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雷决- 第二十一章临兵斗者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日夜里凌晨一点。

    突然,我感觉到从门外有一股阴气渗入到房间里来,我整个人坐了起来望着门口又确认了一下,发现的确是有阴气后,随即拉上我的斜挎包,小心翼翼的朝着房门走近过去。

    我屏住了呼吸,整个身体顶着门板,右手轻轻地把门开启了一个小缝,生怕我打开门后,会有一个满脸是血,张着血盆大口的鬼脸突然从门外窜出来吓我一跳。

    而当我开启小缝的时候却感觉那股阴气突然变淡了,我壮着胆一股作气的把开完全打门,在开门的瞬间,伴随着突然的一个叫声把我吓得汗毛直立,那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喵…”我仔细的看了门外看才发现是猫叫,在我的房间口不知为什么会出现一只黑猫,正张大的眼珠,死死的盯着我看,而且眼睛是跟我的动作移动的,但刚才的阴气却不是从它的身上发出来的。

    我缓缓的蹲下,尽量放慢着动作伸手抱起那只黑猫,放在怀里,然后在宿舍楼的走廊里大喊道:“谁的黑猫?”

    静了几秒,只听到其他宿舍传来阵阵叫骂声:“谁啊,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脑子有毛病啊,有毛病上医院去!”“再吵老子睡觉老子干.死你,操!”“日你先人……”

    突然,那黑猫直接在我脖子上给了我一爪子,不仅直接把我绑着那块玉的绳子抓断了,还在我脖子上留下了三道爪子印。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捂,而那黑猫直接从我怀里跳了下来,朝着楼梯跑去,跑下了楼。

    我见状随即把断开绳子的玉塞进口袋,撒开步脚丫去追,而当我跑到楼梯口时,那股阴气又出现了,我随着阴气直接追到了楼下,却发现那只黑猫已经不见踪迹。

    我转到着身体环视着四周,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放松下来点了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而在我吸烟的同时,那股阴气直接在我背后出现了。突然而来的阴冷,吓得我一口烟差点没呛死,冷汗瞬间铺满脸颊。

    我随即转身向后退了几步,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这才想起来忘开阴阳眼了。我从包里抓出点睛笔,咬破手指把血滴在笔尖上,又把笔尖点在自己的眉心,念着咒语:“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吾奉三茅真君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后,我低着头把点晴笔收了起来,一抬头,在离我不到十公分处正有一个鬼脸在跟我对视,我头皮一下就炸开锅了,吓得我直接后退了不知道几步。

    “小道士,别来无恙啊!”一个妖娆的声音从我跟前传来。

    我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鬼,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这正是一个多月前那只被我打伤逃走的女鬼。可以啊,一个多月不见都混上黑衣了。

    “上次还被我打得不够吗,你还敢回来啊!”我一脸不屑的看着她,嚣张的说。

    而那女鬼虽然变成了黑衣,但眼神和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诡魅,开口说:“你不用那么嚣张,我要是没点提升也不会回来找你。”

    我看着那女鬼冷笑道:“呵,上次那只黑衣不也是被我灭了,你也一样!”

    那女鬼跟着我冷笑几声,说:“完全不一样,等下你别求饶啊!”

    我这才突然注意到这只黑衣女鬼是有自己的意识的,而上次那只黑衣女鬼,也就是被我灭掉那只则完全无意识,只会听从指令,但是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我还真不知道,我今天到要看看有什么不同。

    想到这,我把手伸进了包里抓着黄符,然后对着那女鬼说:“那就别废话了,来吧!”

    话音刚落,那女鬼已经扑了过来,我随即顺势把抓住的黄符抽出来,而当我把手提到面前时,那女鬼已经将我扑倒,速度之快使我根本来不急闪躲。

    她以极大的力气掐着我的脖子,“咳…咳…”喘不过气的我干咳了几声,一个缩身,把她踢离开我,随即又按着地面想站起来,没等我站稳,她过来又是一爪子把我扫飞出两米开外。

    “卧槽!”我暗骂了一声,还躺在地上就把黄符扔飞出去,“急急如律令”念了一声咒语,趁着那女鬼躲闪的时候随即站稳了起来。

    只见那女鬼轻易的躲开,伸着她那利爪又飞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整个人提了起来,狠狠地扔飞出去。这完全是战力压制啊,看来得出杀手锏了,我整个人躺在地面,右手从包里抓出两道黄符。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详登山石裂佩戴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服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念完杀鬼咒,我随即就把黄符扔了出去,自己趁机又站了起来。

    那女鬼见我念此咒,只是嘴角微微上扬,朝着路灯的放向跑去,正当那黄符快追上她的时候,我在嘴里轻轻的念了一声“破”。而当黄符爆炸的瞬间,那女鬼却突然转变方向,使黄符直接贴着路灯杆爆了。

    那女鬼躲开黄符后,又站回我对面,笑着用那诡魅的声音说道:“同样的招式用两次,我都替你脸红!”

    我咧着嘴巴,哈哈大笑几声,对着那女鬼说:“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有后半招,刚学会还没用呢,”就拿你来试法,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说着这句话的同时,我的伸着两只手指在下面勾了勾,见另一张黄符从那女鬼的背后飞回来,又在嘴里轻轻的念了一声:“破!”

    只见那女鬼突然收起表情,惊恐的说了一声:“什么…”话音未落,就听见又是一个爆炸声,那女鬼瞬间化成一缕青烟,魂飞破散。

    我见她消失,很装逼的又点上一支烟,45度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不是两次,是三次!”

    说着这句话,我吸了第二口烟,突然从远处传一阵拍手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暗处说道:“有两下子,看来是得到了陈英那老家伙的真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