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重谋-正文 第二十九章 静观其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润肺 书名:将女重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梨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看着她从紧张警惕的表情变成放松和坦然,不由得有些意外。

    又怀疑,难不成不是她?

    不,不能被左右。

    他的想法是绝对正确的,这个猜测绝对有可能。

    走近了几步,抬手将居凌雪散落下来的头发给撩到了耳后去,然后微微前倾,盯着她的眼睛说道,而居凌雪则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点。

    “或许你来到陈国,也不是个聪明的选择呢。”

    “大人说笑了,故乡在此老了又怎能不回来呢?”

    “你若是真的将此地变成你的故乡,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居凌雪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笑了笑,在口头上争个高下没有什么意思,她现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咬死了就是不肯放。

    突然,梨肴用力的嗅了嗅,空气中有种很浓重的药粉味。

    这是刚刚明月在给居凌雪洗澡的时候,所洒的药粉。

    因为居凌雪身上的伤口实在太多了,一一处理绝对一时半会儿处理不了,明月又担心主人会随时有事,所以就用量稍微多了些。

    “你受了不少伤?可还能行走?从那里逃出来,你没死也脱了层皮吧?”

    想诈她的话,门都没有。

    “多亏你的奴婢,不胜感激。将这么一个肮脏的我给洗得干干净净。”

    “不谢。”

    “我饿了,就算是对待阶下囚也没有这么小气的吧?”

    “当然,等等就让你吃个饱。另外我单方面宣布,长渊此处的调查你也要参与其中,不然就将你以最终的凶手论断。”

    “???”心中将梨肴的祖上给问候了个遍,然后面上还要保持微笑。

    “如果你不参与其中的话,离长渊不远的邻县有一处死牢,最近腾出了位置,刚死了个囚犯。”

    威胁,这分明就是**裸的威胁!

    话说,她是个武将,又怎么可能懂得命案调查呢?

    “怎样,做与不做?”

    “……听大人的口气,难道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没有。”梨肴毫不犹豫的拒绝。

    四目而视,谁也没有闪避。

    结缘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有的时候莫名其妙也就发生了,不知道前因,也无从猜测后果。

    贺久带领严副将在村中走动了一天,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回到了李家小屋。

    李家小屋是所有命案发生的起点,是最早传出鬼魅之说的场所。

    四掌鬼魅,**女子的诅咒,难以预料的天黑之后。

    所有的种种,将长渊这里渲染的越来越恐怖,也越来越让人惧怕。

    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许多士兵,有梨肴的人,也有贺久的人。大量的火把蜡烛,将这里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让人有一种安稳安全的感觉,好像这样,鬼魅就不会靠近一般。

    “梨肴,可有什么发现?”还没等贺久走回来坐下来喘口气,他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你今天在外走动了这么久,可有什么发现?”

    “不曾有什么发现,他们对这些事情要么缄口不语、讳莫如深。要么就一知半解、胡言乱语。并不可信。”

    未穿铠甲,穿了以黑色为底色的金丝镶边的衣服,束发金冠,足踏皮靴,气宇轩昂。眉眼之间,大气磅礴,潇洒自如。

    这样的男子,当真是人中龙凤。

    陈国,这莽荒之地没有想到也能够出这样的人才。

    只可惜,当初没有能够同他交手的机会。

    蹲在角落里的居凌雪注视着这一切,梨肴并没有将居凌雪她撵走,还任凭她听到他们的交谈。

    两个人将彼此的发现,简单的交换了些。

    直到最后,贺久发现了居凌雪的存在。

    因为行事的需要,加上居凌雪自己本人的意愿,明月给她换上的女装,只穿了一会儿之后就换下来了。

    换成了男装,穿上去与男子无异。

    “他是谁?”贺久的目光落在了居凌雪的身上,上下打量了许久。

    “就是你早上看见的那个老头。”

    “啊?”贺久满脸茫然,早上的时候不是还是个邋遢的老头子吗?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年轻男子。

    “他极有可能与此案相关,所以,我暂且让他待在我们的身边,以备不时之需,倘若他真是凶手也跑不掉。”

    梨肴和居凌雪等于是默认了现在居凌雪是男子的身份。

    “你叫什么名字。”

    “林居。”

    “邻居?”相似的疑问。

    “不是邻居的邻居,是林木的林,居然的居。”梨肴主动开口解释道。

    嗯?这两个人之间。

    在贺久几乎要露出了怀疑的眼神的时候,梨肴主动站了出来。

    “接下来我们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理一理,看看彼此有什么思路。”

