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雷决- 第八章女尸疑迷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人说,夜,给了人轻松的感觉。谁说的?现在就在夜里有一双冷冷的死鱼眼在桌子底下直勾勾的盯着我,你让他来试试看能不能轻松得下来。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退了两步,而眼睛一直盯着桌底,生怕它突然出来咬我一口。

    想着,我的手已经伸进自己的口袋。但回神一想,那脸有点眼熟啊,在哪里见过来的?

    嗯?卧槽,是刚才那女鬼的尸体,我还以为什么玩意呢,差点吓死我了。

    虽然已经知道了那是一具尸体,但我却还是皱起了眉头,副校长跑路了,这具尸体怎么办?这天气放到明天早上都臭了。

    我蹲在地上想了半天,但只想到了一个办法,报警!如果不让警察来处理尸体的话,我在副校长室里不好活动,毕竟想找到某种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找得到的。

    我找了块布擦了所有有可能留下我指纹的地方,把门带上后就悠悠的走回宿舍。

    刚进门,就看见玲子坐在窗口幽幽地看着我。我也没理她,马上点了根烟吸了口,又在床上抓起手机播通了电话:“喂,派出所吗?嗯…我要报警…”

    玲子一闪而过的皱了下眉,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冷冷的说:“你去哪了?怎么了吗”我狠狠地吸了口烟,然后把今晚的事都跟她说了。

    玲子看了我一眼,飘下窗口,语气还是冷冷的:“你咬到舌头了?”

    我又吸了口烟,:“嗯…嗯?你好像放错重点了吧!重点是副校长的底好吗?等警察把尸体收了,我们明天晚上再去看看。”

    玲子点了下头:“嗯!”然后就不鸟我了。

    刚才太紧张了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放松下来肩膀才疼了起来。搞了那么久,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想着我看了眼手机,已经快2点,明天还上课呢!

    我放下手机去洗了个澡,回来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警察过来处理尸体,拍照取证什么的一直搞到下午。我煎熬的上完一天无聊课程,夜幕又悄然的降临了。

    宿舍里,我准备好各位道具,背上我的斜肩包:“走了,玲子!”玲子也不说话,就跟着我后面飘着。

    几分钟的路程走到副校长室,发现现场已经被封锁。留了几个在那看守着,我让铃子上去遮他们的眼,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去。

    说到这个鬼遮眼,其实和鬼打墙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鬼魂侵入人体,而刻意遮视觉神经,让中招的人忽略了真实的人事物,看到只是虚幻的假像。举个例子:虽然明明两个人在同一空间里距离不到一米,但如果中了鬼遮眼就会看互相看不到对方,就算摸到了对方,看到的也会是幻像里的东西。

    进到房间里,我又让玲子找下有没有什么秘室之类的地方。果然,不到两分钟,玲子就在书架后面发现了一个暗门。

    我和玲子提着心慢慢的走下去,伸手不见五指的楼梯显得异常的阴森。下了楼梯,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扑鼻而来,但一时又想起是什么味道。我随即从口袋抓出我那山寨机打开了闪光灯,发现整个地下室还是挺宽敞的,和楼上的副校长室差不了多少。

    我提着手机轻步的走了进去,刚走没几步,眼前的场景吓得我手机都差点掉了。在地下室的一个角落里堆着一推尸体,似乎都是女尸,其中有的已经成了白骨,有的还在腐烂,有的好像还是刚死不久的。具具皮肤惨白,具年龄不大,骨骼根本没发育完全。我说刚才那味道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尸臭,一般人如果闻到这味道肯定早吐了,但我却是越闻越精神。

    我正盯着那推尸体看,眨眼间尸体上出现了一个影子。我下意识的揉了揉眼,再定眼看,原来是铃子在找她的尸体,我操,吓我一跳。

    等一下,副校长为什么要杀这么多少女,这里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把闪光灯转向另外一边,下一个场景正好解开了我的疑问。

    地下城的另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大缸,里面装暗红色的液体,不用说,里面肯定是这些少女的血。

    刚想到这里,尸堆方向就传来了玲子的声音:“找到了!”

    我转过身,看着拿着一具白骨的玲子,有怀疑的问她:“你确定那个是你吗?”

    玲子点了点头,扫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我能感觉得到!”

    我直径向铃子走过去,让她报尸骨放下在地面:“你准备好,我要解咒了。”其实解“痴灵咒”和下咒的方法是一样的,只是换了咒语而已。

    我随即咬破手指,挤出血滴在尸骨,在烧符时候念了咒。玲子识相的退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我装逼…不对…看着我解咒。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玲子和我静静的对视,我试探性的问玲子:“有没有什么感觉?”

    玲子沉默了几秒,摇了摇头:“没有。”

    我看了看玲子,又蹲下看着玲子的尸骨,愣了一下,又皱起了眉头。俩人沉默了将近一分钟,我才开口:“对不起玲子,你中的是锁灵咒,我解不了。”

    玲子有点绝望的死盯着我的眼睛,她的眼神渐渐有点发绿了。看到情况不太对,我连忙安慰她:“你别激动,我只是说我解不了,又没说别人也不行,还是有办法的。你中的这个“锁灵咒”只是比“痴灵咒”高级一点,该咒不止能让鬼魂失去记忆,还会让鬼魂无法投胎,只能永远当野鬼!”

    玲子听到这里,着急的问我:“那破解方法呢?”

    我听到她打断我,就趁机顿了顿,说:“你别急,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个咒只有下咒的术人才能破解,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除非那术人死了!”

    玲子听我说完,心情才平复下说,眼睛退回了原来的黑色。我见她平复下来,想让她先转移注意力,指着那推尸体说:“帮我数数那里有几具尸体。”

    玲子“嗯”的一声就在那边搬边数,差不多数了有3分钟左右,玲子转过身来说:“包括我,有99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