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轻曲-正文卷 第467章 大锅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醛石 书名:乡间轻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十哥家吃了一顿饭,边瑞喝的稍微有点多,当然别人喝的更多,一桌十个人只有边瑞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家,剩下的几个全都喝趴了,最惨的是边十的表弟,醉到了直接趴在了桌底,抱着边十家的狗不松手。

    因为喝的有点多,边瑞第二天一大早破大荒的睡了一个懒觉,日上三竿还没有起床。

    等边瑞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一点钟了,起床想做饭问了一通,发现家里除了自己一个人影都没有,于是边瑞好奇的拿出了手机。

    等着电话一通,边瑞才明白原来今天大家都去以前祝同强住的宅子去了,去打扫卫生,准备今天晚上就在这边开伙了。

    边瑞一瞅自己也得去看看啊,于是放下了电话,骑上了自己的小摩托便往坡地小院去。

    到了小院,发现大家正热火朝天的干着活呢,以前祝同强虽说在这里住,但是也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还有一个写字台什么的,现在大家要用,自然就得添点新东西了,所以现在院子里就多了一张大桌子,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长条柜一样的东西,剩下的就是一些板凳啊之类的。

    “这么多东西哪来的?”边瑞问道。

    “都是大家给了,谁家里有多余的东西就往这里搬,一上午就搬了这么多东西,村里人真是热情”边瑞的丈母娘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说道。

    边瑞想了一下:“这些东西等着开春还得还给别人,胡硕可不要这些东西”。

    定下这院子的时候,胡硕已经把家具这些东西都扔给了边瑞,边瑞可不能用这些家具来糊弄胡硕这个好友,因此决定做新的,不需要什么名贵的料子,也不需要什么花哩胡哨的造型,简洁大方就是边瑞给胡硕这批家具定下的标准。

    现在这些家具,有中式的,有农村家里常用的,还有两个折叠凳,和四个西式的高背凳子,也不知道谁家这么傻居然会买这样的凳子,这东西也就是看着洋气一些,你要是坐上面不用半小时,那保准全身腰酸背疼的。

    “你就剩一张嘴了,要不然你做一些?”边瑞的母亲对于儿子不干活还挑事的行为十分不喜,张口便怼道。

    边瑞看了一下:“我回去看看,家里还有什么料子,可能够一个长条桌的,十来个人在上面吃饭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啊?”颜岚问道。

    边瑞愣了一下,揉了一下肚子:”我还没有吃饭呢”。

    “没有吃饭你告诉我们做什么啊,我们都吃过了,你回去自己弄点垫巴一下就行了呗。谁让你喝那么文的酒?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颜岚对于边瑞昨天晚上喝醉这事十分的不满。

    边瑞只得腆着脸笑道:“我错了,下次不会喝这么多了,也怪十哥家的酒,说没什么度数,这后劲却真是太大了一些……”。

    边瑞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喝醉,昨晚大家喝的并不是一般的白酒,也就是三十度左右,喝起来还有点甜,开始大家都当饮料喝,谁知道不知不觉之间大家都醉了。真的要是白酒,边瑞一准是控制的住量的。

    “喝高了就喝高了,还讲什么理由,这年头还有人派你酒不成?小岚,下次他要是再喝多了就不让他进门,直接扔外面冻死算了”边瑞的母亲说道。

    “妈,我是您亲儿子,不用这么狠吧?”边瑞苦笑道。

    边瑞的母亲道:“一直说喝酒适度,这东西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边瑞说道。

    老实说边瑞又不是酒徒,非要把自己喝趴下才爽,边瑞这边喝酒一年也没有几回,除非是好友过来,又或者是节日什么的陪着长辈们喝上一些,要不然他不会没事自酌两杯的。

    边瑞的母亲也知道自家儿子不是个好酒的,她这么说主要是怕媳妇因为这个事情生儿子的气,说实话丈夫醉成狗一样回家,没有一个媳妇会觉得开心的,发上一通脾气那是再正常不过。一般时候也就罢了,但是现在颜岚身体多金贵啊,因此边瑞的母亲只得自己先训上儿子一顿,让媳妇消了气。

    “那就回去吃饭去,顺带着把你那大桌子给弄一下,我觉得今年这张桌子肯定是不够的”边瑞的母亲说道。

    边瑞一家就是七口子了,加上老丈人丈母娘就是九个,荆鹿加进来就是十个,这还是正常的,如果莫笙一家进来那么就是十三个,很显然现在擦的大圆桌不可能坐下这么多人,要是能坐下这么多人,别人也不会扔了。

    “就没什么现成的吃了?”边瑞问道。

    边瑞肚子有点饿,但是只有他一人的话,实是提不起兴趣来做饭,因为根本不好做,做多了吃不掉,不说做少了,就是一个人正常的饭量怎么做,米都盖不满锅底,这饭还怎么蒸?

