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重谋-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不良村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润肺 书名:将女重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怀疑什么?”贺久有种莫名的感觉,可是又想不明白为什么。

    “没事,没事。继续说说今天的事情吧,依我看,这个村子怕是有问题。”

    “如你所见,他们的说辞有些惊人的一致,应该是有人教导他们这样做的。”

    “谁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许是在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人,有影响力的乡绅之流?”

    “不清楚,观那村长应是不可能,八十多,这话都说不利索了。”贺久蹙眉说道。

    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里留存着那低着头有条不紊答话的卢玉林的模样。

    “如果,我将你朝思暮想的人,带到你的面前,你要如何报答我?”

    梨肴终是摁捺不住,他已经派人去查了,很快就有消息了,如果到时候真的印证了他的想法的话,那正如他现在对着贺久发出的疑问。

    “无偿为你做一个月的饭,连同她的!”贺久怔然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心里慌乱如麻,浮现出了希望,难不成?难不成梨肴有她的消息了?!

    会是这样吗?!

    “成交!”

    “你有她的消息了?”贺久急切道。

    “没有”梨肴干脆答道。

    贺久怒!没有他在这里作什么假设?!

    害的他心头激动火热,倏然又沉入了水底,冰凉一片,外面的寒天都没他的心寒!

    “那你在这里说这个作什么?”害他空欢喜一场,可恶!

    “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对她到底有多重视而已,居然能让你豁出去给我做饭,啧啧。”梨肴发出了嘲弄的声音,但是眼神里却特别认真。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起了私心,不想让贺久太早知道。

    而且,贺久提到了做饭,就足以证明他对这件事情的上心程度了。

    怎么说呢,休憩在家无事的时候,贺久就喜欢蹲在厨房里,然后学做各种各样的菜肴。

    久而久之,他的手艺自然也就出名了,最开始是周围人知道,后来渐渐的就流传出去了。

    可能是因为军队里的伙食实在是太难吃的缘故,所以,贺久亲手做羹汤就更显得难能可贵。

    当然,除非他自愿,谁也乞求强迫不得。

    眼下为个女子竟然就能够做到这份上,也真是让他有些意外了。

    肉眼可见的,贺久的脸红了,无法抑制的红。

    半晌,什么字也没憋出来,话也不说了,愤怒的拂袖而去!

    出了门,不见踪影。

    就连梨肴想要提醒他,他们晚上住在一起,也已经来不及了,人都已经跑得没影了。

    算了,野惯了也就让他在外头过夜,反正也是有人守着他,不必担心。

    梨肴自己不免也觉得,真的是半忐忑半期待,明明知道极有可能如他所想却无法想象得出,如果真的是如他所想的那样,又该如何去对待如何去面对。

    居凌雪很聪明,掩饰是自己装作平平的模样,未曾显露出更多。

    这一点让梨肴有些不满足,刚开始他对于这样的女子是提不起半点兴趣,无非就是某人在自己的耳边天天说来说去。

    对于她的身世经历如数家珍,梨肴不得不听了进去。

    说实话那些都是口耳相传的,有许多仔细咀嚼起来,都经不起推敲。

    比如说一人大战上千人马,安然无恙全身而退。

    比如说连下十座城池不费吹灰之力,未曾损兵折将。

    比如说痛斩敌方多名猛将,一路杀入内城,势如破竹。

    确实居凌雪在她的军绩十分出色,但应当也没有像外人夸大的那般厉害,所以关于这点,梨肴不喜。

    在他看来,实力上贺久绝对不逊色于当事任何名将,若是有交手的机会,难分伯仲的也少,贺久二十又八,正值壮年。

    从小到大贺久就展现了在这方面较为出色的才能,所以一开始也就顺利稳当地进了兵营历练。

    陈国苦战久矣,虽时常操练兵马,但却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出手,可能确实是有位置的缘故,同其他的国家并不靠近。

    陈王并不懈怠,还是大力操持发展军务。

    但无论如何,贺久居然会仰慕一个见所未见的女子,而不是其他诸如此类先贤或者是现世的人,这才为梨肴觉得诧异。

    或许也是缘分到了,真的给予了这样的机会。

    到底揭穿不揭穿呢?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卢玉林将村长给送回去,送到了村长的破旧的小屋之后,也没等把老人扶上床,直接门一关就走了,折身回自己的家。

