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卖猪肉的-正文卷 746 憋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洞中狐 书名:我就是卖猪肉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没有北湖那几个人的从中协助,王泉相信鹏举商贸绝无可能无声无息的拿下二十家屠宰场的承包权。

    林东跟王泉讲过北湖几人的威胁,只不过王泉当时采纳了宋鹏飞的处理意见,让林东拖着他们。后来这几个人没了动静,包括促销方案出来之后也不见他们出来闹腾,王泉还以为他们知难而退消停了呢,可万万没想到他们真的跟鹏举商贸勾搭上了。

    现在看来,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咬人的狗不叫。

    事情已然发生,想要补救都晚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安排这二十家屠宰场的分包商,还有南湖的供货怎么解决!

    怎么按排这些分包商王泉并不犯难,大不了让他们从北湖撤回来,把公司自己掌控的屠宰场分包出去,无非就是损失一点利润而已。

    王泉真正担心的是鹏举商贸会不会趁机拉拢这二十家屠宰场的分包商,毕竟鹏举商贸不具备自主生产的能力,他们只能依靠分包商保证正常生产,而这些分包商此时正处于慌乱之中,不排除被拉拢分化的可能性。

    从苗苗接到的电话来看,这二十家屠宰场共有将近八十个分包商,如果他们中间真的有人被拉拢过去,肯定会对其他分包商产生不好的影响。

    如果不能拿出及时有效的应对措施,甚至有可能让更多的合作伙伴信心动摇,比如说屠宰场。

    要知道,九鼎商贸在北湖承包了五十多家屠宰场,鹏举商贸能悄无声息的拿下二十家屠宰场的承包权,谁敢保证剩余的屠宰场就是安全的?

    更何况,北湖那几个人心思不明。

    如果北湖那几个人铁了心的帮鹏举商贸,再加上屠宰场的信心动摇,九鼎商贸在北湖的盘子很有可能崩塌,甚至会影响到中原这边的局势。

    更让人头疼的是,北湖作为南湖市场的主要供货产地,一下丢失这么多承包权,怎么继续保证给远洋商贸供货?如果因为货源问题丢失了南湖市场的占有率,岂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不可否认,这是九鼎商贸自成立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虽然王泉跟其他几个股东之前都有过类似的猜想和心理准备,但也只是猜测等大行情恢复以后才会出现,谁能想到危机来得如此之快?

    王泉没敢继续胡思乱想,赶紧给林东打电话,先安抚住北湖那边的分包商才是正事。

    ……

    林东的出现让小宋以及另外几个分包商相视苦笑,平时有什么事情都是由王富贵负责通知,连电话都很少打的林东突然出现在屠宰场,不用想都知道这个屠宰场应该就是被鹏举商贸抢走承包权的其中一个了。

    分包商在观察林东的时候,林东同样注意到了他们的表情,故意用开玩笑的语气问道:“怎么今天没有打牌?”

    林东知道王富贵经常被分包商拉着打牌,也知道他们玩的不大,输赢控制在一千块钱以内,所以平时也没特别管束王富贵,正好用这个话题缓解气氛。

    “林总,你就别逗我们了,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

    小宋性子急,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跟林东开玩笑,直接点明了主题。

    有他带头,另外几个分包商也是跟着附和道:“林总,网上的消息是真的吗?”

    林东缓缓点头,看到他们一副失落表情,又是赶紧说道:“没多大的事,别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我过来不就是解决问题来了嘛。”

    这句话成功勾起分包商们的兴趣,一个个满含期待的看着林东,屋内的沉闷气氛也稍稍减轻不少。

    林东没有急着说话,从兜里掏出香烟给几个分包商一一派发,等屋子里升腾起烟雾之后才幽幽说道:“消息是真的,确实有二十家屠宰场给公司打电话了。不过不要紧,咱们的大本营在老家,公司这边已经安排好了,会在老家给诸位重新安排场子,而且都是屠宰量比较不错的场子,不但不会影响各位的收益,还有可能让诸位赚到更多,不知道你们对这样的安排满不满意?”

    中原安排场子?

    小宋听后先是一喜,随后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去年被九鼎商贸从中原赶出来,现在又要被鹏举商贸赶回中原,这特么算是什么事儿!

    跟小宋比起来,其他几个分包商想法就简单许多,得知九鼎商贸的安排之后,脸上的苦闷一扫而空,转而变得更加期待。

    能在老家发展,谁愿意背井离乡?更何况屠宰量还有提升,能多赚钱谁还有不满?

    “谢谢林总的安排。”

    不知道是谁出声表示感谢,几个分包商也是赶紧跟着表示谢意。

    林东闻言摇头,“如果真要表示感谢,反而是我得代表公司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没有抛弃公司。”

    “林总说笑了,且不说咱们合作这么长时间一直很愉快,单凭都是中原老乡这层身份,我们也不能支持外人啊。”

    “就是。”

    “林总,我性子直,如果说错话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小宋趁机插话。

    林东转头看向小宋,这两兄弟最近两次的表现很亮眼,在林东看来,他们两兄弟比一般的分包商都要靠谱。就算小宋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也不会跟他计较。

    “眼看着旺季就要到了,行情也在慢慢上涨,正是赚钱的大好机会,咱们总不能天天为那帮南湖佬发愁烦心吧?我想问问,啥时候才能结束这种没有意义的竞争,大家一起大把赚钱。”

    在小宋看来,九鼎商贸跟鹏举商贸的争斗就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实在不行九鼎商贸就先退一步,把南湖市场还给鹏举商贸不就行了,反正九鼎商贸拥有大量的销售渠道,就算没了南湖市场一样能够混得风生水起。

    鹏举商贸重新拿回南湖市场等同于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以前他们能盘踞南湖不出,为什么现在不能?

