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雷决- 第十三章王胖子的到来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情,有亲情,有爱情,有友情。有人说日久生情,那么我想问:不日,是不是就没有感情呢?

    我抓起手机拔出了一个号码,手机另一头“嘟…嘟…”了好久,在我等得不耐烦刚准备挂机的时候,手机突然接通了。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声打哈欠的声音,骂道:“谁啊,吵老子睡觉…”

    没等他说完,我抢话叫了他一声:“喂…王胖子!”

    只听手机那头还是迷迷糊糊说道:“嗯,你小子啊,是不是又想找我帮忙?”

    还没等我答他,手机里又传出他的声音:“没门,上次就让你害得差点去见耶稣了,这次你胖爷我懒得理你了。”

    王胖子刚说完就要挂机,我这边连忙叫道:“哎…哎…胖子!这次不一样,这次是有钱的,你要不来我可自己赚了!”

    王胖子听到钱立马就来精神了,说话的语调都变了,说:“兄弟,刚才哥跟你开玩笑呢,你地址给我,我马上到!”

    我就知道他这尿性,笑了笑说:“别!我们明天才出发,你现在过来晚上睡哪?老子的床承受不住你那吨位。你晚上准备一下吧,明天再过来,地址等下发给你。”

    相互又损了对方两句,我就把手机挂下了。

    没错,跟我通电话的人就是当年隔壁学校那个送走玲子的王忠初,王胖子。

    其实我们这两年一直都有联系,虽然他之前强行送走玲子让我很不爽,但是之前在学校的时候他还帮我抓过几次鬼。

    而且就上次我们俩还差点就交代在那了,上次是大概一年前吧,我们学校有个女生被男朋友甩了,而那男的没过两天又和另一个女的好上了。

    于是这女生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方法,穿着红衣服上吊死了,后来也不用说,那个渣男和小三都被她弄死了。

    但那时的她已经是失去理智的红衣厉鬼,总是隔三差五的杀害无辜的人。但是以我当时的功力完全没有胜她的机会,于是便找来了王胖子帮忙,祥细情结暂且不表,反正之后我和胖子是废尽九牛二虎之力,差点赔上命才收服了她的。

    算是胖子对我有恩,也就不好意思再提这玲子事了。

    就在经过那次之后我们的交情有了一点提升只是这小子是个见钱眼开的主。让他知道我这次是收钱办事的,这小子会狠敲我一笔。

    下午无话,一直在房间待到吃晚餐的时间。心里想着现在有钱了,老子终于不用再吃炒米粉了很是兴奋,晚上就吃个麻辣烫吧!

    吃完麻辣烫回来,早已是满身大汗。不过为了明天能够功成身退,今天晚上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足的。

    想到这,我甩开膀子就是干。没错,我真的是甩开膀子,刚才已经热得我已经把上衣脱了。

    我在桌面上放了厚厚的一叠空白的黄符,拌好朱砂,提起笔来就是一通的画。也不知过了多久,桌面上的那一叠已经被我画掉了三分之二。而我额头上的汗似如雨下,大部分黄符都被我的汗所滴湿。

    又过了许久,桌面上的黄符终于被我尽数画好,累得我直接瘫倒在椅子上。抓出手机想看眼时间,却看到了三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

    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王胖子的号码,我也不理来电了,直接打开短信。我一看到胖子的短信就有很强的脑补能力,仿似就是他再说话一样:

    “北辰,你这个龟孙老子打电话都不接,出去嫖了?你小子不告诉我要干架的什么东西让你胖爷我怎么准备?还有你不把地址发给我明天怎么过去?看到短信快点回我!”

    我看着短信咧着嘴笑了笑,随即回复他:

    “老子刚才画符去了,你再逼逼小心老子不带你了。我们明天要干的是一只清朝粽子,你看着准备吧,地址是……”

    发完短信,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快1点了。我随即放下手机屁颠屁颠洗澡去了。

    迅速的洗完澡,这时已经累得我不要不要的了,回到房间刚躺下就去见周公了

    第二天早上,一阵敲门声把我砂醒。我迷迷糊糊摸起手机,谁那么欠啊,才8点多就敢来吵我。

    我就穿着条内裤挠着头就走出房间去开门,边开门边念叨着:“谁啊…”

    当我打开门后,却发现屋里的光线并没有增加多少。同时门外传来了一个耳熟的声音:“我靠,你比你胖爷还能睡啊!”

    门外站的正是王胖子,光线就是被他那高吨位的体型挡得所剩无几。

    我见是王胖子,就抓着头转身走向浴室,边调侃道:“你那是见钱眼开,要是没钱的你小子还不定睡到什么时候呢!”

    说完,便自顾自的刷牙洗漱去了。不到10分钟,我从浴室走了出来,见王胖子坐在椅子上玩手机,递上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便问:“吃早餐没?走,请你吃拉肠去。”

    只见王胖子接过烟,在屏幕上又点了几下,收起手机,说:“走着,你胖爷我还真好这口。”

    俩人下楼去吃完早餐回到楼里,走到我住的那层楼时候,发现有个人影在我门口蹲着。走近一看,正是昨天来找我的周勇。

    周勇看见我,随即起身走到我跟前,紧张的说道:“先生,你可回来了!”

    我拿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上午10点不到,就问他:“我不是让你12点再过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出了什么事了?”

    周勇见我问他,便说起了事情原由,他昨天从我这回来村里后按我说的方法盖上了黑狗血布,也撒上了糯米。

    但今天早上起来一看,发现棺材盖已经跑到一边,棺材里面也是空无一物。

    周勇就找来了昨天盖布和撒糯米的伙计,一问才知道。那个伙计昨天找了半天找不到肯卖黑狗的村民,就把布带到养殖场里用鸡血泡,想蒙混过关,然后早上起来就成这样了。

    听到这,我不免一阵火气,骂道:“我都特意提醒你要用黑狗血了,你还搞成这样,现在僵尸起尸了,你说怎么办吧!”

    周勇见我发火,低着头不敢说话。一旁的胖子开口了:“加钱吧!”

    一听到加钱,周勇咧着嘴用种暴发户的口吻说:“只要二位先生能帮我搞定那僵尸,钱能解决的问题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其实胖子说的也正是我想说的,既然这货愿意加钱,那么就干了,我点了点头对胖子说:“胖子,操家伙,干了!”

    王胖子会意的跟我进了房间,我拉起我那装完黄符的斜挎包,胖子则背起背包,两人跟周勇下了楼。

    周勇给我们一人做了一包中华,便把我们请上了他那俩奥迪,具体什么车型我不懂,只知道是好车就对了。

    我和胖子俩坐在后座互损,周勇则在前开车,就向前粽子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