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其他类型 >见习月老的日常 > 系统试运营 第二十一章 在不喜欢你的人眼里,你呼吸都是错的。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见习月老的日常-系统试运营 第二十一章 在不喜欢你的人眼里,你呼吸都是错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你说啥来着 书名:见习月老的日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解不开结界,然后又挺困,就睡着了啊?”林戚与迷迷糊糊地回答。

    “男女授受不亲,还同床共枕,不知廉耻!”水沅郡主义正言辞地说着。

    睡个觉被强行吵醒,林戚与本来就脾气不好,还被这样指着鼻子说,她皱着眉,低沉着声音,眼神带刀,“哪来的床?哪来的枕?嗯?!都说我解不开结界,睡着了!”

    陆休拍了拍林戚与的肩膀,站起来拿上外衣,抬脚准备走人,“好了,结界解开就好了,走了。”

    “陆公子,面对你这样的情况,你都不解释什么的吗?”四长老横了陆休一眼。

    陆休叹了口气,“解释什么呀,今天都好几个说法了,要么就是我跟苏锦川有一腿,要么就是我跟林戚与有一腿,累了,随便吧。”

    “与儿的清誉怎么能说随便!”四长老生气地瞪着陆休。

    “哎......”陆休无奈地斜了几人一样,停下脚步,“那你说,怎么办?”

    四长老看陆休吊儿郎当的态度,火气更大,“无耻!”

    林戚与回过神来,“长老,师父,苏锦川,我和陆休确实是在去找师父的半路,偶遇这个结界,没有解开的办法,然后莫名其妙困了,我就睡着了。”

    “一会儿天气该凉了,来,穿上。”苏锦川脱下外衣罩在林戚与身上,“赤莲殿主,四长老,我们先走了,明日还有典礼。”

    赤莲听了林戚与的话,点了点头,“这结界确实你也解不开,明天还有大事,回去吧。”

    正所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几个当事人走的走,散的散,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留下水沅郡主和她的婢女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林戚与那个不知羞耻的贱女人!”水沅郡主回到客院,憋不住火气,伸手把桌上的东西掀了一地。

    “郡主息怒,郡主息怒!七长老不是说过,绝不会委屈您的,何况今天这戏,是给四长老和赤莲殿主看的,他们要是心存顾虑,那明日大婚,丢脸的肯定是林戚与,郡主莫急。”婢女跪了一屋子,全都低着头一脸惶恐。

    “水性杨花还狡辩!”水沅郡主说着,眼泪跟着落了下来,“锦川哥哥还护着她!她有什么好的!到底是用了什么妖法!”

    “郡主,林戚与本就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说不定,苏公子真的是中了妖法呢,在宫里,王爷阿哥,但凡是有妻室的,断然不会像苏公子这样偏袒一个女人,这不是中了妖法是什么?”

    水沅郡主听完,一拳捶在桌上,“无耻!”她抬手写下一封信递给婢女,“送出去!”

    云岭湖外五十里,玉田军一行人马驻扎在外已经五天。

    “将军,您这样耗在这里,终究不是个办法。”

    玉田将军黝黑的皮肤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就按郡主所说,待她与苏锦川成婚了,我们就回去。”

    “可,苏锦川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与郡主的婚事,哪来成婚一说啊。”

    玉田将军看了一眼手里的玉牌,是当年水沅郡主去边疆之时,赠与他作为平安符所留下的。

    说一见钟情有些夸张,但在那无垠戈壁上,水沅郡主的出现,宛如沙漠中的一滴甘露。

    他虽为将军,但无非是皇族看重他能带兵打仗,扩展疆土罢了。

    他的辛苦和疲累,皇族其实并不在意。

    但水沅郡主的马车,却在没有任何提前通知的情况下,穿越重重障碍,来到他的面前。

    他心里的不满与埋怨,全都在水沅郡主掀开车帘的瞬间,烟消云散。

    明明是千金之躯,却只带了两个随从前来,原因只是听说玉田将军在前线染了急病,前来照料。

    从前的他只是习惯行军打仗,但从那天开始,他便是喜欢行军打仗。

    “报!”

    哨兵冲了进来。

    玉田收起思绪,“何事?”

    “云岭湖周围突然多出许多别的门派!声势浩大,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崇海门靖海龙王在营外求见。”

    玉田将军站起身,走到军营外,担忧地看向云岭湖的方向,“请进来。”

    靖海龙王从营外走来,礼貌地朝玉田将军行了礼,“没想到玉田将军也在这里,想必也是受到了皇帝的旨意。”

    玉田将军低下头没有搭话,这次出来,是水沅郡主自作主张,不能暴露。

    但情势似乎有巨大转变,他需要了解情况,“这次众多门派来云岭湖,肯定不是来朝贺的吧。”

    “玉田将军还有这样的幽默感,你带着玉田军的精骑,肯定也不是来朝贺的。”靖海龙王环视一圈。

    “报!”

    又一封信送了进来,上面写着玉田将军亲启,是水沅郡主的笔记。

    “靖海龙王请里面坐,我们喝杯茶。”玉田伸手示意。

    靖海龙王笑笑,“好。”

    趁着靖海龙王坐下喝茶时,玉田把信看完,微微皱起眉,提笔又写下一张纸条,按下私印,让人送了出去。

    “玉田将军,我这次来,是想提醒你,水沅郡主需赶快接出来才是,刀剑无眼。”靖海龙王放下茶杯。

    “谢龙王提醒,你们准备何时动手?”玉田坐下来自己斟了杯茶。

    靖海龙王微微一笑,没有搭话。

    “实不相瞒,陛下的意思是,玉田军静观其变,但崇海门有需求,我们随时支援。”玉田叹了口气,“平日里,都是跟凡人交手,还从未参与过实力如此悬殊的战争。”

    靖海龙王放下手里的茶杯,哈哈一笑,“我也是,活了几百年,已然记不起,上一次这样的战争是何时,说不得已又有些虚假,但也确有几分不想看到血流成河的场面啊。”

    “......”玉田也并不是个好战分子,每次看到自己的兄弟牺牲,他都多几分愧疚感在心里。

    靖海龙王叹了口气,“玉田将军爱兵如子,所以这次战役,可能会祸及方圆几百里,人族不能抵挡,这次来,就是得知水沅郡主还在云岭湖内,特来提醒,今日月圆云散之后,云岭湖就不安全了。”他喝完茶,起身行礼。

    “谢龙王提醒!”玉田起身行礼,送走了靖海龙王。

    “将军,陛下的信使鸟来了。”

    玉田打开手信看了看,沉了一口气,“随我去一趟云岭湖吧......”他拿上佩剑,“所有玉田军以最快的速度撤回,务必在今天月圆云散之前撤得越远越好!”

    “可是将军你......”

    玉田微微一笑,“若你有命回去,替我跟母亲赔个不是,然后......”

    “将军,不可啊!”

    玉田拍了拍他的肩膀,“该为自己去打一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