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农门-正文卷 第202章 莺春楼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箫九六 书名:锦绣农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莺春楼内部装点着花团锦绣,一楼跟二楼的女人们此时正伸长了脖子看热闹。

    她们对堂中的争执并没有太多兴趣,视线只在那些学子们身上来回相看对比。

    这些人的穿着虽没有多华丽,可耐不住身上有股读书人才有的清雅之气,自然比那些个只会喝酒做乐的老爷跟花花公子强多了。

    大堂之中,莺春楼的良妈妈此时也正坐在堂中,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脸上挂着不屑。

    这些人自发在这儿比试,坏了东西可赖不上她,不管谁个赔,都少不了她这一份。

    正堂左边有个半人高的平台,那上面平时是姑娘们跳舞的地方,此时摆着一张贵妃榻,有一女人侧躺在上面,以团扇遮面,只留一双勾人的美眸。

    要说田茂会在这儿寻乐都是因为她,莺春楼的头牌。

    只不过输赢未定,这姑娘手上的扇子一直未曾拿下,见不得真容,让人心痒难耐。

    或许是看到这么多人又是比式又是争论只为让她显露真容,这姑娘发出了一声轻笑,眼波流转间又发现门口来人了。

    为首的两位小公子年纪不大,却是难得的俊俏人儿。

    胡柯大致扫了眼堂中,让众人闭嘴让出一条路来。

    苍山学馆的几人见着他俩来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立即依言让出道,有人还想凑上去抱怨,给胡柯一个冷眼扫了下去。

    “只是一个县考,不提你们中还有人不过,就算是已经过了,还没能参加府考连童生都不是,怎就跑到这些烟花之地喝酒享乐来了?咋这么能耐呢!”

    胡柯开口训斥,一众人都默默垂下了头。

    胡柯在学馆时因着成绩不错本就有不少人巴结,这次县考又过考了,还压注让大少挣了不少银钱,地位又拔高了一截,自然大家都是听他的。

    这时,一直闲坐在椅子上的田茂起身了,目光在胡柯跟宋添身上扫了扫,拱手招呼道:“胡兄、宋兄,别来无恙啊!”

    宋添瞥了他一眼,礼都不想回了。

    当初这人伙同苏永跟宋虹陷害自己,那仇还没报呢,谁要跟他称兄道弟。

    胡柯笑了笑,也没理他,而是问坐在中间的良妈妈,“敢问那花瓶价值几何?”

    他这是准备认输赔钱了吗?苍山学馆的几人一听便急了。

    一直无脸见人的庞了默抬头道:“胡兄,不管我们的事。”

    胡柯摆手,“我知道,只是帮田斋夫问问而已。”

    田茂的样儿一看便知已经入学多时,胡柯还叫他斋夫,无疑是一种鄙视。

    田茂感觉还没什么,只是无所谓地笑笑,跟在他身边那一行学子却怒了,有人哼道:“那来的黄口小儿,一个县考就肆意妄为,你可知田兄已经过了府考,如今是童生老爷。”

    “童生老爷?”

    宋添走上前来,“既是童生老爷却与我等身无功名的学子比试,就算是赢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罢。”

    文人都很讲究傲气,正常不同阶层的人之间不会存在相互比式,毕竟你有功名在身,本就比人利害,就算是赢了无非也是仗势欺人罢了。

    时下的科考制度严厉非常,没有优于别人的本事自然取不上功名。

    宋添的话音落下,原本看不起他俩的人呛住了,连田茂的神情都有一些僵。

    “宋兄,你还是那般牙尖嘴利。”

    田茂淡笑,宋添拱了拱手道:“田兄赞许了,比起我来田兄所做的事与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的事,自然是那件事。

    田茂并不想提到当年,因为觉得自己在苍山学馆做过斋夫很丢面子。

    这时,良妈妈站起来了,对众人道:“废话可就不要再给我说了,我这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要说那花瓶可是出自名窑,怎么的也要七八十两银吧。”

    七八十两银,众人听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种花瓶大虽大,可市面是并不少见,一般几两银钱,最多或是十几两银便能买到了,没想到在老鸠这里便成了七八十两。

    笑话,良妈妈抓着一个机会还不是狠宰,今儿个不管谁赔不死也得脱成皮。

    胡柯挑了挑眉,看向田茂道:“田兄,这便就交给你了。”

    “胡兄这话何意?输的又不是我,摔了花瓶的也不是我,这事儿你想赖都是赖不了的。”

    “没想到田兄是这样的男人,输了都不想承认。”

    胡柯笑,扫了眼还摆在桌上的两幅字。

    田茂写的虽说不错,但赶庞子默还是差了些。

    如此,他的学识水平到了什么承度他心里大概也清楚了。

    “田兄,这比试还继续吗?”

    “胡兄何意?”

    田茂打量着胡柯,心想难不成这人想跟自己比?

    就凭他,当年差点儿就被馆主退学了,这样的人能有多少本事,能过个县考想来都是顶天了。

    胡柯道:“字面意思,不如我们再比一场,谁输了谁便赔了这花瓶。”

    先前还说他仗势欺人,现在却要比试,田茂呵呵笑道:“胡兄,我好歹也是童生了,这于理不合,省得到时又有人说我赢得不光彩。”

    还没有比呢,就觉得自己必赢,宋添看去,便见田茂的视线也扫了过来,很显然刚刚话里提到的人便是他。

    胡柯继续道:“田兄既然知道,那还怕甚,比一比便是,到时也能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胡柯这也太瞧不起人了,气得田茂嘴都歪了。

    “胡兄,这般狂妄小心栽跟头。”

    胡柯挑眉,“你让我们栽一个试试。”

    这人倒是自信满满,不过其他人心里却在打鼓。

    田茂的水平如何先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不管是吟诗还是作对,又或是丹青墨宝,除了庞子默的字比他的略胜筹,别的人全部败下场来。

    可庞子默的字是公认的好,先前也是田茂先让他选题,才给庞子默选上自己擅常的领域,真要比别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

    宋添也在想,这胡柯对田茂有把握吗,毕竟人家已经是童生了,可当田茂气愤地应下,胡柯转身却是将他推上前来。

    宋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