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雷决- 第十章大战黑衣女鬼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洗澡,本来是人忙碌了一天最放松的一刻,可现在我的洗澡时间却人占了,老子今天不扁死她们都对不起我的身子。

    阴风阵阵的浴室里,俩女鬼和我对立的僵持着。那只黑衣女鬼样子长得那个恶心啊,脸跟被开水烫过一样起疤,眼睛只有一个是比较好的,而另一个眼睛已经挂在脸上了,没有鼻子,还开张大嘴巴边大喘气。眼熟啊,额…这不就是上次在副校长室里的那只吗,看来这会是一场恶战啊!

    而那白衣女鬼倒是新角色,一脸的惨白,只有嘴唇抹着一层薄薄的大红色唇膏,长得其实还算不错,只是眼神和声音相当的诡魅。

    那白衣女鬼死死的盯着我,冷笑了一声开口了:“呵…你坏了我们的事,我们Boss让我来灭了你!”

    听了她说话,我不由得哈哈的笑了几笑,说:“还Boss呢,整得挺洋气啊,看样子你应该是才刚死没多久吧?”

    那白衣女鬼表情沉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凶了起来,说:“废什么话!”说完又给那黑衣女鬼打了个手势:“上!”

    她一声令下,黑衣女鬼绿色的眼睛像手机闪光灯一样闪了一下,提着爪子随即就像饿狗扑翔一样瞬间就扑向我来,在突如其来的攻击下,我被吓了一跳,顺势后退了几步又一个侧转身,让黑衣女鬼扑了个空。

    有点恼羞成怒的黑衣女鬼撕着喉咙狂吼了一声又把爪子转向我侧身的方向扑过来,我见势马上从屁股兜抓出一张黄符念一记咒就向她的鬼爪贴去。黄符碰到她的瞬间顿时火花四射,黑衣女鬼痛得狂叫的退回白衣女鬼面前,一双带绿光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还那大喘气。

    我扫了白衣女鬼一眼,而她也在看着我,对视一眼后白衣女鬼那诡魅的声音响起了:“呦,没想到你洗个澡都带着黄符啊,够小心的。”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咧起嘴角说:“你以为啊?我都说过我料到你们一定会来找我的。”

    其实我刚开始发现吹过阴风的时候真的以为是铃子,但当我转过身发现没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她们。还记得我刚刚暗自说的那两句话吗,其实那是我故意说给她们听的,让她们知道我还会回来的,不急于动我,而我真正的目的是回去拿黄符。

    “喂…换个战场吧,这里不好展示我的身手啊!”我还喘着大气看着她说道。

    “你以为我会答应吗?”

    “我只是通知你又不是问你。”说完一个转身就一路狂奔跑向楼梯,背后还隐约听到喊我站住的声音。理她都傻的,五层楼我连跑带跳的用了不到两分钟就到底层。

    我前脚刚站稳,喘着大气回头看着宿舍楼大门,她们后脚就飘着后面下来,还是大气都不带喘的那种。我擦忘了,人家是用飘的,跑路没用啊。

    宿舍楼下,一阵吹过的阴风似乎在渲染着气氛。月亮撒在身上的光被云渐渐地盖过,只留下了漆黑一片的夜空。在只有宿舍楼挤出的微光下,黑衣女鬼的眼睛显很异常的恐怖。

    喘气间,黑衣女鬼吼了又向我扑过来,这次我当然不躲闪,口中念着咒语,抓起一把黄符就撒出去。这招是我自创的“天女散花”,随便抓一把黄符散飞,然后把记得住的咒语都念一遍,老子就不信一张都不中。

    黑衣女鬼看到那么多黄符,表情惊了一下,但身体的动作却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只见她走着Z字形轻易的躲开我的符,瞬间就扑到我的面前。

    此时我被吓了一跳僵在原地几秒,还没等回过神来,黑衣女鬼的爪子已经穿破我的衣服抓在了我的胸口,四道抓痕随即被鲜血染红,我被扫倒在地,惯性的向后滑了半米左右,瞬间痛得我叫娘。

    她似乎不想给我喘气的机会,扑过来还想抓我,刚靠近我两步,我按着地面起身就给她一个扫堂腿,她整个身体随即呈90度直角下倒躺在地面。

    我马上趁机站了起来,没等站稳,白衣女鬼过来就是一脚,把我踹回地上,顿时我就毛了,破口大骂:“卧槽,二打一,讲不讲规矩啊?”

    白衣女鬼悠悠的靠近我,一只脚踩在我胸口,又用着那诡魅的语气说:“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说你傻呢?我们是坏人,不择手段要杀你的人…”说到这里她语气变得凶狠起来,瞪着眼睛看着我:“谁跟你讲规矩!”

    我死死的和她对视着,嘴角却慢慢的咧开,白衣女鬼看到我咧着嘴随即就把脚抬起来又踹了我一脚,说:“笑什么,我马上就送你上黄泉路…”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阵火花,白衣女鬼整个身体就飞了出去。

    虽然我被踩着胸口,但我的手还能动啊,刚才我趁她不注意在口袋拿出黄符念了咒就贴到她腰下,这个主要是因为我的手只能够到腰。

    为了避免刚才的情况,我找准机会站了起顺势又退了两步,确认没事后突然冷笑了几声,眼神和语气都变得凶狠:“我本来不想赶尽杀绝,现在,是你们逼我的!”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详登山石裂佩戴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服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念完这个“杀鬼咒”,我以最快的速度扔了两张黄符出去。

    黄符飞出去,黑衣女鬼不躲闪反而向前扑,双个各抓住一张符,触碰到的瞬间,一阵爆炸声向我耳边传来,黑衣女鬼被炸的粉碎,连旁边的白衣女鬼都被爆炸波震出几米开外,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白衣女鬼艰难得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然后飘走了…我见状暗骂道:“哎我去,这就跑路了?说好的送我上黄泉路呢?”

    我看着白衣女鬼的背影愣了几秒,一股黑色的血突然从我口中喷出,我暗想着可能是有戾气从刚才被黑衣女鬼抓伤的伤口进到身体里了。

    见状,我马上跑回宿舍,跟铃子简单说明下情况,然后让铃子跟踪那个白衣女鬼:“跟到他们老巢,回来再跟我说,小心别暴露行踪。”铃子听完只是点了点头,从窗口就飘了出去。

    交代完铃子,我把自己的上衣脱了,看着自己胸口上的四道抓痕明显肿大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