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科幻小说 >阴阳五雷决 > 第十九章奇异灵石与去世的三叔公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阴阳五雷决- 第十九章奇异灵石与去世的三叔公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打开门看着门外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时间看得呆住了,张大着嘴巴愣了几秒,心里很是激动,惊叫道:“三叔公!”

    而门外的老者很是慈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黑白无常二人。他站在我跟前,抬着手来摸着我的头,脸上笑眯眯的,说:“小宇,近来可好啊?”

    “好…我很好…”我带着哭腔说道。

    瞬间,我的眼睛就红了,不普通的那种眼眶红,而是整只眼神充血,连同眼珠眼白一起发红,若不是此刻我流不出眼泪,我肯定已经是热泪盈眶了。

    不错,在我眼前站着的,就是我那已经离世多年的三叔公,但是因为鬼是不会老的,所以到现在他老人家还是和当年去世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把三叔公请进到里面坐,而黑白无常二人直接在旁边的椅子坐下在那抽烟,也不说话。三叔公手还摸着我的头,问道:“这些年有没有好好悟我给你的那本《茅山道术》啊?”

    我点了点头,说:“我就是悟太快了,用了一次三昧真火才被他们带下来的!”

    三叔公听了哈哈大笑,说:“小小年纪,就敢用三昧真火,有你三叔公我当年的一半啊,哈哈哈!”

    我跟着干笑几声,又故意问道:“三叔公,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三叔公始终带着微笑,说:“是我求七爷八爷帮我把你带下来的。”

    听完这句话,我脑子里突然有点乱,自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我他妈到底死没死啊!”

    想到这,我疑惑的问道:“七爷不是说我阳寿已尽吗?”

    三叔公看了一眼白无常,笑着说:“七爷跟你开玩笑呢!”

    “那三叔公您找我下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这次找你下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是什么事呢?”

    三叔公不紧不慢的拿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根,说:“我走的时候你还小,现在长大了,会抽吗?”

    我装作很不好意思的接过烟,说:“会一点。”

    三叔公自己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说:“小宇啊,你知道五弊三缺吧?”

    “嗯,我知道!”说完,我自己也把烟点上吸了一口,等着三叔公开口。

    三叔公又吸了口烟,才不紧不慢的说:

    “那我就不多讲了,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在很久很久以前,自我们茅山开山始祖的时候,就一直有一个传说跟着流传下来。

    大家都知道我们学术之人受五弊三缺的约束,此乃天命。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一个传说,说是只要集齐五物,在阴历八月十五月圆之时,到茅山之上做法,便可逆天改命。

    而这只是一个传说,谁也不知道真假,只因数百年来我们茅山派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谁若动此念,必将被清理门户。况且也从未有人集齐过此五物。”

    三叔公讲到这,我实在是受不了好奇心的做怪,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问道:“三叔公,那五物是分别是什么啊?”

    三叔公见我打断他,也不生气,慢悠悠的说:“传说中的五物分别为:僵尸牙,女鬼泪,妖王筋,百女血珠,女祸遗石。”

    听到这,我突然想起胖子给我看的那颗牙,难道那就是可以逆天改命的其中一物“僵尸牙!”

    只见三叔公停下顿了顿,又说:“这些东西大多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比如说你脖子上戴着的。”

    他指着的戴着的玉,说:“其实这块并不是什么玉,而是当年女娲补天遗留下来一小块石头,也就是女娲遗石。到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么一块。”

    听三叔公说完,我拿起自己脖上的玉仔细的看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便跟外公说:“三叔公您接着讲那故事吧。”

    三叔公“嗯”的一声点了点,又继续讲了起来:

    “这逆天改命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一个传说,但没想到我师弟,也就是你师叔陈辉却深信不疑。

    当年你老太公要传道于我和陈辉二人,在我二人传艺前就让我们都知道,我们学术之人会受到五弊三缺的约束,我们二人自然是都接受也此事,自愿学道。

    可在后来突然有一天半夜,我被一阵吵闹声吵醒,我顺即起床出门查看原因,当我走出门口时,就看见陈辉跪在你老太公门外,而你老太公正在骂他。

    我上前去问明原由才知道,原来是陈辉趁你老太公睡觉想偷取那块祖传的女娲遗石,被你老太公当场抓住,这才在此跪拜。

    而后想问明为何要偷取此物,陈辉却只字不说。但这又怎能逃得过你老太公的法眼,被他一语道破后,陈辉立即求饶,我自然也帮着求情。而你老太公也念师徒一场没杀他,只是将他逐出师门。

    若干年后,你老太公驾鹤西去后,把这块女娲遗石传给了我。而你师叔陈辉也不知道从哪得到了你老太公过世的消息,回来跟我抢夺女娲遗石。

    在经过多日的斗法后,我最终以非常微弱的优势斗赢了他,替你老太公清理了门户。

    但就在两年前,我们发现陈辉借尸还魂逃出阴间回到阳间。我断定他一定会来找你拿女娲遗石的,这就是我今天找你下来的原因。

    我要你小心此人,若是遇到他,我要你为我们老陈家清理门户!”三叔公说到后面越说越激动。

    我听三叔公说完看了一眼黑白无常,用着讽刺的语气,说:“地府的鬼魂跑了不是他们阴差的事吗,怎么找我啊!”

    一旁的白无常一听就不高兴了,站了起来提着嗓子很不爽的说:“你老爷子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要不是找不到他,谁他妈想找你个半吊子的阴阳先生啊!”

    一旁的三叔公见状连忙说:“七爷消消气,我多给您个纸人玩。”

    白无常这才坐下了,对着三叔公说:“我说小陈啊,你这外孙不懂人情世事啊,我这是在教他。”

    三叔公听完频频点头说:“是是是,七爷说得是!”

    看着一位外貌30来岁的人,叫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小陈,我其实心里已经快憋出内伤了,我真的很想笑,但憋了半天考虑三叔公的面子原因最后才收住不敢笑。

    我摸着脖子上的女娲遗石,突然间起了些什么,收起表情,严肃的对着三叔公说:“我想我已经碰到过陈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