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增援滨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喵神的爪爪 书名: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相菲和孙象在风流快活的时候,信河的上层一片忙碌。

    分开之后,蒋平向城主裴光汇报了运输队遇袭的事情,裴光大为火光。

    周边一些城市早就有传言总有外出的修行者失踪,大家还疑神疑鬼有什么厉害的妖魔混到了附近。

    没想到竟然是人类己方的奸恶之徒。真是防得住妖魔却没防住同类的贪婪。

    此事断然不能这么算了,裴光必然向武城方面兴师问罪。他和武城的镇守陆景龙算是故交,朋友手下出了这种败类,无论如何也该有个交代。

    但是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总部的调令已经来了。”

    在蒋平回来之前,信河的长波电台刚刚收到帝都总部发来的加急电文。

    “责令我们组织人马,立即开拔驰援滨海城。”

    裴光将办公桌上的电文弹给蒋平。

    蒋平拿到电文扫了两眼,心中有些不解。蒋平虽然只是蓝衣阶级,但实力强大,为人忠厚可信。他在修行者中人缘很好。城主裴光很信任他,所以蒋平听说过一些上层的内幕。

    于是问道:“大人您上次不是说总部故意卡着不让我们支援滨海城吗?怎么现在又变卦了。”

    裴光玩味的笑笑:“因为俞笑月已经向帝都屈服。我听说她一人击退了四妖将的联军,但是自己也身受重伤,她撑不住了。滨海也撑不住了。”

    蒋平觉得口干舌燥,四名妖将联手,被东方白盾一人击退。老天爷,真不愧是天下第一武神大人!

    “这样…总部也太不光彩了吧。东方白盾毕竟是替我们在守着大门,我们这不是在背后捅刀子吗?”

    作为曾经的警察,蒋平的正义感还是挺强的。

    裴光何尝不是这么认为呢,他拍拍蒋平的肩膀。

    “老兄,这话你也就在我这里说说,出去之后可管住自己的嘴。滨海和帝都的恩怨不是一两天了,谁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我们这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坐着吃瓜就行了。”

    “也只能这样了。”

    蒋平觉得这样不好,但是他恐怕也没有实力改变什么。东方白盾以一己之力击退四大妖将,这种通天的本事尚且需要低头,他这样的小人物又能做什么呢。

    为今之计还是尽快驰援滨海。如果这座东大门失守,让妖魔联军长驱直入,后方城市恐怕难以抵抗。

    两人商议了一番支援部队开拔的情况,紧接着又由蒋平和刘阔通知信河城上层,紧急开会敲定部队开拔方案。

    蒋平和刘阔一宿没睡,忙到焦头烂额。直到清晨的时候,才聚到相菲家的客厅中小酌片刻。

    但直到早上十点多的时候,孙象和相菲一起走进客厅。

    看到两人终于出现,蒋平和刘阔端起酒杯,互相碰了一杯。算是庆祝小菲妹妹终于获得幸福。

    这两个家伙很早就三妻四妾了,对这种事情门清。要不他们昨天为什么要让相菲给孙象安排住处,他们自己的猪窝又不是挤不下人。

    相菲还有点害羞,借口为大家准备早饭,步履蹒跚逃到厨房,孙象坐在两人对面。

    “情况如何。”他问,“城主有没有给我签发通行证?”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蒋平向孙象说明,“坏消息是裴光大人没有给你签通行证,好消息是,你要和我们一起去滨海。”

    蒋平交待了一番前因后果,孙象虽然没有得到通行证,但是得以和信河城的增援部队一同前往,安全性无疑提高太多。按照敲定的路线来看,信河的部队于今日下午开拔,并在武城汇合其他方面的人马。预计将于大约七天后抵达滨海的郊区。

    这个时间不算很慢,孙象盘算一下,认为这是再好不过的安排。

    另一个觉得再好不过的,是为三人端上早餐的相菲。她本以为和孙象只有一日情缘,孙象拿到通行证之后就会离开。她正在伤感不知该如何告别,忽然得知还能和心爱的人同行数日。

    相菲开心的笑了,娇艳的容颜闪闪发光,如同百合含苞初放。三个大男人被她突然爆发的魅力震惊,面面相觑。

    ~~~~~~~~~

    信河的增援部队包括二十名蓝衣行走和两百名精锐士兵。这等于将整个城防的力量抽调了三分之一。

    不过此地距离前线遥远,妖魔数量很少,所以也并无大碍。

    意外的是城主裴光也和他们同行,他将城防工作丢给心腹罗成,自己捧着一个锦盒乐滋滋的加入车队。

    一方面罗成乃青衣实力,能够镇得住场子。另一方面裴光本人并不喜欢俗务。

    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修行者,因为实力强大而被推举为信河的镇守。但是从本心来说,他更喜欢找个幽静处参悟道法,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为信河居民的温饱发愁。

    此番前往滨海,他的另一个目的是将锦盒中的帝山铜交给俞笑月。帝山铜是山铜中的极品,妙法无穷,只是极其稀有。信河的山铜矿洞开采两年,也不过出产两块。

    裴光自己都不大舍得使用,却愿意赠予俞笑月。他没有见过俞笑月,但是钦佩这位强大的武者,也同情她的遭遇。裴光无力改变什么,只能尽这一点绵薄之力。

    他是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因为实力和久居上位,气势有些威武不凡,但却难得的深得众人的拥戴。当他在开拔的人群中,看到和蒋平等人站在一起的孙象时,便开口朗声问道:

    “阁下便是孙象大师吧?抱歉在下事务繁忙,还没来得及登门道谢。要不是您恰巧路过,我信河可就少了三员大将。”

    孙象回礼,这是一位让人心生好感的强者。

    裴光这时看到相菲的手还拉着孙象的衣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他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不仅保住了三员大将,还多了一个女婿,这买卖做多少次都成!”

    蒋平和刘阔听了哈哈大笑,相菲羞得跺脚。

    “裴大人!”

    “好了!”裴光收拾神色,拍拍蒋平的肩膀道,“蒋平,我在前面开路,殿后的工作就交给你和刘阔来统筹。此行虽然不会经过什么危险地域,但是万不可掉以轻心。”

    “是!”

    “相菲,照顾好孙象大师。”

    “是!”

    交待完毕之后,裴光挥挥手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