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悬疑文里搞玄学-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 地灵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木兑兑 书名:我在悬疑文里搞玄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齐至阳似乎心情很好,说话的语气都轻快不少,“找我有事?”

    陶宁再一次简短地把顾印年的情况说了一遍,齐至阳比孟安朵靠谱多了,一下子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你们今天去哪了?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吗?”

    陶宁想了想,也就是在剧组探班的时候遇到的那场小火比较诡异了,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齐至阳。

    “很明显,顾印年他被缠上了。”

    得到这个答案,顾印年和陶宁见怪不怪,主要是解决办法。

    陶宁思虑了两秒,“那我们现在去找你,你在哪?”

    齐至阳窝在床上,眼睛看了看紧闭的门,慢条斯理地拉了拉身上的碎花被子,“我现在不方便,你们自己解决就可以了。”

    联想到之前的孟安朵,陶宁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她抿了抿嘴,“我们怎么解决?”

    “很简单,用你的血把顾印年体内的东西逼出来。我教你画个符,你随便找张纸用你的血画就好了。”

    陶宁是至阳体,她的血比用朱砂画的符还要管用。

    电话挂断之后,陶宁先是比着齐至阳发过来的符纸画了几遍,等到熟练了之后才拿自己的血来画。

    索性符纸的符咒并不是特别难画,况且齐至阳只说有个符咒的雏形即可,也不要求她画的多么精确。

    根据齐至阳教授的办法,顾印年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陶宁把画好的符咒贴到另一边的枕头上,把还在冒血的食指上的血珠摸到顾印年的额头上,后者皱了皱眉,内心的委屈一扫而空。

    旁边贴着符咒的枕头凹了几分,像是有人躺上了一般。

    顾印年走下床,和陶宁比肩而立,果然有东西跟着他。

    陶宁照着齐至阳教给她的方法,把混着她的血的清水洒在床上,床上显现出一个女鬼。

    她穿着旗袍,黑发挽起,眉似柳叶,双眸含情,周身的气质像是婉约的江南女子,多愁善感。

    此刻她被符咒定住,不能动弹,看着陶宁,眼眸里有恐惧,见她还要洒水,忙开口道,“不要洒了!再洒我就要消散了!”

    陶宁看了看女鬼变得透明的胳膊,把杯子放到一旁,“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们?”

    女鬼看向顾印年,悄悄咽了口唾沫,这个男人的灵魂太香了,她这几百年没吃过好东西,好想尝尝是什么味道啊……

    注意到女鬼的视线,陶宁挡住顾印年,隔断了女鬼的视线,“管好你自己。”

    女鬼对陶宁很忌惮,她受不住陶宁身上的阳煞之气,赶忙收了不该有的心思,“大师,我名叫柳琉,是一个地灵,小灵安分守己,从未害过人呐,求大师高抬贵手,放过小灵吧。”

    地灵?

    陶宁挑挑眉,这是什么职业?

    顾印年见陶宁不明白,于是开口解释道,“地灵是守护一方土地的灵体,几百年才有一个,平日里不会出来游荡。”

    陶宁觉得顾印年这段时间的玄学知识没白学,越来越有玄学大师的风范了。

    她就是败在了读书少上,连个玄学的名词解释都不懂。

    听到顾印年的话,柳琉立马附和道,“对,大师,我是东区的地灵。”

    东区?那不是陶行所在的剧组影视城的地方吗?

    陶宁说道,“剧组的事情是你在捣鬼?”

    柳琉干笑了两声,“大师,我......我不是想要害人性命,只是我太饿了……”

    柳琉作为地灵,已经有几百年的时光了,刚开始还有后人为她供奉香火,随着时间的推移,香火逐渐断了,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东西了,都快要饿死了。

    她作为地灵,守护着那一方土地的安宁,人们却逐渐遗忘了她的存在,柳琉表示很委屈。

    在剧组捣乱,只不过是想引起人们的注意,去她的小祠堂前烧烧香,投喂一些食物。

    顾印年的灵魂太香了,柳琉实在忍不住,跟着顾印年就走了,上了他的身,那股委屈自然而然就被顾印年感受到了。

    柳琉偷偷看了眼顾印年,默默咽了口唾沫,视线移到陶宁身上时,又忍不住瑟缩一下,“大师,我说的都是实话,信我啊。”

    陶宁看着柳琉,她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暂且信了她的鬼话。

    “你作为一方地灵,实在不该作乱人间。”

    柳琉乖乖听着陶宁的训诫,她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但她太饿了,如果再没有人记起她,她就要慢慢消散了。

    陶宁看了眼委屈巴巴的柳琉,妹子生前一定是个名副其实的美人,但开口真和她的气质不符,她叹了口气,“你的小祠堂在哪?”

    柳琉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大师,大师,你要投喂我吗?”

    现在的柳琉像极了大型犬,陶宁看得好笑,轻轻点点头。

    人的一生需要记住的东西很多,被遗忘的东西更多。像柳琉这样的地灵,守护一方土地良久,却逐渐被人淡忘,即将消散在人间,陶宁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顾印年和陶宁在柳琉的带领下,再一次来到了东区。

    东区的一个小山坡上,陶宁和顾印年站在一堆石头前,沉默良久。

    陶宁以为柳琉口中的小祠堂再不济也是个破败的房子,结果就是一堆石头,石头里的香炉都坏了。

    怪不得没人记得柳琉啊,这堆石头怎么也不会引人注目吧。

    柳琉飘在石头旁,挠了挠头,“大师,见笑了,欢迎光临寒舍。”

    陶宁笑了笑,和顾印年一起把带来的香炉摆好,给柳琉烧了香。

    一旁坐在树枝上的柳琉一脸满足的模样,啊,还是熟悉的味道。

    做完这一切之后,陶宁和顾印年没再打扰进食的柳琉,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大地的热浪气势汹汹地而来,又被寒冷驱逐出境,十一月份的天气已经足够严寒,温暖的被窝似乎带了强力胶一般,很难让人不留恋。

    “你有灵魂吗?你有灵魂吗?你没有灵魂!在你这个年龄段,你睡得着觉?有点出息没!”

    在考研名师特别录制的起床铃声中,陶宁睁开了朦胧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