    “好,村长,我已经叫过来了,等等他就可以来跟我们共同详细的说说,发生在长渊这里的事情。”

    “哦?村长居然没有逃跑。”已经听说了,这个村子中的许多男子都外逃了,人都怕死。

    “八十了,逃不动了。”贺久一本正经的补充道。

    “……”

    “……”

    居凌雪莫名想笑。

    所以这也能够解释了,为什么贺久早先一步回来,而村长慢悠悠地跟在身后。

    如果按照贺久的速度,八十的老村长骨头都要散架。

    不多时,炊烟袅袅升起,饭菜的香味渐渐的弥漫了出来。

    明月和清风正在锅灶间准备精致的饭食,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厨具给自家主子做饭了。

    四四方方的桌子放在客厅的正中间,这个桌子是从村民家中借过来的,就连凳子也是。

    清风坚持不让梨肴碰这些在他看来视为不祥之物的李家的家具,严副将的做法已经引起了他的严重不满。

    只不过昨天已经过去了,无法追究。

    他在心中暗暗下决定,下次再在外面处理公务,绝对要陪伴在自家主子的身边。

    居凌雪坐在梨肴的身边,她的对面就是贺久。

    三个人共同坐着喝茶,等着他们把饭菜给端上来。

    不知怎么的,在旁边所谓的众人,竟觉得这个年轻男子和将军还有大人坐在一起格外的和谐,丝毫不落下风,没有流露出胆怯害怕的样子。

    落落大方的模样,好像这个男子也是出生在贵族家庭之流。

    算起来,居氏在前宋确实是名将,家中受到皇族的格外关照,接触的人也都是同梨肴、贺久差不多的人。

    所以她能够很自在地融入其中,不会觉得有什么别扭,不会感到违和。

    “吃什么?”居凌雪的肚子已经咕噜噜叫了几转了,但是饭菜始终都没好。

    也不必吃那么精细吧,只要稍微有的吃,能填饱肚子都行,她现在已经有些饥不择食了。

    贺久没说话,听到居凌雪的话,看了一眼自己的侍卫,然后,侍卫递上了肉干放到了居凌雪的面前。

    居凌雪二话不说拿起来就啃,实在是饿极了。又被狠狠的搓了顿澡,都快累瘫了。

    狼吞虎咽的吃相有些难看,撕咬起来肉的力度让人觉得牙都酸。

    “有那么饿吗?几天没吃饭了。”梨肴忍不住询问道,蹙眉想到出现了居凌雪的那副落魄模样,也能够理解了。

    “贺久,我跟你说个有趣的事情。”

    “嗯?”

    “想知道我是如何看出来,他并非是一个老头子而是个年轻人吗?”

    “怎么。”贺久有些漫不经心的应答着,不时往门后的方向回头张望,怎么村长到现在还没有来,那些人到底在忙什么。

    “我先行带一对人马过来的时候,从大道走到了羊肠小道,而这位,刚刚好就堵在了羊肠小道上,你也知道我是骑马行进的。”

    “嗯,然后呢?”贺久转过脸来问道。

    “然后这位当着我们的面跳进了河沟,就是为了躲我们的马,身手可是相当敏捷。”说的别人没有笑,但是梨肴倒是自己笑得眉眼弯弯。

    “……”

    “……”

    居凌雪和贺久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好笑吗?”

    “好笑吗?”

    居凌雪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继续啃肉干。贺久继续张望自己的身后,看看村长什么时候到来。

    就在等待的过程中,清风和明月端着菜上来了。

    “炒青菜、肉末豆腐、清蒸鱼以及豆腐汤。”按照梨肴的标准,三菜一汤不多不少刚刚好。

    好素啊……

    居凌雪看到这些,不由得有些感叹,果然像这些书生意气的男子,都喜欢吃这种清淡的饭食吗?

    跟曹澈言朝夕相处的时候,他的口味也很清淡。想到曹澈言,居凌雪的眼神晦暗了几分。

    “梨肴,下次能不能换些荤菜,这些都吃腻了。”贺久故作抱怨道。

    “这可是我的人做的饭,爱吃不吃。”梨肴睨了他一眼,嫌弃的说道。

    贺久对于精细的生活倒是不那么讲究,每次都是蹭的梨肴的,如果梨肴在他的身边的话,通常就是肉干和馒头草草解决。

    周围的人对于这样的情形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但是,唯独居凌雪有些崩塌。

    这样一个面色严肃的男子,现在一个温和笑面实则阴险似狐的男子面前流露出撒娇的意味?这两个到底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