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四章 横扫千军 1/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风兮破地 书名:骑马与砍杀之立马横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战后收容了三千多战俘,只是一天的时间,就死了一千多?

    好吧,在这个时代,重伤员这个死亡率一点都不高,而且可以说是很低了。陈诚本可以救活一些人的,但是他恼怒于曹军动不动就屠城的风格,因此才将收容伤兵的事情丢给了阎行去处理。

    这时候听说一天就死了这么多人,觉得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人,即便是有罪,大不了送去挖矿或是种棉花好了。他对法正道:“我去小王村看看,你在这里继续统计。”

    法正道:“要不我还是跟主公一起去吧?”

    陈诚笑道:“你去干什么?在这里帮着处理一些军中的事情就好。”

    他将马超和庞德留在了军营中,只带了鲍出那队侍卫亲兵,顶着雨水赶到了小王村。村庄已经被士兵们改成了一个巨大的军营,一座大型的医院。两百骑从雨幕中钻出,立刻引起了村口卫兵的警觉。

    高高树立的敌楼上,伍长抓起身边的号角,大声喝道;“什么人?”

    鲍出打马上前,高声呼道:“大将军在此,立刻搬开鹿角!”

    伍长探出头来,仔细地辨认了一下,见果然是大将军本人,这才爬了下来,跟几名士兵一起动手,将挡在道路上的鹿角给搬开。战马从满是泥水的道路上跑过,进入到了村子里面。

    陈诚也不需要干什么别的,只是在医院里面转了一圈,然后就找了个草棚蹲着。什么都不用管,第二天,那些重伤员中就有很多人伤势好转了,到了第三天大部分人的伤口都不再化脓,基本上都已经变成了普通的轻伤。

    即便是有发炎和铅中毒的情况,也是飞快就好了起来。等到雨水停了之后,陈诚跟阎行说了一声,然后就又返回了大营之中。天色放晴后,又等了一天,等到地面被晒干后,大军就向曹军的营寨和壁垒发起了进攻。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曹操督促着麾下的将士不断地加固营寨,在将壁垒加厚之余,又在大营外挖了多道壕沟,放了好几重的鹿角,希望以此来阻挡敌人的进攻。

    被火炮痛殴之后,曹操想了很多,但是那些计策却都没有什么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管是什么计谋都不好使。就算是曹操,郭嘉,荀彧这些人,也只能选择坚守待变这一条。

    他们派了更多的间谍前往关中,想要知道朝廷大军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新式武器。同时,又紧急派人前往襄阳,会稽,昌邑等地方,游说各路诸侯,想要组成统一的战线共同对抗朝廷。

    但是还没等使者们回来,陈诚就已经率领军队杀了过来。牙兵有条不紊地展开战斗队形,然后架起大炮,对着边缘的曹军营地就是一阵猛轰。即便是有着数重鹿角,即便有着厚实的壁垒,也一样挡不住大炮的直瞄射击。

    十多斤重的炮弹轰碎了泥土和树木建造的营垒,轰塌了高高耸立的敌楼,在曹军的营地中碾出了一条条的血路。因为曹操军没有反制火炮的武器和措施,因此陈诚可以将拿破仑炮部署在非常近的地方,然后肆无忌惮地开火。

    只射击了四轮,营地中的曹军就已经崩溃,他们打开了营寨,向着后方狂奔。但是西凉铁骑早就在边上虎视眈眈,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么轻松的就退了下去?骑兵在他们的身后发起了突击,将敌人一片片的砍倒在地上。

    一天之内,陈诚带着军队摧毁了三座曹军营寨,斩杀俘获了四千余人。当天夜里,大军就驻扎在被夺取的曹军营地之中。曹操带人发动了一次夜袭,陈诚早有准备,火炮只是轰鸣了一次,曾经横扫豫州的强大军队就崩溃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黑暗中逃得无影无踪。

    次日,陈诚带着大军继续前行,围住了一座曹军的营寨就开始用大炮轰。等到营垒被轰平之后,躲在里面的人就要面对霰弹的大规模屠杀。曹操不甘心失败,趁着陈诚军在围攻营地的时候,从后方纠集了五万多人,发动了一次突袭。

    在牵制住陈诚麾下的郡国兵和府兵之后,曹操率领主力突进。双方的士兵在平原上激战数个时辰,曹纯率领的虎豹骑甚至一度杀到了陈诚的面前。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雷鸣般的炮声和西凉铁骑的马蹄声中化作了泡影。

