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雷决- 第十六章三昧真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想到这,那绿毛粽已经又把我提在手上,没等我反应过来,整天人又被抛进了红绳区域内,狠狠地摔在地面,一股鲜血直接从嘴里喷涌而出。

    我惊魂未定,那绿毛粽又飞跳进来,死死的盯着我却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

    我秉着敌不动我先动的心态,从包里又抓出一把黄符向它撒去,念着咒语使出了我那招仙女散花。

    那绿毛粽见众多黄符向它飞去,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恐惧,快速地一个后空翻躲避,却还是碰到了其中的几道黄符。我见状趁机迅速的念了声“破”,那绿毛粽随即被弹飞撞到红绳上,又弹了回来,扑倒在地。

    看到它倒下,我趁机随即从包里掏出我的那本《茅山道术》。没办法,虽然我记起了用“三昧真火”可以烧死它,可是我不会啊!

    我以非常快的速度找到了“三昧真火”那页,记下使用的方法,可这一切有可能那么顺利吗?

    只见在那页书的右下角用不同的笔写着一句话,应该是以前的哪位师爷留下的,上面写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慎用!”

    我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简单说就是,“三昧真火”给对方的伤害值中,我自己也会受到八成的伤害。以我现在受的伤,加那八成,卧槽,那和直接给我十成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我看了一眼躺在地面的胖子,又扫了一眼那些变成粽子的村民,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使用,好歹死我一人造福全村不是!

    而在我犹豫的这一会那绿毛粽早就站起来了。没等我反应过来,它已经跳到了我跟前,捉起我来又摔了一次。妈的,你除了摔还会别的招吗!

    我艰难地站了起来,从包里又抓出三道黄符,念道:“有真火三焉,心者君火亦称神火也,低去声,臣火亦称精火也,即脐下气海者民火也,聚焉而为火,散焉而为气,升降循环而有周天之道,急急如律令!”

    念完此咒,我突然感觉身体好重,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束缚着我一样。艰难的把三道黄符扔向那绿毛粽,而却被它闪躲开来。

    只见那三道黄符好似能通灵性一般的调头,从背后又贴在那绿毛粽的双肩与后脑,我见状连忙在嘴里念了一声“破”,便不醒人事了。

    晕了之后,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许几秒,也许几年,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突然就惊醒了。

    我缓缓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我转头看了眼周围的摆设,知道自己是在医院的病床上,想起那天斗粽子的场景,嘴里暗骂了句:“卧槽,这都没挂也算老子算大!”

    我双手按着床板想借力坐起来,却感觉浑身酸痛无力,根本就起不来。而当我准备再试一次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开门声。

    我死死的盯着门口,突然,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是王胖子。胖子见我想起身,连忙就跑过来阻止,喊着说:“卧槽,你还不能起来,不要命了!”

    我被他一说也吓了一跳,马上躺平下去,说:“你他妈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不死都给你吓死!”

    胖子一听就不乐意了,说:“你胖爷我是好心,换别人我他妈叼都不叼他!”

    “别废话了,给我来支烟再说。”

    “你还敢抽烟,你知不知道你伤得多重?”

    当然,胖子说归说,还是点了支烟递给我,我接过烟深深地吸了,不以为然的说:“这不没死嘛,能有多重?”

    “医生说了,你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差点插进左心房,能活下来真的算你小子命大!”

    “我说我怎么浑身无力坐不起来呢。”

    “能不能别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躺了俩月了!”

    我听到这一口烟差点没呛死,咳了两声,问道:“两个月?对了,那只绿毛粽死了没?”

    胖子挑了挑眉,想了几秒,说:“当时我不是也晕了吗,我也是后来听周勇说的。他说你当时三道黄符飞出,说了声“破”之后,只见黄符同时在那粽子身子燃起,烧了也就数十秒,那粽子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殆尽。”说到这,胖子给自己点了支烟,吸了口又继续说:“周勇颤颤巍巍走近一看,确定它是真的消失了,它消失后,不出几秒,村民们也陆陆续续恢复正常。”

    我听完点了点头,说道:“死了就好,不然老子的三昧真火不就白用了!”

    说完,我突然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就问胖子:“胖子,那周勇有没有给我们钱?”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给了我们一人五万,你那钱先存在我卡里了,到时候再还你,别说你胖爷我贪你钱!”

    我听了心脏跳得飞快,五万啊,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但是我压住了兴奋,不能让胖子觉得我啊个土鳖,于是装逼的跟他说:“老子伤成这样才给每人五万啊,不行,等我伤好了得找他去。”

    “你就别他妈嫌少了,光你的手术费十多万就是他出的。”

    我听着白了胖子一眼,说:“那是他应该出的好吧!”

    “对了,这是周勇在那粽子死的地方捡到的,好像是那粽子的牙,你知不知道有什么用?”胖子边说边从衣兜里掏出一颗有五六公分的牙齿。

    我接过手,仔细看了一会,也没有看出什么玄机,便给回他,说:“我也不认识,你留挠痒吧!”

    “咕噜…咕噜…”突然,我的肚子叫了起来,妈的刚才没注意,这一叫还真饿了。

    没等我开口,胖子先说:“饿了?也难怪,俩月没见油水,整天就输这些破玩意能不饿吗?”

    说着拍了拍输液管,又说:“行了,你想吃什么,你胖爷我给你卖去。”

    我听完想了半天,说:“给我来份麻辣烫吧!”

    “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追求啊,行吧,我给你买去!”

    吃完麻辣烫,夜幕渐渐降临,我和胖子一直在那闲聊,一直聊到深夜,聊着聊着胖子在我床边睡着了。

    我关了灯,点了支烟,望着窗外的天空。突然,我发现我病房里多了一股阴气,回过头,看到俩个黑影正向我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