦家里的人算计,出了车祸才死的,家里的人不同意张谦跟这个农民出身的女孩结婚,曾想尽办法让两人分开,于是为这事,张谦一直没有跟家里人和解,对于家里人安排的亲事,则是一件一件地逃避和回绝。家里人一直没办法,才放任他一直到现在。

    柏崇大概明白了,于是问道:“那他找到一个让他浪子回头的女孩,又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康小琪默默说起了那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往事。

    以前的张谦从未向对待这个女孩那样,几乎倾尽全力,也出尽洋相,却得不到女孩一丝一毫具有好感的反应。

    “她是一座成功激起张谦征服欲的高山,但张谦没有预料到,这座高山目所能及,却高不可攀!”

    “那一定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吧!”柏崇暗自赞叹道。

    “那女孩我见过,样貌气质的确不俗,品行也没的说,据说现在在一家餐饮企业做高管!”

    “餐饮企业?”柏崇刚要问什么,眼前却一片模糊。刚刚的一杯酒下肚,一阵歇斯底里的睡意便势不可挡地占据了柏崇的大脑,令他陷入了似乎没有止境的睡梦之中。

    第二天醒来,柏崇发现康小琪正枕着他的胳膊沉沉睡着,几个人睡在地上,看来是小琪细心,为他们分别盖上了摊子。柏崇的胳膊被压得有些发麻,轻轻抬起了小琪的头,抽出了胳膊。天刚蒙蒙亮,他想着总不能让一个姑娘家的睡在地上,这多不像话,于是轻轻将小琪抱起,抱进卧室,放在了床上。

    康小琪渐渐睁开了眼睛,看见柏崇如此亲近的面庞,不禁产生一种想要亲吻他的冲动,柏崇似乎也察觉到了康小琪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轻声说了一句:“以后别睡在地上,容易着凉。”

    说完,柏崇为康小琪轻轻盖上被子,便转过身,缓缓走了出去。

    柏崇的这一举动,又将康小琪内心的那一团热火彻底点燃了。从头到尾,康小琪都没有说出一句话,但她已经重新下定了决心,跟自己较劲一把。

    “你盛柏崇也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啊,但那又如何,这座山,我爬定了!”

    想到这里,康小琪把被子盖过头顶,暗暗窃喜起来。

    对于溯源的事,柏崇始终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他所能想到的关键人物,就是左莹了,不如就从左莹入手吧!柏崇在雅玉餐厅的会客厅里等待了许久,终于等到了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柏崇倒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了。他只对前台说,自己是路崇芳的老同学,并没说具体是哪位同学。

    “我听前台说,你是我的老同学?”左莹从柏崇的背后转到他的面前,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落座。

    坐下的一瞬,左莹才看清,这人是柏崇。

    “哦,是你啊!”左莹语气缓和了一点说道:“还真是令我意外啊!”

    “老同学,好久不见!”柏崇问候道。

    “是,好久!”左莹附和道。

    那一刻,空气陷入了尴尬,柏崇竟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化解这种尴尬。

    “说吧,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左莹主动问道。

    柏崇抬眼望了望左莹,只好说道:“那好吧,我就开门见山吧。”

    说完,他问了一句:“能关一下门吗?”

    左莹站起身,走到门边关上了门,一边关门,一边问道:“怎么,难道你大老远地跑过来,就是为了要和我说几句悄悄话?”

    “当然不是……”柏崇说到这里,突然紧张了起来。

    “那是什么?”

    柏崇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尽量用淡定的语气说道:“我来,是为了你们跟三羊餐饮合作的事情。”

    左莹转了转眼珠,问道:“那盛先生代表的是哪一方呢?三羊餐饮?”

    “不是,我代表的是溯源集团。”

    左莹噗呲一声笑了。

    “据我所知,你好像已经辞去了溯源餐饮集团总经理一职,好像已经不再担任任何职位,你凭什么能够代表溯源集团来跟我们谈判?”

    “我这里有溯源集团董事长张昌的最高授意,现在我想了解一下,是谁在对接这个案子?”

    左莹瞥了一眼柏崇,淡定地回应了一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