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雷决- 第七章鬼差黑白无常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北辰鑫宇 书名:阴阳五雷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午无话,昏昏沉沉的又是一日校园光阴,天色转眼已经完全暗下来。

    为玲子的事心烦的我在天台上吞云吐雾着,望着副校长的办公室却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

    副校长能放鬼出来试探我就说明他的确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其他术人知道,而这也能增加玲子的尸首就是他动的手脚的可能性。

    我正望着副校长办公室看得出神,突然,办公室门口出来闪现出几道影子。奇怪的是我却感觉不到那区域有任何生气。

    觉得不对的我随即回宿舍随便抓了一叠符,百米作三秒的对着副校长办公室方向狂跑。

    跑了大概有几分钟,随着办公室的距离越来越近,我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几道黑影也越来越清晰了。可当影子清晰起来时,我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是否清醒,不只是汗毛直竖,且后脊发凉。

    虽然现在可以确定那几个影子是鬼,可我却不能对他们下手。反之,我还得装傻,需要特意避开他们。

    我和他们可以算是擦肩而过走到一个转角躲到墙后,又回头露出半边身体望着他们渐行渐远。

    看着他们走远,我提着的心也放下一点。万万没想到我刚出来混,就能碰到牛头马面两位阴差。要知道,有些人就算做了一辈子阴阳先生都不一定能见到阴差的。

    刚才因为太过紧张没注意,现在回过神来才发现,牛头马面的后面还带着个女鬼。不用说,又是标配的长发白衣女鬼。

    在宿舍天台看到牛头马面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他们是从副校长室出来的,这么说女鬼应该是死在办公室里,换句话说就是女鬼的尸首在里面。

    而且这里有一点,众人皆知人死后的鬼魂都是由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勾魂带走的。虽说二者都是勾魂的阴差,却也有不同之处。

    说到这四位阴差,在这里就有必要普及一下:

    白无常名为谢必安,属阳。时常满面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其头上官帽写有“一见生财”四字,予感谢并对恭敬神明之人以好运,尊之曰“活无常”,“白爷”,“七爷”等。对男性吸其阴魂,对女性散其阴魄。

    黑无常名为范无救(或称无赦),属阴。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官帽上写有“天下太平”四字,意为对违抗法令身负罪过者一概无赦,尊之曰“矮爷”,“黑爷”,“八爷”。对女性吸其阳魂,对男性散其阳魄。

    因其在城隍麾下地位仅次于文武判官,牛头马面,枷爷,锁爷,故又得名“七爷八爷”。

    白无常和黑无常人们并称无常二爷,白无常笑颜常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一见生财”四字;黑无常则一脸严肃,长帽上有“天下太平”四字。据说,无常二人自幼结交,情同手足。

    而牛头马面的原名,我倒真不知道。只知道牛头马面二人是因为在世时做了太多恶,死后下地狱后二人又改邪归正,判官看他二人表现优秀,封给他二人一官半职。

    而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二者最大的不同就是,黑白无常勾的是善终老死病死之魂,而牛头马面勾的是枉死惨死冤死之魂,且后者的官阶比前者小一级。

    回到正题,既是牛头马面前来勾其女鬼的魂,就说明此鬼定是非正常的死亡,而且还是在副校长室里。还有就是找玲子尸首的时候罗盘也是指着这里。

    怀疑到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可能就是副校长做的,所以我决定给他来个夜探校长室。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口瞄了眼房间内的情况,仔细环视一圈后发现没什么异常后我打算破门而入。

    说是破门其实也就是一道破锁咒,也不知道当初这咒是谁发明的,反正一定没怀什么好心吧,正经人谁没事闲得蛋疼想这个。还是祖师爷当年过得太清苦想借点钱用啊?管他的,好用就行。

    随着一声咒下,门居然自己弹开了。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刚没走两步,左耳就听见一阵有东西划过空气的声音。我随即下意识的从右侧闪了一步,但还是被棍子打到了左肩,疼到我后退N步。边退边暗骂:“幸好老子耳朵灵,不然怕是得被爆头。”

    我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却发现空无一人。卧槽,打了人还想走?

    我环视了一圈校长室,刚想着怎么把它找出来,挥棍的声音突然又出现。“啪…”我一把抓住刚挥下来的棍子,回身一脚就踹过去,正好踹到对方的肚子上。

    “嗯…”随着一声闷响,对方倒在了地板上,此时我也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那货正是副校长。拿着棒球棒加上脸上的表情和白天的看到的那个副校长看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他正想按着地板起来,我过去又是一脚,刚起到一半的他又被我踹倒下来。随即一脚又踩在他拿球棒的手上。虽然我从小就被我爸我妈教育着遵老爱幼,但面对恶人就不用了吧,我想我爸妈他们老人家不会怪我的。

    我正想着,副校长突然来了句:“你想干嘛?”哎哟,我这个爆脾气,躺在地上还这么拽。我的脚像灭烟头一样越来越用力的踩着他的手:“你说我想干嘛?”

    疼得他扭曲着表情边叫边喊着:“哎…哎…大哥,给个机会!”我这个人最讨厌这种墙头草了,脚踩得更重,面目狰狞的看着他狠狠地骂着:“给你机会?刚才你想爆我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给我机会?”

    副校长貌似是一时无言以对,只是冷冷的盯着我看,一时居然给他看得背脊有点发冷,而且是越来越冷了。不对,这是戾气,有鬼…

    刚想到这里我已经把手伸进口袋,随手抓出一道符转身就想贴过去。可惜迟了一步,身子还转过去不到三分之一就被一股力量推飞出去。整个人从门口弹进到里面的墙上,又贴着滑了下来,顿时疼得我想喊娘啊。

    随着嘴角的慢慢流出来的血,我按着旁边的桌子略现坚难的站起来。你们以为我受内伤了?不,嘴角的血是刚才弹出去的时候咬到舌头了。

    当我完全站直起来的时候,眼前却已经空无一人了。我操,副校长被救走了,最耻辱的是,我连那鬼的模样都没看到,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嗯…不对,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刚才牛头马面是从这里带走女鬼的,那么那女鬼尸体就一定再这里;还有找玲子尸体时的罗盘指针也是指的这里;副校长办公室这里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怀疑这里可能会有秘室之类的东西,想敲下地板找找。我刚趴在地板想敲敲,一回头就看见有张脸在桌子底下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