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 675 开发外海荒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彼岸之筏 书名: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骂了别骂了!然后呢?”

    代小山白了小艾一眼,转头任柯问道。

    “......呃,然后就是,澳门当局考虑到人家大清朝廷对咱们如此优待,居然获得了大清南方的海上贸易垄断权,尽管是很意外,但澳门当局也十分感谢大清的决定,怎么着也要投桃报李,所以既然大清朝廷说,那些不内迁的都是不愿意归顺的乱民乱党,是应该给予痛剿的!

    因此澳门肯定是不能收容内地难民了,毕竟在朝廷眼里,那就是收留乱党呐!所以人家澳门当局也不给朝廷添堵了,就果断自觉关闭了难民进入通道,从那时起,澳门就再也没有难民涌入了......”

    “窝操尼玛全家!什么狗比......”

    “行了行了,别骂了,你在这里骂有用吗?关键是采取行动!要实际行动明白不?!”

    代小山抬手拍了拍艾鲁什的肩膀说道。

    “好吧,不骂了......我是感到有些无力,看来澳门这个口岸是指望不上什么了,唉,头大......”

    其实小艾是觉得,既然澳门为了垄断对内陆的贸易,今后几乎铁定会被清廷收买,那样的话会不会削弱我们在澳门的影响力呢?也许不会影响生意吧?但是我们在这里的移民工作难度肯定会大大增加,这才是他关注的角度。

    显然代小山和任柯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代小山沉吟片刻后对这哥俩说:

    “看来你们建议在外岛搞移民基地的建议很重要,感觉这就是应对之法......”

    任柯离开回应说:

    “刚才我说了,要想获得人口,关键因素的是要有多个收拢流民的去处......”

    任柯说着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本厚厚的册子,旁边的哥俩一看,居然是一本来自旧世界的旅游手册,里面的有详尽的分页地图。

    “喂!任柯,上次全体大会决议,说这种地图不让带出红楼,除非是重新临摹誊画出空白的图,你怎么把这个带到澳门来了?”

    代小山有些诧异地看了任柯一眼,后者一脸无所谓地说,大地图带着费事,而且这是我的私人财物,穿越前托安娜买的,最近家里又忙,我也来不及临摹誊画空白的,何况夏姐她们也忙,就事急从权拉啦......

    代小山听了一脸严肃地回应说,你可别这样满不在乎的,这种地图册一旦被外人看到,会造成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情报流失都是小事,而且当时全体大会的决议,也包括私人物品的!

    “放心放心,我绝不带出这间屋子行了吧?”

    任柯赶紧保证道。

    “行吧......反正你要小心谨慎!不能让别人看到,包括你的老婆!”

    代小山仍然厉声警告道。

    “是了是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任柯哥带都带来了,咱们就用着呗,大不了下回让骄傲号再代带回去......”

    “唉......”

    代小山微微叹口气,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小艾在旁边立刻从任柯手里接拿过地图册,翻开其中一页,对另代任二人说道:

    “两位老哥你们看,这珠江口外海有大小岛屿好几百个呢,若我们控制其中主要的岛屿若干,在岛上兴产置业,届时自然就会有难民前来......”

    “且慢,这方法听起来不错,只是我想不明白,万一这鞑子水师过来清剿乱党,我们怎么办?跟满清开战吗?”

    代小山有些担心地问道。

    “代哥!便是开战又如何!咱们船坚炮利,还怕这些鞑子不成!?”

    说到这里小艾的声量又拔高了三度,不过任柯却摇摇手对代小山说:

    “这个嘛,若按照旧世界的历史事实,怕是也打不起来......”

    “为什么?”

    这回是代小山一脸问号了。

    “因为清廷在迁界禁海后,就完全放弃了海疆,根据旧世界的历史资料,从福建到广东,各地水师都削弱得十分厉害,像样一点的大中型船舶根本就不出海,清廷还怕这些大的船舶落入郑家人手里,干脆就一把火烧掉了,特别是在两广闽地沿海,只有小船偶尔沿岸巡查,目的是看海岸边上有没有漏网之民仍然在海边讨生活,所以在禁海迁界的二十多年里,这大陆东南海域成为欧洲人、郑家人和海盗的天下,那时大清的军力连距离海岸内五十里的地方都不出去,如何能来外海岛屿清剿乱党?”

    “这样啊,看来这大清真的是硬生生地把自己变成内陆国了,有时候我也真的是佩服这帮鞑子......不过,这是旧世界的历史记载吧,问题是我们来了,扇动了蝴蝶翅膀呢,会不会改变历史呢......”

    代小山又开始沉吟起来,于是任柯回应说:

    “这一点我倒是不太担心,历史的惯性非常强大,蝴蝶翅膀什么的,想要起作用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去了,但是其实我也有担心的地方,那就是在迁海令颁布前的这几年,听说尚可喜最近搞私市贸易可来劲了,对于这种公然违反禁海令的行为,清廷居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咱们一旦开发附近的荒岛,也许会与尚可喜的水师遭遇,毕竟人家是会日常巡视珠江口海域到处收税的。”

    “照你这么说,我们的武装力量也要同步建设喽?”

    小艾听了立刻来精神了,两眼都在放光。

    “也许吧,问题是要申请预算,还要有人......哎,归根结底,是要有人啊......”

    代小山感慨了一句,此时小艾倒是很兴奋,大声说道:

    “这鞑子果然凶残无比,但又愚昧无比,干了!咱们就按照刚才说的办!招募流民开发荒岛,大不了咱们初期去远一点的地方,对了,岛上还要有维持生计的项目,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咱们组织流民去岛上开荒种甘蔗如何?也学学侯哥他们在新安城做的事情,在这些岛屿上种植甘蔗,然后生产白糖,嗯,还可以跟四家华商合作搞,这白糖利润很好,就地种植就地生产,还省了运费!”

    见到小艾越说越兴奋,任柯笑着说:

    “感觉可以,你把这计划告诉你的老丈人,应该能得到乔家大力支持的,想那乔家与其它三家如今已经是联络为一体,与澳洲合作招募移民开垦外岛,兹事体大,也不能完全算作乔家的事,多少也跟另外三家有关,况且这里面也是利益攸关的,所以咱们的垦荒计划应该会得到四家华商的鼎力相助的......”

    “有道理......”

    “应该是这个理......”

    “嗯,我给你们说,说起这个开垦项目,其实我在来澳门前跟朱哥、巴老和 王大师他们都聊过,王老还建议在这些岛屿上种植香料呢,还说这是五香粉生意中的重要一环。

    当然了,你说的种植甘蔗也算是一个方案,只是甘蔗种植需要大量的淡水,所以有些可能岛屿不合适,但是很多香料的种植对水土条件不那么苛刻。”

    任柯说道这里,指着地图上的几个小岛说:

    “其实吧,要我说如果条件许可,就是把玻璃厂搬到这些岛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这本旧世界的旅游手册上说,不少岛屿都有沙滩旅游开发项目,还是白色沙滩,像不像咱们西流河河口一带的沙滩?所以连玻璃工业的原料都有......”

    任柯话没说完,代小山摇摇头说,这样的话,摊子就铺得太大了,这些岛屿上虽然可能有玻璃工业的原料,但电力问题怎么解决?除非我们有独立发电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