    双方都收起锋芒,凭本事赚钱多好。

    小宋的话勾起另外几人的共鸣,纷纷看向林东,等待林东的回答。

    林东狠狠抽了一口烟,伸手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沉声说道:“你们应该很清楚,这事儿是鹏举商贸率先动手的,先是偷偷摸摸的谈承包权,行不通之后又开始在网上带节奏。一开始的时候公司并没有打算搭理他们,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发起挑衅,完全是把公司当软柿子捏的姿态。”

    “更可恶的是,他们不止一次的破坏团队关系,一副不把咱们搞黄搞垮不收手的架势。不是我吹牛皮,在猪副产品圈子里,咱们啥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铜锣想黑咱们的钱都被咱们硬刚回去了,他们算个什么东西?”

    “说句不好听的,咱们不主动打压别人已经算善良的了,怎么能容许别人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林东说话的时候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他说的实话,一点都不怕别人质疑。分包商听完这话,想想鹏举商贸的一系列举动,压抑在心底的怨气瞬间喷涌而出。

    如果没有鹏举商贸搞出来的这些事情,这个时候大家伙儿依旧能每天小酒小菜的安稳赚钱。就是因为他们搞事,让大家变得患得患失,连觉都睡不好了,甚至差点断了财路。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话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越想越气愤,越气越憋屈。

    麻蛋的,我们团队好歹也有几百号分包商,掌握着一百多个优质屠宰场资源。真要算起来,不敢说国内猪副产品圈子的一霸,最起码也得给我们大佬应有的排面吧?

    你们不但不尊重我们,反而不分青红皂白的说捏就捏,说打就打,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人是感情动物,一旦情绪到了,理智也就不重要了!

    “林总说的不错,咱们这段时间就是过的太安逸了。”

    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分包商突然开口,目光扫向旁边的同伴,眼神里带着凶光,“想想以前的咱们,哪一个不是为了多拉一个客户费尽心思,且不说手段是否光明正大,最起码咱们都有一颗积极进步的心。”

    “再看看现在,没了竞争压力,一个个都习惯了安逸的生活,就连脾气也都变得温顺不少。说好听点是咱们懒得跟他们计较,说难听点就是没了斗志,要不然他们怎么敢骑到脑袋上拉屎?”

    说着,又是看向林东,狠声说道:“林总,我支持公司继续干下去,不把他们干残干废算是咱们没本事,我就不信了,几百号人还能斗不过一群跳梁小丑?”

    “老路说的没错,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咱们不是泥捏的,林总你就说需要我们干点啥吧!”又是一个分包商出声附和。

    不管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能说出这番话就让人感觉欣慰,林东脸色好转一些刚准备说话,就听到小宋不屑冷笑道:“咱们有这种决心,不代表其他人也有这种决心。”

    “血性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有些人做生意时间长了,干啥事儿都要先考虑利益,如果不能拧成一股绳,吊的作用都没有。”

    小宋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说完又是对着林东说道:“林总,我不是说丧气话……”

    林东点头,“宋总的意思我明白,而且宋总说的并没有错。”

    稍微停顿一下,林东又是叹气说道:“说实话,公司对诸位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诸位能够坚守好自己的岗位就行。当然了,如果有需要诸位帮忙的,公司肯定不会藏着掖着,毕竟大家是一个团体!”

    ……

    贺鹏举的目的达成了!

    事实证明,拿到承包权的消息一经发布立刻引发大量同行的激烈讨论,虽然已经明确说明一周之后才接收大量订单,可还是低估了同行的热情,在很短的时间内公司内勤就接到了几十个电话,无一不是想要下单订货的。

    最让贺鹏举高兴的是,陷入僵局的中原终于有了新的变化。

    陶冰打来电话说消息公布后没多久,就有十几个分包商通过不同渠道向他传递合作信息,这其中有之前拉拢没成功的分包商,也有没有接触过的分包商。更让激动的是,之前拜访过的屠宰场也有打来电话,虽然没有明说,却是邀请陶冰他们再过去一次,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跟贺鹏举猜想的一样,一旦找准突破口,事情就会变得相对简单许多。

    为了拿下北湖的承包权,贺鹏举在傅海生他们那里付出了不菲的代价,现在看来,很值得!

    只要能打开中原的局面,哪怕北湖那边一分钱不赚都没关系,这是贺鹏举给自己定下的底线。

    “北湖这边还没有结束,贺辉暂时走不开,中原那边的事情就要麻烦你多多操心了。分包商可以先不理会,主要还是跟屠宰场沟通,只要拿下承包权才能给九鼎商贸更重的打击,也会有更多的分包商主动投向咱们。”

    听到贺鹏举的这句话,陶冰微微一愣,下意识的问道:“北湖那边还能拿到承包权吗?”

    贺鹏举轻轻一笑,坦然说道:“九鼎商贸在北湖承包了五十多个屠宰场,咱们才拿下二十个,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再说了,拿下越多的承包权,越能让中原那边变得轻松可破。”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贺鹏举语气中突然多了一丝讥讽,“中原那些分包商不是无脑相信九鼎商贸不会输吗?我倒要看看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九鼎商贸丢失承包权,还能不能坚持自己的信念。”

    陶冰心中暗喜,跟贺辉一起忙活了几个月,一点实质性的好处没有捞到,反而浪费了自己不少精力,甚至影响到了自己的生意。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再僵持不下的话,自己就要果断退出。马上就要到旺季了,总不能舍弃了自己的生意陪着鹏举商贸瞎玩吧?

    现在看来,这几个月总算没有白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