    当太阳落下之后,强横一时的曹军已经完全崩溃,士兵们扔掉了武器和盔甲,向着四面八方狂奔。那些花大力气加固过的营地根本就没有人去防守。陈诚挥军南进,击溃了曹军断后的兵马。

    如果曹军聚集起来,形成密集的战阵,那么就会有大炮前来教他们做人。但是如果他们采取松散的阵型,西凉铁骑则会从薄弱处杀进去,然后展开一场大屠杀。西凉军的步炮骑协同作战还很原始,也很生疏,但是用来对付冷兵器时代的军队已经是足够了。

    曹操一败再败,带着两万多人退到了襄邑城中,准备依靠高大的城墙来拖住陈诚军。他现在还没有放弃,陈诚军虽然已经表现出了令人绝望的战斗力,但是天下诸侯若是能一起向陈诚开战,那还是有胜利希望的.......吧?

    襄邑的城墙还算是高大,城中的士兵和存粮都不少,只要能下定决心,还是可以守住很长一段时间的。拿破仑炮虽然威力惊人,但是也对厚实的城墙没有太多的好办法。城门倒是只用几炮就能轰穿,不过曹军士兵已经用砖石和泥土将城洞塞满。

    泥土对炮弹的动能有很好的吸收效果,陈诚手中没有开花弹,也没有延时引信,在用大炮轰碎了城门之后,对于被堵塞得满满当当城洞也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这也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只要在城外建起土堆,然后居高临下的开炮就行了。陈诚一边命人挖掘壕沟,堆砌土台,一边又挑选了几个俘虏,让他们进城去给曹操送信。信上写的很简单,不过几句话而已。

    “若能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仍不失封侯之望,岂不美哉?”

    送信的人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生怕上首的曹操下令将他推出去斩了。但是曹操并没有那么做,只是让他们下去而已。等到信使离开,曹操站起身来,反复斟酌,心中有些动摇起来。

    敌军战力如此强横,对抗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胜利希望的。那要不要就此投降算了?陈文正气量惊人,连韩遂,吕布这等都能容的下,难道就不能容下他曹孟德么?

    然而,动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又被不甘心和愤怒所替代。明明不过是个曾经摇着尾巴想要求某家收留的卑鄙之徒,现在竟然也敢用这种口气说话了?

    成败胜负,犹未可知!

    曹操断然拒绝了投降,这让陈诚觉得......好吧,他根本什么都没觉得。种田,开矿,练兵,然后一波流推过去,这才是他所最擅长的。有了这么强大的武力在手,即便对面的敌人是曹操,那也一样能够平推。

    期间曹操还死心,又派人进行了一次夜袭。陈诚也毫不客气,直接用火炮洗地,喷吐的铅弹密密麻麻地打过去,什么勇士豪杰都变成了一摊烂肉。三天之后,六座土丘已经垒好,大炮被安放了上去。

    曹操面上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他询问夏侯惇道:“派往袁绍和刘备处的使者还没回来?”

    夏侯惇面色黯然,摇了摇头,说道:“袁绍麾下的大将鞠义依旧屯兵下邳城下,没有撤兵的意思。”

    曹操又问道:“刘表和孙策处的使者呢?”

    夏侯惇道:“他们还在争夺江夏。”

    “天下诸侯,难道就没一个有远见的吗?”曹操仰天长叹,“陈诚军已经如此强大,抱成一团也未必能赢,一盘散沙又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夏侯惇苦涩地道:“孟德,这些话就别说了,还是先考虑后路吧。”

    “后路?还能有什么后路?”曹操悻悻地道:“等到咱们被轰成肉酱,其他的事情也都不需要我们来操心了。”

    他又是一声长叹,对夏侯惇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曹孟德英雄一世,怎么能屈膝向别人投降?即便是投降了,难道就能保住性命吗?那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与其如此,不如轰轰烈烈地战死,好歹能留个好名声。”

    夏侯惇笑道:“我们还能有好名声吗?”

    曹操愣了愣,说道:“不错,我等掘人坟墓,杀人父母兄弟,手中沾满了鲜血,又哪里会有什么好名声?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后世的史书上,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我们。”

    “既然如此,不如投降吧?好歹不至于宗族夷灭。”

    这个时代的斗争十分残酷,杀人全家是常有的事情。曹操在重夺兖州的过程中,就将张邈,张超兄弟所在三族给杀得干干净净。

    听到夏侯惇这么说,曹操不禁沉吟起来。要是以往,他是从没担心过延续家族的问题,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是需要考虑一下家族的事情了。他在大堂上来回转了几圈,然后说道:“曹氏本出于夏侯,元让你这就带人突围。出去之后,往河北也好,往江东也罢,都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