    他是一个独居的男子,家里贫穷,娶不起媳妇。

    就连村子里最丑的女子都看不上他家,说来有手有脚的。

    只有一间泥堆的屋子。

    每次下过雨之后,墙上的泥巴都会垮塌了一大堆,然后每次都要堆砌新泥再砌上去,常常能够见到蜂窝状的孔。

    卢玉林没得玩的时候就会捏一坨泥巴在手里,然后就这么左右的揉搓揉搓打发时间。

    也有田地,家里也养了三只鸡,几只鸭,还开了个鱼塘养鱼。

    可是一年到头,收成没见到多少,反倒是东家借西家蹭的,怪惹人嫌的。

    他那老实憨厚的外表之下,也有颗不安分的心。

    乡里乡亲的看他模样可怜父母死的早,也没留下什么田产家产,于是能够帮衬的也就帮衬了。

    但是时间长了,这总看不到出处,不免让人以为他是好吃懒做。

    村里面勤劳的汉子,哪家不富起来了,不说富的流油,至少吃饱穿暖,一年四季衣食无忧。

    他家里就一张嘴,还吃不饱也过不好,不是他的问题是谁的。

    这人一穷,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了,于是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

    这样的想法在脑袋里一出现,卢玉林就断定自己这是帮助他人,同时也便宜了自己。

    他是怎么想的呢?

    村子里许多男子其实都喜在城里谋生,能够多赚点钱,每次到了田闲着的时候就会出去,不像他总是会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卢玉林想的也很简单,人家至少是什么,手艺活。

    他从小到大可没学过那门手艺,他老子除了叫他种田教他插秧,教他饮水灌溉之外,什么也没教。

    他长这么大都大字也不识几个,能把自己的名字给糊弄出来就不错了。

    所以也就歇了去外面的心思。

    转而专心地对着那些被搁置在家中的孤儿寡母。

    时不时的到人家菜地里看看,有个什么要挑冬瓜的,摘黄瓜的就帮着弄一弄,料理料理。

    女人们虽然是长舌妇,恼人的很,但是,也都是好哄的。

    随便什么甜言蜜语,说两句,巴巴的就骚起来,抛些暧昧的眼神过来,然后把一些瓜果蔬菜塞进他的怀里。

    卢玉林三五不时的就会去骚扰人家那些寡妇,尝到了甜头之后,便越发的猖獗了起来,有的时候晴天白日里头都闯进人家寡妇的家里。

    这与他平时留给村民们的印象极为不符。

    老实、憨厚、木讷不爱说话。

    哪能想到是个这么不老实的。

    但是呢,之所以小打小闹的不被人抓着起来责问,是因为他的前头还有一个人给他挡着呢。

    罗敢大,这个人。

    可谓是村中一霸,赖皮头子,年纪同卢玉林没差多少,但是早早的白了头,头上还有戒疤,说是做和尚没做好,被老僧人给赶出来了。

    仔细想想,这样不安生的人若是在寺庙里学那诵经念佛之事,怎么可能坐着住呢?

    罗敢大在外地呆了几年之后回到了村子里,也是近几年的事情。

    刚巧,平日里行事特别嚣张,惹着这家不高兴,那家不高兴的。时不时的还从村里人打过几次架。

    所以这样看来就格外的出格、引人注目。

    其实村子里的男人多多少少都有跟女子调笑的习惯,尤其是男人不在的女人家,虽然有些是无伤大雅的玩笑话,但有的确实是心怀鬼胎。

    但是没有哪一个,敢像罗敢大这样出格的。

    若是闹得凶了,就撒泼打滚满地爬,装疯又卖傻。

    若是对方忌惮压不住,罗敢大就会更加气焰嚣张。

    走在田埂上的时候,若是遇见了大家的小媳妇儿大娘子,没有哪个是不被他的脏猪手蹭过的。

    这边抱怨被摸了屁股,那边抱怨被掐了奶。子。三五不时的就能够听到这样的话。所以这样一对比起来,卢玉林的行为显得不那么高调和明显了。

    尤其是后来他发现有人替他挡在前头,平日里行事就更加小心了。

    后来他也不在别人的菜地里围追堵截了,更多的时候就是创造那些傍晚夕阳西下的偶遇。

    然后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打招呼,说一些体己话。有些女子最是耳朵根子软,禁不住诱惑,一来二去的也就上了钩。

    有的女子见卢玉林家中贫穷,于是也就从自家婆婆的眼皮子底下偷偷的弄出些东西给他,接济的多了,便也就习以为常了。

    罗敢大整日在外头招摇,可是还真的没有几个女人愿意配合的。

    反倒是像卢玉林这样的人,尤其是有些心眼,有些心计的,久而久之也就吃香了。

    虽然明面上他还是个穷人,但私下里他在村中的影响力,尤其是女人之间的确实不小。当然,有的话自然也是从他这里传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