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科幻小说 >术尽荣华 > VIP卷 第1029章 实力初芒不容小觑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术尽荣华-VIP卷 第1029章 实力初芒不容小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舒闲 书名:术尽荣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k.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霞彩镇形似一条风拂舞动的锦帛卧于大地,是远近闻名的布商大镇。

    全镇百姓种桑养蚕、织绵染布,从镇外耕田旁到镇中的各个角落,只要能种上一棵绿植必为桑树。

    镇中心最繁华的街市商铺如林,多为贩售绸布的商铺。其中最大的五间布庄幕后东家正是江南赫赫有名的衡六爷。

    近年来,霞彩镇除了衡六爷,还有一位隐姓埋名的大商人初露锋芒。街市最引人注目的中央位置在两年前建起一座古朴雅致的三层楼阁。

    镇中的百姓们纷纷好奇,谈论三层楼阁用来作甚?食肆?少了人间烟火气;客栈,不够富丽皇堂;铺子,外形不像生意火爆的样子。

    偏偏不被百姓们看好的三层楼阁竟在半年时间拨地而起,当铺子的匾额悬上门楣之时,百姓们大吃一惊。

    瓷器铺?

    在以锦帛绸缎为生的霞彩镇开一间瓷器铺,不仅百姓们哄堂大笑、讥讽这店家是傻子,连闻讯的衡六爷也忍不住鄙夷嘲讽几句。

    瓷庄。

    这是三层楼阁的铺名。铺中贩售的瓷器精美别致、独具匠心。在霞彩镇做瓷器生意,这是头一份儿。

    官老爷喜欢的瓷笔洗、瓷镇纸、瓷笔架山;百姓们日常不可缺的瓷碗、瓷盘、瓷勺、瓷盆;还有女人们最喜欢的瓷胭脂盒、瓷妆奁;稚童们喜欢的瓷娃娃、瓷狗、瓷老虎;公子们最爱的瓷扇骨、瓷蟋蟀罐。

    人们抱着好奇的心绪进入瓷庄,进入泥土的精美世境,欣赏它们历经高温蜕变后的华彩缤纷。

    出乎衡六爷的意料,这座贩卖瓷器的铺子竟在霞彩镇存活下来,并且越来越红火,用“客似云集”、“日进斗金”来形容亦不为过。

    元煦,这个隐姓埋名躲在暗处一手建起瓷庄的神秘大商,让霸踞霞彩镇二十年的衡六爷感到危机降临。

    至今,衡六爷仍忘不掉与元煦初次见面时的情景,那是他一生烙印在心的记忆。更庆幸自己没有对元煦下手,否则今日的霞彩镇再无“衡六爷”的名号。

    清晨早膳后,乘马车离开隐藏在民巷子中的小宅子,听元煦春风得意地讲述两年前落户霞彩镇的经历,栗海棠偷偷捏几下诸葛弈的大手。

    诸葛弈反手握住她的温暖小手,宠溺低喃:“乖乖的,别闹。”

    栗海棠佯装听不到他的温柔威胁,故作天真地问:“小五叔,那日初次见面若衡六爷对你动了杀心,你又如何?”

    元煦莞尔一笑,说:“还能怎样,在他动杀念之前先下手为强。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任他糟蹋了去。”

    栗海棠戳戳自己的鼻尖,善意提醒:“小五叔,‘任他糟蹋’这句话不太合适,你是否换个说法。”

    诸葛弈忍俊不禁,将她抱来腿上坐好,对元煦说:“没想到衡六爷会容忍,他可是出了名的笑里藏刀,最喜欢暗地里软刀子割肉。”

    “比闫族长还历害吗?”

    “呵,有过之而无不及。”

    栗海棠娇绵绵的嗓音犹为悦耳,诸葛弈尚未开口,被元煦抢了先。

    诸葛弈森冷龙眸厉了多嘴的元煦,修长手指梳理她散在背后的乌黑长发,柔声道:“不用怕,衡六爷没胆量犯到我们的头上。”

    栗海棠嘟嘟小嘴,问:“师父,你与衡六爷相熟吗?”爱书屋

    “不熟!”

    诸葛弈果断回答,心里却说:怎会不熟呢?每次衡六爷来见都吓得尿裤子回去。

    见他严肃又正直的神情,栗海棠相信他没有扯谎,隐隐担忧地说:“衡六爷与秦五爷齐名,江湖称为‘北秦南衡’。如今我们到了他管辖的地界必要登门拜访,不知小五叔和秦五爷的威势加在一起能否制衡住他。”

    元煦哑然失笑,说:“海棠姑娘真瞧得起我,多谢多谢!”

    栗海棠羞窘道:“小五叔,听你这口气似乎在责怪我呀。”

    “不不不,我是真心感谢。”元煦慌忙摆手,苦笑道:“别瞧我在霞彩镇建起铺子做生意,与衡六爷却交往不深。衡六爷能留我至今,我思忖着有三个理由。”

    “什么?”

    栗海棠顺着元煦的话意询问。

    元煦笑道:“一,我做瓷器生意,不与他争抢贩布生意;二,瓷器生意在霞彩镇是奇货,况且瓷庄贩卖的瓷器甚为精美,衡六爷的妻妾亦喜爱得很;三,我只开了一间瓷器铺子,平日不常住霞彩镇、不培养势力,自然不会威胁到衡六爷霸踞于此。”

    “诸如看来,衡六爷很放心小五叔的品性。”

    栗海棠相信衡六爷在元煦落户霞彩镇之时,早已探听清楚他的身家底细。元氏族在瓷裕镇亦算大氏族,若八位族长答应,元氏族会成为瓷裕镇第九大氏族。元煦是元老太爷最宠爱的小儿子,衡六爷想对元煦下手之前定会思虑再三。

    元煦淡淡一笑不作回应。衡六爷与他是泛泛之交,对彼此的底细心知肚明。品性如何,不过给外人做样子看的。

    马车驶入喧哗沸腾的街市,停在街市中央一座三层楼阁的大门前。

    “遮面。”

    诸葛弈从袖子里取出一方雪纱为海棠遮面,又仔细帮她梳理额前的碎发遮挡额上的丑疤。

    元煦眼中含笑,看着顽皮的小姑娘被管得乖巧安静。不禁忆起十几年前,他也曾为一个顽劣的小丫头梳妆打扮。可惜小丫头活泼好动,每次都要强按在凳子上才听话些。

    “我抱你下车。”

    诸葛弈长臂一伸横抱起海棠,理也不理元煦,直接步下马车。

    “小五叔,走啦。”

    栗海棠趴在诸葛弈的肩上回头唤着。

    元煦抿唇笑,略整理衣衫,躬腰步出马车外,看到瓷庄大门里匆匆跑出来的老掌柜。

    老掌柜直接无视诸葛弈和栗海棠,一脸苦大愁深地作揖道:“五爷,你可回来啦。快进去瞧瞧吧,衡六爷家的小爷正闹呢。”

    元煦微怔,果然听到铺子内传出叫骂声。

    “怎么回事?”

    “衡六爷的寿辰快到了,他家小爷来寻精美瓷器做寿礼。瞧上店里的一尊福寿佛,谁知镇东大绸铺的王老板早下了定金,送给老娘亲的寿礼。小爷和王老爷相争不下便闹了起来,还打伤了咱们店里的一位老主顾。”

    老掌柜躬腰驼背跟在元煦身后,再次无视站在一旁的诸葛弈和栗海棠。