    “现在都快一点半了,哪有什么吃的”边瑞的丈母娘笑着说完,想了一下又道:“要不吃点小果子,就是这边用面炸的”。

    “一点钟?”边瑞愣了一下,他出来的时候看了一下钟还是十一点多呢,怎么就一点了?

    “你以为是几点?”边瑞的母亲问道。

    边瑞捋起了袖子看了一下表,发现真是一点,于是心中有点奇怪了。

    “行,那我回家去看有什么吃的将就着吃点,晚上大家都在这里吃是不是?”边瑞问道。

    ”嗯!今天晚上第一餐,不用你小子掌勺,我们俩加上荆鹿一起,你今晚就等着吃饭,对了,你还有任务,弄张大桌子“边瑞的母亲说道。

    边瑞听了点了点头,出了院子骑上了小摩托回家。

    刚到了路口,发现身后有动静,扭头一看发现巫老爷子家的车子。

    这下边瑞觉得奇怪了,老两口前两天才回的明珠,原本说好的过完年回来,最快也得初五往后,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原本边瑞以为老两口带一家人都过来了呢,但是往车子后面一瞅,并没有发现有其它的车子,心中的疑问就更盛了。

    一分钟不到,车子就驶到了边瑞的旁边停了下来。

    开车的还是不巫老爷子,而是老太太。

    ”姨,您这两人怎么又回来了?”边瑞等着窗子开了,伸头一看,除了老太太之外,坐在副驾的巫老爷子整个张都拉的老长了,好像是有人欠了老头十吊钱似的。

    “明珠都没有人了,我们不回来做什么,那边多凉清啊”老太太脸色也不太好。

    “哟,这是谁气到您二位了,我说别生气了,今天你们在正好,大家一起过年,四五家都在一起,肯定比一家子热闹”边瑞笑着说道。

    边瑞都无需多问,肯定是成本说好的,老爷子的子女带着孩子回国,大家一起过个团圆年什么的。这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误,老两口就气鼓鼓的回来了。和走的时候兴高采烈一比,现在就如同打了败仗的溃兵一样。

    “那到好!正好我这里还带了不少的年货”巫老爷子伸手一指背后,边瑞瞅了一眼,发现好家伙,整个后面堆的满当当的。

    “那您快点回去歇一歇,晚上大家就一起吃饭,我这边等回去弄张桌子”边瑞说道。

    “你去忙你的吧,我们这都到门口了”老太太说道。

    边瑞又聊了两句,这才转身回村,老头老太太则是把车子拐进了岔道,进了通往小院群落的道上。

    回到了家里,边瑞先是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这才发现钟不是错了,而是根本就停了,指针一直指在一点多上,根本不是边瑞看错了。

    钟不动了,那就是没电了,边瑞把钟从墙上取了下来,换上了新的电池,果不其实滴嗒的钟声又响了起来。

    到了厨房,边瑞发现母亲早上送来了一些圆子,有肉的有菜的,还有一些白馒头,于是边瑞拿了几个肉圆子,给自己烧了一个圆子汤,就着两个馒头把肚子给糊弄好了。

    边瑞说的有料子,是真的有,但是用来做桌子明显不行,因为太奢侈了,这是做的大方桌,而且还是自用的,搞红木的太夸张了,还是用一般的料子比较好。

    边瑞开了几颗槐树的料子,用的全榫卯来制桌子,也没什么花哨的东西,直来直去的,因为桌子太长,几乎有四米五长,一百五十公分宽,所以下面得用加强筋,还得用肋。好在边瑞是熟手,从周政、胡硕结婚的两套家具上练出了手,再加上有机器的帮助,至于细致的活,像是打孔做榫接什么的耗时的,全都拿到空间里制做。

    就这样前后花了三个多小时边瑞这才把一张可供十七八人使用的长桌给制好了。

    制好接下就是运过去,榫接的东西可以分的很细,不像是用钉子什么的,要是太碎太细那么组装在一起不如整根的牢固,中式的手艺那是越多销的越紧实,越用这桌子就越结实,只要你不去人为的破坏,而且保养得当,传个几百年都不是问题。

    拆开来,用三轮车运,一辆三轮车再用绳了揽几下,一桌大长桌子就被边瑞平安的拉到了半坡小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