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雷决- 第九章嗜血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尸体,是人死后与这世界的唯一媒介,而现在在我面前却有一推尸体被堆着放,死后不能入土是对死者的大不敬,而这里还一个个都是冤死的。

    听到玲子说出的数学,我的心中为之一颤,反常的严肃道:“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

    玲子看着我,疑惑道:“你没有猜错什么?”

    我这时却故作神秘起来,说:“99具女尸,加上楼上的那一具,就是100具,你想到了什么?”

    玲子听着摇了摇头,说:“不懂!”

    我咧起嘴角,不紧不慢的说道:“嗯…其实你不懂也正常,这是一个在我们术士界禁用了好久的东西。这样东西需要取100具童女的血,用碳火熬七七四十九天,且需要每天念咒烧符,到了第四十九天自然会成为珠状,练制成珠状后还需放至月光下七夜,便可练成至阴至邪的“百女血珠”。”说到这里,我咽了下口水顿了顿,又说:“现在已经不是帮你找回记忆那么简单了,天知道练这东西的人想干什么!我需要调查清楚,这事可能会影响到我们整个茅山派。”

    玲子听得有些惊讶,但她每次的表情都是一闪而过的,似乎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见气氛有些尴尬,想缓解一下,半开玩笑说:“等一下,练嗜血珠需要童女的血,你还是童女?”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做好被玲子来一巴掌的准备了,但没想到玲子只是脸一红,也不说话,搞得气氛比刚才还尴尬了。

    既然已经找到玲子的尸骨,而其它的我尸骨我也处理不了,于是就摆了摆手,示意玲子回去了。

    在临走前,我顺手把那一大缸童女血给倒了。从刚才我就在想,副校长要是知道他们废尽千辛万苦杀了多少童女弄回来的血就这么没了会是怎样的表情,被他们看到肯定得弄死我。要知道,现在女孩好找,童女就难说了,自从初中我就在想:“不求以后自己的老婆是童女,只希望她能在这硝烟弥漫的社会上少挨几炮。”

    倒完童女血,我习惯性的拍了拍手,悠悠地走出地下室,玲子则抱着自己的尸骨紧紧地飘在我后面。

    出了副校长室门口,看到那俩警察还在哪乱撞,我侧着脸跟玲子说了句:“等快到宿舍的时候就把他们的鬼遮眼解了。”

    玲子“嗯”了一声,就没说话了。

    回到宿舍,玲子刚准备把她的尸骨放到我隔壁床上,我赶紧拦住,急忙说:“别…放在那里把别人吓到怎么办,别等一下人家报警把我当杀人犯。”

    玲子沉默的看了我几秒,盯得我背脊都觉得有点发凉,才冷冷的开口说:“一晚…我就放一晚…可以吗?”

    我纠结的一会儿,点了根烟,勉强的点头:“好吧,不过明天就得把你尸骨收起来。”

    玲子这才把尸骨放到床上,回头说了声:“谢谢。”又转过去一直盯着自己的尸骨看。

    其实也不是说我就没有同情心,只是每天晚上顶着一具尸骨睡觉,我渗得荒,让谁来能睡得着啊!

    我见玲子一直死盯着自己的尸骨,想安慰她一下:“放心吧,我答应了帮你找回记忆,就一定会帮到底的。”玲子连头都不回,只是“嗯”的一声。

    安慰她的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就有副校长这一条线索,现在他已经跑路了,那我还玩个毛啊。

    就算找到了对方,就对方下的咒来看就知道一定不是泛泛之辈,我未必能斗得过他们。明知道打不过他们,还主动去找才是傻×呢,可是海口已经夸下了,要我怎么办?想了一会,我在心里暗骂了句:“不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吧!”

    搞了一晚也有点累了,我拿了清洁品就屁颠屁颠的去冲澡了,洗完回来就倒在床上想睡觉。可是顶着具尸骨在头上,还是感觉有点凉啊,在床上不知道翻了多久才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如旧的去上课,校园生活虽然平淡,但却是人这一生中最怀念的时光。现在可能没那么感触,但等到走出校园踏出社会的时候你会发现,学校是最纯粹的地方,不会有那么多的利益,也不用小心提防每个人的过每天。匆匆光阴又是一天,黑夜渐渐笼罩整个天空。回头一想,今天又没学到什么东西!

    回到宿舍坐在床上,看着面无表情的玲子实在想不出下一步要怎么走。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找出我那本《茅山道术》看了起来,想着能不能参悟出几个高级点的法术。

    人,一旦专注于某件事时,就会感觉时间过得非常快。我才感觉自己低下头没多久,一抬头看时间发现却已经快凌晨12点了。

    我把书收起,拿了换洗衣服到浴室,挂上衣服悠悠的挤出洗面奶在浴室镜子前洗脸,冲泡沫的水覆盖了整张脸,确认泡沫冲洗干净后我随即抓起毛巾擦脸,整个动作一气喝成。

    就在我擦脸的时候,背后突然扫过一阵阴风,我也没太在意,继续擦着我的脸说:“铃子,你怎么进男生浴室了?没想到你还有这癖好啊!”

    话说完,我的脸也刚刚擦干,拿着毛巾转身,看了一眼面前,皱起了眉头,浴室里空无一人的回荡着我自己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又想了想,暗道:“可能只是普通的风吧,这俩天忙着铃子的事搞得我心力交瘁,太敏感了…哎我去,洗发水忘拿了!”

    放下毛巾,我转身快步走回宿舍,也就十来步的路,没一会儿我就拿着洗发水回来,却发现浴室的灯灭的,我伸手开灯的同时,骂道:“哪个叼毛关我灯?没看见里面有东西有人啊?”

    灯光照亮了整了浴室,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出现了两个身影。看着她们俩,我咧起嘴角冷笑道:“早料到你们会来找我,可没想到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