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港片世界-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二章 拉纤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厂曹公 书名:生活在港片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了本能玉望之外,人类最大的两个爱好,就是瞧热闹和发议论。

    因此,当众人将场地让开,围拢成一圈后,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

    “这是要干嘛?”

    “好像要比斗拉纤绳。”

    “谁和谁比呀?”

    “那不是?疤脸老傅和7库的新东家。”

    “哈哈!有热闹瞧了!”

    ……

    众人兴奋围在一旁,伸着脖子,看着场内的情况。

    没人注意到,路口那辆汽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竹布长衫,千层手纳布底鞋的中年男人,也来到了人群边缘。

    那根粗麻绳已经被展开,放在了地上,老傅和费南面对面站立在麻绳两端。

    “费南,我来帮你。”

    陈真来到了费南身旁。

    “要帮忙吗?”

    霍廷恩也站在了费南身侧。

    “不用,我说过一个人,就是一个人。”

    费南摇摇头,笑着说:“放心吧,就凭这些货色,我一个人就搞定了。”

    “嘿!哈!”

    疤脸老傅啪啪踢了几下脚,亮了个相,赢来了满堂喝彩。

    “费老板,怎么比,你说吧!”

    他提了下裤腰带,冲费南招呼。

    踩在麻绳上,轻轻一搓,将麻绳挑到脚背上,飞快一抖,麻绳便飞起,被费南自然的握在了掌心。

    随后,费南用鞋尖在身前一尺的范围内划了一圈:“我就在圈里,你们要是能把我拉出圈,就算你们赢。”

    “多少人?”

    “我就一个人,你们几个人,随便。”

    “嚯!好大的口气!”

    老傅哼笑了声,撸起袖子:“我不占你便宜,你一个人,我也一个人,来!”

    费南摇摇头:“你可别逞强,最好还是多找几个人。”

    老傅嘿嘿笑了笑:“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就不客气啦!来三五个爷们儿!干活!”

    人群中,磨磨蹭蹭走出五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

    围观众人见状,不由悉悉索索的嘀咕了起来。

    “真不要脸,这不是欺负人吗?”

    “六个人拉人家一个,这种事儿也干得出来?呸!”

    老傅听得身后议论,回身一瞪眼:“嘀咕什么呢?又不是我逼他的,是他自己说,随便几个人都行。”

    “你看他那个头,那身板,壮的像头牛似的,我多叫几个人怎么了?”

    他在周边一片凶名赫赫,看着他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众人顿时不敢再吭气。

    不过,他身后站出来的那几个小伙子,却忍不住红了脸,神色有些尴尬。

    老傅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事儿做得不好看。

    但他从阿水口中得知,这个费老板力气不小,就连银元都能捏弯。

    他这次来是要钱的,只要能要到钱,下面的人有肉吃,自然会念他的好。

    有下面的人支持他,他就能继续在闸北横着走。

    让这些闲人说两句也没什么,他很清楚自己的名声,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的时候还少了?

    出来混,有人知道你的名字,那是好事儿,甭管好名赖名,只要不是无名,就是赚的。

    丢人不怕,怕的是丢了人还弄不回钱来,那就亏大发了,他可不想冒这个险。

    “上手!”

    他呵斥着,让几个小伙子把麻绳拉了起来。

    五个小伙子拎起麻绳,将麻绳扯直绷紧,站成了一排。

    老傅将绳尾抓起,扬声吆喝:“费老板,那就开始吧!”

    费南一只手拉着绳子,表情轻松:“开始吧!”

    “那好,我数三二一,就一起拉。三,二,一,承让……哼!嗯?”

    老傅数完数,便用力拉起麻绳来,但麻绳却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儿?难不成那姓费的把绳子拴在树上了?

    他探头看了眼,麻绳另一端却依然攥在费南的手中,并没有拴任何重物。

    咦?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搞的?

    “用力呀?没吃饭啊?”

    老傅冲五个手下呵斥。

    手下们涨红了脸,咬牙又加大了几分力气。

    老傅跟着使力,但麻绳却依旧纹丝不动。

    “咦?怎么还没拉开呀?”

    围观众人也看出了情况的诡异,老傅和他那五个手下身子都向后倾斜成了锐角,脸涨得通红,但另一端的费南脚下却像是生了根,寸步不移。

    “真的假的?这是在耍把式吗?”

    “老傅你是不是逗我们玩呢?六个人拉不动一个人?”

    众人疑惑,而人群中,杜老板的视线却锁定了费南的脚下,那里冬日被冻硬的泥土,已经被踩出了两个坑来。

    “小娘皮的!”

    老傅骂骂咧咧的丢开了绳子,指着费南喝问:“你耍赖!”

    费南微笑看着他:“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绳子都是你们检查过的,我怎么就耍赖了?”

    老傅一张脸涨得通红,脸上的刀疤也憋得紫红透亮,牙关紧咬。

    “老傅。”

    顾嘉唐站了出来,来到了老傅身前,低声说:“愿赌服输,别让人家看不起。”

    老傅咬牙看着费南,却不肯开口。

    费南见状,笑了笑说:“看来傅老板不服气呀?那要不这样吧!这把不算,咱们再来一把。”

    “好!”

    老傅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咱们换边!你来站这边!”

    “好。”

    费南松开麻绳,迈步来到了老傅身旁。

    老傅瞪了他一眼,向他那边走去。

    “傅爷……”

    先过来的手下叫了他一声,冲他使了个眼色。

    老傅顺着手下的眼神低头看去,却见费南划出的圈里,被踩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面色一变,老傅这才意识到,恐怕这次真是踢到铁板了。

    他看了看这几个手下,从他们的眼中都发现了一丝惧意。

    不行!他攥紧了拳头,他们都是吃这一口饭的,今天要是有姓费的断了水,明天就会有姓杨的断水,坏了规矩,他们就活不下去了。

    必须得拼一把!

    “小的们都过来!”

    老傅扬手招呼。

    呼啦啦,他带来的那几十号人纷纷来到了他的身前。

    “上手!”

    他黑着脸吩咐。

    手下们闻言,不由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没人动手。

    老大这是让咱们一起拉纤绳吗?几十个人拉一个,就算赢了,说出去也不够丢人的呀?

    见他们都愣着,老傅的面色更黑了。

    “耳朵塞猪毛了?我说的话听不见?”

    他训斥着,一众手下这才将绳子拿起,握在了手中。

    老傅来到最前方,在掌心啐了口吐沫,抓住麻绳,咬牙低吼:“给我拉!”

    又不是打架,拼力气而已,力气再大,总得有个头吧?

    我就不信了!几十个大男人,还拉不过你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