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江山:嫡若惊鸿- 第554章 大鳄鱼王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懒猫布丁 书名:策江山:嫡若惊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整座山一阵地动山摇,容若所在的地方自然免不了影响,她被掀翻在地,双手抱着头以免受到强烈撞击,看着身边不停砸落的大石头,或许下一次就轮到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容若感觉动静变小了,她趴在地上咳了两声,鼻子口腔里全都是灰尘,抬头望四边一看,暗,无边无际的暗。

    现在的状况比起来,脸上被白衣女子划破的那一道简直可称为无关痛痒,只因她胸腔翻涌,呼吸都带着疼痛,明显是受了一些内伤。

    容若在黑暗中感受这一刻静谧的时光,她慢慢的爬坐起来,摸黑从衣兜里拿出药丸往嘴里塞了几颗,等到一股暖流涌入丹田,身上的感触一下子都回来了。

    这种药能很快的恢复生机,可是不到万不得已容若不会食用,因为它有很大的副作用——用过十二时辰后会陷入昏睡。

    所有逆天的药物必然伴随着极大的反噬,否则也太不公道了,这一点容若倒是不很在意。

    如果十二时辰后她还不能离开这里,那么是不是昏睡还有什么要紧,迟早要完。

    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之后,容若一步一步从这里摸着出去,她辨不清方向干脆就不辨,用自己的直觉往前走。

    只是山体坍塌使得里面很多石块坠落,让本来宽敞的山洞变的狭窄,有些地方甚至直接截断去路,她只好先爬到大石头上,然后再穿越过去。

    兴许已过了一个时辰,兴许只有一刻钟,在黑暗中时间过的尤其慢,容若一只脚没了鞋子,扯了衣摆包了几圈,脸上的伤早就凝固,不去碰也不是那么轻易会想到。

    走了多少路容若记不清,等到她感觉双脚实在僵硬的走不动打算停下歇息时,忽然感知到了前方一点光亮,简直就如指路明灯,让她顷刻间双眼都发亮了。

    不管什么东西等着自己,总比再回到黑暗中好一点,抱持这样的心态,容若把疲劳抛在脑后,三两步蹿了过去,都忘了脚底有伤,走的那个轻快。

    “这是……”容若看着眼前,这并非她期望的洞外,而是一个水潭,没错,潭水不深最多只能漫过她的腰身。

    好像是一个岩洞,容若不确定,但是这明显比任何地方都要广阔,直径面积差不多有七八米的样子,而莹亮的光芒正是来自潭水中。

    容若面色染上一抹狐疑,要说她本来以为这山洞里面也有着什么晶石之类,怎么都想不到潭水会发光啊。

    可眼前所见,明明就是潭水无波无澜,却散发出盈盈波光,好像天然的水晶,光芒温弱而不晃眼。

    “嗯?只有这一个地方。”容若发现,并非所有的潭水都亮,而是只有一块区域,就相当于只在那个地方的下方放置了灯光装置。

    这么说,难道不是潭水的缘故?

    怀着好奇心,容若慢慢凑近过去,在她蹲下去时,忽然‘哗啦’一声,极大的水花声,容若惊愕的抬起头来,对上一双青白青白的眼睛。

    这双眼睛大如铜铃,骤然面对面,饶是容若胆子不小,也给惊的往后一跌,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随之更加叫她惊讶的是……

    “大鳄鱼?”没错,这露出一个脑袋的,却是一条鳄鱼,不过体积比起外面的来说,差不多得有对方的三四倍大小。

    容若吞了口口水,我去,这还是个鳄鱼王者,怎么破?

    全身披着银甲的鳄鱼像是天生的王者,威严的审视这个贸然闯入它领地的外来者,它动了动身体,水从鳞甲滑下去,‘哗啦啦——’的响动后,它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水潭外面土地上。

    容若真心以为鳄鱼这种东西就是逆天的存在,难怪远古至今唯一没有灭亡的原始物种,谁让它们不怕水也不怕上岸呢。

    “莫冲动,路过,我只是路过……”对着一条鳄鱼发怂似乎有些搞笑,可是容若不得不怂 啊,她一条小命就在人家鳄鱼大王的嘴下,再者鳄鱼那个眼神,高傲中带着不屑的模样,总让容若觉得它听得懂人说话似的,容若手指头动了动,干笑道:“打扰你睡觉是我不对,我这就走。”

    鳄鱼好像不急着一口吃掉,它爬在地上,像是一座铁塔,压的容若渺小极了,俯视容若的模样,显得既漫不经心又充满威胁。开心

    容若眯起双眼,挤出一个她都不知道有多丑的笑容,大概鳄鱼也看不下去了,对着她张大了嘴,容若心里窝草一声,手下动作不慢,早就准备好的药粉全都洒了出去,转身就跑。

    可见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潜力还是无限的,本来体力耗尽的容若这会儿又发挥出超强的耐力,一溜儿从鳄鱼眼皮子底下折了个弯,给鳄鱼来了个措手不及。

    跑了好一阵子,容若扶着石壁喘了两下,怎么也该跑离了范围才对,结果一抬头——

    我!靠!特么的她绕了个一圈,又跑回来了?

