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嫩娇妻:顾少,别心急!-正文 第三十五章: 炒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羽曦墨 书名:鲜嫩娇妻:顾少,别心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佩宁你脑子没病吧,那笔钱我已经打到了公司的账上,把之前的亏损都填上了,你现在让我退回去?”

    蒋天鸣掸了掸西装,抬起头看着沈佩宁,眼里满是傲气,就跟自己做了多了不得的大事儿似的。

    “那些楼盘的质量怎么样,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现在已经激起了民愤,要是再不把钱退回去,好好地安抚他们,沈氏的声誉可就毁了。”

    沈佩宁气得脸色发白,恨不得朝蒋天鸣的脸上甩两个大耳巴子。

    “公司的声誉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儿,反正钱都已经到手了,你是不是应该信守承诺,把之前我用来填账的股份还回来?”

    蒋天鸣嗤笑了一声儿,压根儿就没有把沈氏的死活放在心上似的。

    “蒋天鸣你能不能别这么厚颜无耻,满世界提条件以前也请你照照镜子好吗?”

    沈佩宁一想到父亲的毕生心血被人如此糟蹋,就气得心尖尖儿都在发颤,忍不住冲着蒋天鸣咆哮。

    “这可是你逼我的,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讲情面!”蒋天鸣觉得自己受了侮辱,脸色也十分难看,猛地起身拍了拍桌子转身便扬长而去了。

    两个人越闹越僵,退款的事情也一拖再拖,闹事的人自然也是越闹越严重……

    “沈总不好了,网上都在说我们的房子有质量问题,根本不能住人,还有的说是危房,甚至还有说塌了伤到人的,还附了视频,看起来血淋淋的,可怕极了。”

    沈佩宁才刚刚到办公室,屁股还没搁稳,助理就着急忙慌地跑了进来,喘着粗气说道。

    “什么?怎么会这么严重,不是已经让人去安抚了吗?”沈佩宁听着,脸一下子阴沉了许多,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不知道啊,您还是自己看看吧,这是我在微博上找到的视频。”助理茫然地摇了摇头,将手机递到了沈佩宁面前。

    “应该是有人买热搜,故意要搞臭公司!”沈佩宁接连翻了好几条微博,发现都是营销号,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讥笑。

    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想都不用想,一定是蒋天鸣的手笔,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要把省市推上风口浪尖,然后自己渔翁得利。

    “你马上去收集客户的资料,挨个劝说,让他们联名上诉控告蒋天鸣用霸王条款敛财,我就不相信这样他还能撑得住!”

    沈佩宁的眼里浮起一抹阴沉,脑子也逐渐清晰起来,打算一击制敌。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些买房子的不过是些寻常人家,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

    几个人写了联名信,还没来得及去法院起诉,蒋天鸣用一大笔钱说买了闹事的几个带头人。

    闹事的人偃旗息鼓, 热度也立马跟着减退,闹得沸沸扬扬的沈氏危房事件竟然就这么渐渐平息了下来。

    沈佩宁知道这又是蒋天鸣的阴谋诡计,自然不愿意就此作罢,私下里一直和几个苦主在谋划上诉的事情……

    “你去前几天拿了钱的人里挑几个合适的,让他们去微博上说说我的好话,免得老有居心叵测的人想要置我于死地。”

    蒋天鸣知道沈佩宁这次不会轻易饶了他,心里总觉得不安,盘算来盘顺去,竟然又把主意打到了舆论上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些人揣着蒋天鸣给的巨款,自然对她言听计从,才短短几天功夫,微博上面就出现了许多宣扬他功绩的文章和话题。

    一传十,十传百,传来传去他好像就真的成了心怀天下的大慈善家似的。

    “沈总,要不然还是算了吧,我们不告了,听说隔壁邻居在那个什么蒋总那儿拿了不少的钱,还说如果我们不再继续闹下去的话,也可以跟他们一样去领钱。”

    原本跟沈佩宁商量好,要联名上诉告蒋天鸣的那些人,听说之后也纷纷反悔,打起了退堂鼓。

    沈佩宁耐着性子劝了好一会儿,那些人还是摇着头走了……

    “蒋天鸣那条大尾巴狼怎么会有这么好心?愿意拿钱出来赔偿,还比原价赔的更高?”

    那些人走后,沈佩宁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蒋天鸣会这么好心,总觉得这事儿有猫腻。

    “你前几天不是说你们家有个亲戚最近都在逛楼盘,想买房吗?怎么样买到没有?”

    助理有事在忙,沈佩宁只好自己去倒咖啡,没有想到在茶水间遇见了张良,盯着对方微微乌青的眼圈,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开口问道。

    “还没有,不过昨天他跟我说现在已经不准备买房子了,毕竟连沈氏房子都出来了那么严重的质量问题……”

    张良看了沈佩宁一眼,话说了半截又咽了回去,张了张嘴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问问他能不能假扮成在我们这儿买了房的客户,去找蒋天明谈谈福利的问题,看他有什么反应?”

    沈佩宁无奈的笑了笑,终于把憋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张良有些惊讶,微微瞪大了眼睛,最后却还是点了点头,转身给自家亲戚打了电话……

    “你们让我进去,我要见蒋总,不是说好了,凡是买了房的都有补偿款可以拿吗?怎么我等了这么多天?钱一直没到账呢?”

    第二天张良的二叔,故意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在沈氏楼下大声吵吵。

    “哟,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来骗钱啊!瞧你穿的这穷酸样,恐怕连我们这儿的一间厕所都买不起!”

    他刚嚷了没两句,就被蒋天鸣的亲信给拦住了,闭口不提钱的事儿不说,还对他一顿辱骂,眼神语气都轻蔑到了极点。

    “你们这么大的公司怎么说话不算话呢?我辛辛苦苦存了大半辈子的钱可不能就这么打水漂啊!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否则我绝对不会罢休!”

    张良的二叔见状声音一下子更高了些,巴不得把周围的人都吸引过来,看清楚这些人的真实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