    要说容若路痴,闷头一口气瞎跑,居然忘了这个水潭就是大的圆形,绕着它跑能跑出去?

    容若还没想好对策,感觉一股阴气靠近她,她往后一看,差点没吓的咬到舌头,这鳄鱼大哥还挺来劲,从后头伸出个脑袋来故意吓她。

    紧跟着,容若后背被重重的拍打了一下,痛觉还没起来人就被甩到天上,然后重重跌落进水潭里。

    人在水潭里没站稳,鳄鱼大摇大摆的又回来,容若刚爬起来,猛的一个抬头,对上鳄鱼的一张血盆大口。

    “完了,完了……”没死在不要脸的白衣女子手里,也没被月牙引爆的炸弹炸死,最后居然过来给鳄鱼送晚餐了,容若悲哀的想着,她这么香消玉殒了,有人会知道嘛。

    正在这时,山洞再次震动起来,容若没反应过来的同时,鳄鱼居然往水里埋了进去。

    容若皱了皱眉头,刚才不是震好了,难道是月牙的炸药影响了山体带来二次余震?不过容若想不了那么多,总之没成为鳄鱼的食物就好。

    她跌跌撞撞的从潭水里爬起来,刚爬到岸上,结果地面震的太厉害,她因为没站稳而被摔进了一个狭小的过道里面。

    前后都被堵住了,身边又是哗哗落下的石头,容若再大的主意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用武之地,来去路都封死,她夹杂在石头雨里面,根本没有可逃之处。

    摇晃中,容若后背摔靠到石壁上,本就受了内伤,这一下直接喷出一大口血,她还来不及擦掉,余光一扫,就见上面一颗比她人还大一倍体积的石头直直往她头上坠落。

    在石头掉下的几秒空隙里面,容若脑子里还快速算了一下关于重力和加速度,以这样的倍数会不会把她砸成肉泥,不过就算一块大石头不成,还有那么多,她或许就会死在这里,以山石为墓,无人知晓。

    容若闭上眼,想要从容的面对一切,却感觉到耳畔一阵冷风横扫而过,登时天地颠倒,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人就被一股冷香紧紧围拢。

    容若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她睁开眼睛,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腰口被勒着,使得她有些呼吸不畅。

    “咳,咳咳咳……”容若抑制不住咳了几下后,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清明起来,她警惕的感知着空间里另一个人,甚至她人还贴在对方身上,“你是谁?”一出口,容若才发现自己声音干哑的像是要冒烟了。

    沉默的空间,容若只能听到自己大口喘气的呼吸声,她睁大了双眼,疑惑的盯着某个方向,试探问道:“楚风?月牙?不可能是糖丸……”如果是那小妮子,早就咋咋呼呼叫起来了,等一下,这种冷冷清清的腔调怎么那么像糖丸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师父?

    “呃……霁月师父,多谢你救我哈,不过……”容若尴尬的动了动身体,实在这个霁月抱的她太紧了,就算她一个现代人都有些难为情,到底霁月再风光霁月也是当她爹的年纪了,“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黑暗里,又一阵无声的沉默,不过容若腰间的手倒是松开了,容若抚了抚胸口,干笑道:“你救我一次,我欠你一条命,以后你要是快死了保管来找我。”

    容若以为高人都是这样不轻易开口的,虽然不大喜欢这种装X模式,不过看在对方救自己一条命的份上,她就暂时不去腹诽这点了。

    所以容若也没在意对方有什么反应,她检查了自己一下,大大小小的伤不算,内伤也不轻,但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先出去为妙。

    容若敲了敲旁边的石壁:“霁月师父,你既然可以进来一定知道出路吧?”

    本来容若也没打算听到回答,反正他都救了自己一次,要是能出去的话,总不至于不做个顺手人情吧,再说了,她和糖丸是一路的,看在徒弟面子上,也得带着她出去啊。

    “不知道。”三个字利落干脆,语气清冷而轻渺,却听的容若整个人呆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